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09章 她是他唯一能信的人
 季尚清失踪了十多个小时后,被人扔在了马路边上,他此刻浑身是血,,从晕眩中醒过来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剩下喘息了,其实,他是做了努力的,可是,当他站起来才发现,他有一条腿疼的厉害,整个人又摔坐了下去。

    “呸!”季尚清又将一口血水吐出,这里很荒凉,没有什么人经过,再加上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伸手不见五指,他连前面的路都看不清楚,他知道季枭寒是准备放过他了。

    季尚清目光看到了脚边有反射光线的东西,那是他的手机,季尚清将手机捡了起来,打开,竟然还有信号,他是不是该说一句谢天谢地?不

    ,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说,老子造的因,他这个儿子承受果,父欠子还,是不是也能算作是天经地义?季

    尚清还算是块硬骨头,挨了这么多的大,他愣是一声没坑的忍到了现在,但他没坑声,不代表他不痛疼,相反,他觉的自己已经死去过一次了。季

    尚清拿出了手机,打开了通信录,翻找着可以将他从这个鬼地方带走的人,一排排翻下来,他竟然没有一个是信任的。

    如果妹妹还活着,他会第一个就想到她,可惜,她已经远在天堂,好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季

    尚清手指发僵,牙根紧咬,可能是身长在一个阴暗的环境里,让他对外人全然的没了信任,感觉他们也许不要人命,但却玩弄着人心,都是可怕的人。

    最后,季尚清的手指停住了,因为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值得他信赖的人了。

    “蓝微微!”季尚清喃喃着这个名子,绝望的内心,竟然莫名的生出一丝的希望。

    他打了过去,蓝微微竟然是秒接了他的电话,声音带着焦急:“季尚清,你在哪里啊?你爸爸刚才来过了,他在找你,你出什么事情了吗?”“

    蓝微微,我腿摔断了,你能不能过来帮我一下。”季尚清声音平静的问。

    “什么?腿断了?你在哪?我现在过来!”蓝微微一听,脑子有片刻的空白,她不知道腿断了是一种什么说法,就觉的腿真的断了。“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我给你一个定位,你过来吧!”季尚清直接把定位发了出去,才发现,其实他所在的位置,是在郊区的一座山上,从他这个位置,可以看到不远处那灯火灿烂的城市。

    “你怎么会在这座山了?”蓝微微看到定位,又惊心了起来。“

    你别问这么多,现在过来,我希望你能一个人过来,可以吗?”季尚清突然要求道。

    “一个人?不要给你叫救护车吗?”蓝微微又是一愕。

    “不用,不要让任性何人知道,我会报答你的!”季尚清低下了声音。蓝

    微微知道季尚清的身上有很多的秘密,虽然他对她只字不提,可她就是能看得出来。

    既然他不让她问下去,蓝微微也是识趣的人,就没问了,只是拿了外套就往外跑,她先是拦了一辆出租车,送她到了郊外的山脚下位置。对

    于这座山,蓝微微还算是熟悉的,因为她以前的老家就在这山的后面,小时候她经常会跟小朋友跑到这山上去摘野果和采蘑菇,对于这山上的地型也是记得的。

    只是不知道季尚清具体在哪一个位置。

    蓝微微也算是胆子大的女孩了,她只拿了一把手电筒,一只手机,直接就没入了那黑暗的山林里。“

    季尚清!”蓝微微一边走一边喊他的名子,反正四周也没人,这样更容易找到他。

    当她走了很远的路,记不清方向了,她已经茫然的往深处走去,一开始,她还不怕,可当她路过一个墓地的时候,她竟然绊了一脚,吓的她魂儿都飞了,她立马跑起来,却又在前方滚了下去,幸好只是一个小坡地,她没受伤,只是身上擦了几道口子,还有脸上也辣辣的疼着。

    “季尚清!”她害怕的,更加大声的喊着那个人的名子。

    “我在这里!”远处,传来了男人厮哑的声音。蓝

    微微一喜,赶紧一边喊着他的名子,一边朝着他的方向狂奔而去。

    当她看到一束光亮的时候,就知道她成功的找到他了。“

    你怎么搞的,是不是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爬山了,然后把腿给摔断了?”已经跑的满头大汗的蓝微微,第一个反映就是这个男人自己把腿摔断的。

    “你就当是吧!”季尚清自嘲道。

    蓝微微走到他的面前,才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季尚清的身上还有很多的血迹,就连他那张清俊的面容,也受了伤,有一侧脸颊是红肿的。“

    你怎么了?”蓝微微看到这一幕,只感觉心都碎了,她蹲下来,伸手想要去碰触他的手臂,可惜,手却僵在半空中,不知道该往哪儿碰,他才没有受伤。“

    我没事,你扶我离开吧,真是难为你一个人过来了!”季尚清觉的挨了这一场打,倒是轻松了许多,由其是心里上的压力,骤然失去了。“

    是不是被人打的?你怎么不报警呢?  我一直以为你很聪明,没想到,你却比我还笨!”蓝微微突然就哭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只是各种情绪一涌上来,泪就止不住往下掉。

    “我不能报警,不能让人知道我受伤的事情!”季尚清咬着牙说道,其实,不仅仅是季枭寒在顾及着二人,季尚清也是,他毕竟没有季凛那么心狠毒辣,他的心还是温的,当看着季枭寒连杀父之仇都忍了下来,只为了二老安心康健的时候,季尚清就突然明白,原来,人与人的差距真的有那么大,他自知处处都不如季枭寒,以前他还不甘心,觉的自己没有比他差太多,可经历着这些事情后才发现,他们差别在于,一个是有良知的,而他,早就不知道把那点良知扔在哪个角落了。

    季尚清其实接受了更多老爷子和老太太的关照,当初季枭寒独自回国,老爷子和老太太就执意的留在国外帮衬着季尚清,因为觉的他失去了父亲,会孤单,就陪着他待了四五年,季尚清嘴上不说,心里是记着的。

    蓝微微哭着将他扶了起来,气叹了一声:“好吧,你不让报警,我不报就是了,走吧!”

    “谢谢!”季尚清对她说了一句。

    蓝微微咬着唇,不说话,只是将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让他依靠着,一步一步的往下挪。这

    一段路程,漫长的让两个人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山路崎岖,山里的夜蚊也多,两个人身上都被咬了很多包,但两个人也都没说什么。

    终于,到了马路边上,蓝微微才发现,自己穿着的裤子已经被划破了,都快要到大腿的位置,她一个年轻女孩子,脸皮薄,此刻也的确是很难为她。幸

    好,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他们的面前,两个人只说进山探险被困,刚出来,出租车司机也是心好,也没嫌弃他们脏乱,就直接送他们回了了城市。

    蓝微微还在想着一会儿要怎么上楼,万一被人看见了,肯定要说闲话的。

    季尚清却给出租车指了另一个方向,蓝微微一愣,当车子停下的时候,竟然是一栋别墅门前。蓝

    微微多付了钱给出租车司机,转过头看着季尚清正在用指纹解锁,又输入了一窜密码,大门当的一声打开了。

    ”进来吧!”季尚清对发呆的她说道。蓝

    微微这才继续扶着他走进了客厅,当灯光一打开的时候,两个人身上的狼狈都映出来了。这

    一刻,季尚清突然有一种要一辈子对她的好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