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191章 接受了这个事实
 季越泽刚喂白依妍喝了粥,安抚着她睡着了,突然,手机响了,他赶紧调成震动,拿起手机,快步的走出病房外。“

    哥!”季越泽低声接了电话。“

    刚得到消息,程建宏从他的办公室跳楼了,抢救无效。”季枭寒凝重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死了?他是自杀的吗?还是有人想要灭他的口?”季越泽脸色一片的震惊,他没想到程建宏竟然会这样就死了,他还要赎他的罪,小妍都还没有跟他见上一面,他竟然就这样跳楼自杀了。

    “警方消息判定是自杀身亡,可能他是受了某种威胁,只能以死来保全。”季枭寒也觉的这件事情发生的太快,太离奇了。“

    看来,他是走投无路了,他知道了太多秘密,有人不想让他活着。”季越泽自嘲说道。“

    这件事情,你还是等白依妍情绪好些再说吧,先挂了。”季枭寒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捏着手机,从阳台回到卧室,看到暖色壁灯下面,缩作一团的女儿,她可爱的睡颜,就像安静纯洁的天使一样。季

    枭寒内心瞬间温柔了起来,明天就是悠悠回国的日子了,这几天女儿都莫名的粘他,总是要等到他回家后才肯睡觉,而且,每一次都需要抱着他的一只手臂才能睡着。季

    枭寒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被女儿需要的感觉,真的很好。

    “爹地,尿尿!”不知道是刚才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季小奈,还是感觉到身边没有爹地的身影,她突然醒了,爬着坐起来,揉着眼睛嘟嚷。

    季枭寒赶紧走过去,将女儿从床上抱起来,带着她去了浴室。

    “妈咪怎么还不回来啊?再不回来,我都长大了!”季小奈还是很怨念的,她从来没有跟妈咪分开过这么多天,一直都在盼着呢。

    季枭寒看着她这小小的身子,这段时间,她倒是没长大多少,胖了一圈,粉嘟嘟的,像个洋娃娃一样漂亮。

    季小奈自己拉了尿尿后,就扯着小睡裤,一抬眸,看到爹地在笑,她不满的问道:“爹地,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我就觉的我的小公主还是慢些长大,让爹地多陪陪你!”季枭寒弯腰把女儿抱了起来,回到卧室的大床上,小家伙骨碌碌的一滚,找了个非常舒适的睡姿躺着,眨着大眼睛好奇问道:“奶奶却让我快点长大,你却让我慢一点,那我到底是要快点还是慢点啊?”季

    枭寒也翻身仰躺了下来,将女儿搂到怀里,让她的小脑袋枕着他的手臂睡觉:“爹地也不知道,只要你健康平安就好了!”

    “哦!”小家伙打着磕睡,不一会儿,又陷入梦里去了。

    季枭寒侧眸,手指在她小脸蛋上轻拧了一下,这才满足的闭上眼睛睡觉。

    程建宏跳楼自杀的消息并没有被报导出来,内部已经封锁这消息了,但还是架不住流言四起,人心惶惶。程

    奸宏在职多年,也算是落了一个好名声,可惜,却在死前最后几天,被爆出为了儿子找人代孕的丑闻,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没过几天,他就跳楼自杀了,不知内情的人都以为他是羞愧自杀的。

    白依妍在医院住了下来,一直担心着还会出血,不过,打了针,她就再没有出血了,她的情绪也算是稳定了下来。“

    什么时候需要我出庭作证?我现在情况也好些了,随时都可以。”白依妍吃着水果,转过头询问季越泽,她越想越气,恨不能早一些让程建宏为他的薄情寡义付出代价。

    “小妍,有件事情,我不想瞒着你,其实,你以后都不需要再出庭去指证程建宏了,他已经……死了,昨天晚上,他跳楼了!”季越泽削水果的动作慢了下来,幽深的眸子,凝视着白依妍。

    果然,她的神情也僵住了,美眸睁大,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死了?昨天晚上?”“

    对,在他办公室跳楼的,小妍,你会替他难过吗?”季越泽看着她神情惨白,唇片发着抖,却仿佛不知道要问什么,莫名就心疼了。白

    依妍此刻五味陈杂,心乱极了,脑袋也空白一片。

    她会难过吗?应该不会,她一直都在恨着他。

    “我都还没有见过他的面,他怎么就死了呢?我还有很多的问题想问他呢。”白依妍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强行忍着泪,泪水却滚动的越多。

    “别问了,不管你想质问他什么,他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而且,我大哥说了,逼死他的不是你,而是他自己,他的死肯定是为了换取他那个儿子的性命吧,说到底,他愿意为儿子付出性命,却不愿意为你这个女儿负责任,他死有余辜!”季越泽伸手握住了她紧紧捏着的小手,语气低沉的劝慰。

    白依妍还是长久的说不出话来,她也分不清自己内心是什么感觉了。也

    许,她难过的是没能见上他一面,没有当面问他为什么要弃她不顾吧。

    “小妍,医生说你不能激动,对胎儿不好,你要控制住情绪,其实我是想瞒着你的,可这件事情迟早是瞒不住的。”季越泽很担心她,看到她这样沉默不语的低着头,就担心她情绪会崩溃,会影响到胎儿。白

    依妍自嘲的笑了起来:“我没事,在我心里,我的父亲另有其人,不是他,他死不死对我没影响。”

    白依妍之前有一个养父,视她如己出,只是命不好,疼了她没几年就离开了人世,那个时候,白依妍哭了好几个月,一直以为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好,你能想得开就行了!”季越泽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

    裴盈坐在客厅里,听见白婉清和自己的爸爸大吵大闹,她十分生气的跑下了楼,大吼一声:“你们吵什么?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下去了?我爸出卖白依妍,还不是为了救你的命吗?”白

    婉清捂住脸,哭不出声来,但内心却莫名的难受。裴

    宏对女儿斥骂了一句:“你少说两句,以后不许再这样对你白姨说话。”

    裴宏虽然不喜欢白依妍,但对白婉清还是有夫妻情分的,这次拿命交换的事,他也深知做的不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