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207章 季凛要被气死
 唐悠悠下楼的时候,幸好老太太也没在客厅里,她这才暗松了一口气。

    季枭寒跟在她的身后下楼,一袭清贵的西装,气质衿雅,年轻的面容,五官犹如雕刻一般立体精致,明明那么俊的脸,一双眸子却沉如虎豹般凌厉阴戾,他今天要做的一件事情,反映着他此刻的内心波动。唐

    悠悠一回头,看到他下来,美眸扑闪了两下,立即走过去问他:“你要不要吃早餐再走?”季

    枭寒还在伸手扣着袖扣,刚才还冷洌如冰的眸子,在对上女人的一瞬间,温柔如春,嗓音低低的答着。“

    那行吧,我在家吃点,对了,白依妍现在住在哪?我好找过去!”唐悠悠又好奇的问。

    季枭寒把地址在手机上发给了她,随后低柔叮嘱:“不要一个人出门,记得带着保镖出去!”“

    嗯,知道了!”唐悠悠现在受了惊吓,当然不会傻到自己开车出门了。季

    枭寒突然附下身来,挑起她的下巴,在她朱红的唇片上印了一下,这才嘴角上扬的走出了客厅去。唐

    悠悠被他偷吻了一下,魂儿也仿佛被他一并给偷去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去看大门外,那数辆黑色的轿车,有序的驶离了。

    唐悠悠低头,抿唇笑了起来,虽然昨天刚经历了危险时刻,可此刻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安定感,她的内心真的越来越强大了吗?季

    枭寒的车队离开不久,坐在后车座上的他,就接到了一通电话:“少爷,人已经绑过来了,要怎么处置?”

    “给我狠狠的打!”季枭寒冷冷的咬牙。“

    季尚清的反映很奇怪,他好像知道是你绑了他,可他并没有喊叫挣扎,一副赴死的表情。”陆清忍不住说出这一点。“

    是吗?那也别手软,他们父子最爱演戏了,把他的腿打断,看季凛会是什么表情!”季枭寒冷笑起来。“

    好,少爷,你一会儿要过来吗?”陆清透过玻璃窗,看着已经被打的季尚清,季尚清好像根本不反抗,沉默的接受着对方的拳打脚踢。“

    我不过去了,你处理了就把他扔出去,不要让他死了就行!”季枭寒下了这道命令后,就挂了电话。不

    过,很快的,他的手机又响了,季枭寒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眸底冷意迷漫。他

    故意不接,可对方似乎不死心一般,一直在打过来。终

    于,季枭寒觉的对方可能已经气急败坏了,这才慢悠悠的拿起了手机。果

    然,季凛的声音接近咆哮:“季枭寒,是不是你把我儿子绑走了?你快把他放出来,他可是你的弟弟?”季

    枭寒把手机拿离了耳边,直到他吼完了,这才慢条斯理的问:“你找错人了吧,我才刚起床,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少在这里装了,不是你还能有谁?你赶紧放了他!”季凛气恨的大吼着。

    “你结了多少仇家,你自己心里清楚,况且,我们是亲人啊,怎么会是仇人?这句话不是你一直挂在嘴边说的吗?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你的亲侄儿!”季枭寒的话,也是气死人不偿命,让季凛一时变成了哑巴。

    “枭寒,你如果觉的叔叔哪里做错了,你直接过来找我就行了,你别动你堂弟,他什么都不知情。”季凛虽然渣,但对于唯一的儿子却还是很心疼的,之前一直觉的季枭寒不会动他,可现在看来,他想的太天真了。

    “你说这句话,让我突然想到昨天我妻子在国外的遭遇,我也不知道是得罪了谁,对方竟然挑了我妻子下死手,啧,叔叔,你真的要好好的去查一查了。”季枭寒一副玩味的态度,让季凛想砸拳头,却砸在棉花上面,好不痛快,却又心急如焚。“

    你知道绑架是犯法的吗?”季凛决定威胁他。“

    我只知道指使飞车党和黑社会伤人,也是犯法的。”季枭寒总有话来刺他。季

    凛内心惶恐,他以为季枭寒没有证据是不可能怀疑到他身上来的,可以才他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但他万万没想到,季枭寒跟他玩了一出一模一样的把戏,这才把他给逼疯了。

    “我会找到我儿子的,季枭寒,如果我找不到我儿子,我会去找爸妈来解决。”季凛气愤难平的大声吼叫,完全就拿出二老来威胁了。季

    枭寒后牙糟紧紧的咬着,他就知道,季凛一定会来找爷爷奶奶,因为他是一个人渣,一个懦夫,一个没有担当没有良知的人。

    “你来吧,就直接告诉他们,你的儿子已经死了,让二老好好的为他悼念一番。”季枭寒才不惧他这点威胁,如果真的惹急了他,他也绝对不会再有所顾及。“

    季枭寒,你……你要杀他?”季凛吓的浑身胆寒,虽然刚才季枭寒那句话介是气话,但却暗示了后果,他要是来找二老,他的儿子必死无疑了。

    “我要杀谁?我不过是跟你说句玩笑罢了?你可别多心!”季枭寒冷冷的发笑,那笑容阴寒,令人发悚。“

    好,很好,你比你父亲更有出息,算你狠!”季凛最终是败下阵去了,但他清楚,儿子是被季枭寒绑走的,季枭寒不会让他死,可也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这狠毒的手段,的确令人想到了五年前那一场隐忍后的爆发,季枭寒若是真的狠起心来,会六亲不认的。

    季枭寒总算是把话跟他挑明了,他清楚,季尚清是季凛的独子,是他一脉的传承,季凛不会真的想要断子绝孙的,这么多年,他一直让儿子置身事外,就是想保他一条命,让他不至于被牵扯进来。也

    该让他偿偿,什么叫煎熬,绝望又是什么滋味。

    季凛在他的办公室里将手机摔的碰碰作响,双手抱着头,一时脑子痛到要炸裂了一般。

    “季枭寒……这是你在逼我,你狠,我可以比你更狠!”季凛在办公室里像无头苍蝇似的团团乱转着,此刻他再无法冷静,就算季枭寒不杀了他的儿子,让他变残受伤,那也是季凛无法忍受的。

    而此刻,季尚清已经被暴打了一顿,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水,自嘲的笑了几声,没有再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闭上眼睛。陆

    清拿着蓝牙耳机,对其中一个人进行吩咐:“把他的一条腿给我打断,记住,别伤的太严重,至少让他一个月不能走路就行!”

    陆清看着季尚清这份志气,倒还是欣赏他的,他不会是真的打算以肉躯来为他父亲赎罪吧?唐

    悠悠提了不少的礼品,依照着手机上的地址,找到了白依妍如今住的那栋别墅,唐悠悠按响了门铃,一个陌生的女人走过来开门:“原来是季家大少奶奶呀,我总算是见到真容了!”

    唐悠悠看着对方笑眯眯的样子,也是有些难为情,赶紧问道:“请问白依妍是不是住在这里?”

    “对啊,小妍是住在这里,你是来看她的吗?进来吧!”刘小星赶紧将大门打开了,唐悠悠的三辆轿车驶了进去。

    白依妍在楼上,听到楼下的动静,走到了窗帘旁,就看到了唐悠悠从车子里钻了出来,她微微一怔。

    唐悠悠提了很多的东西过来,堆在客厅的桌面上,像个小山似的,刘小星看的直傻眼了,大少奶奶出手还真是阔气啊,竟然送了这么多的东西过来。

    “小妍在楼上,我去叫她下来!”刘小星开心的说道。“

    不用,我上楼去吧,听说她前两天在保胎,还是不要乱走动!”唐悠悠赶紧劝住她,决定自己上楼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