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190章 意想不到的结局
 暖床两个字,让蓝言希惊大了一双眸,随后,她生气的转身。

    凌墨锋这才发现玩笑开大了,高大的身躯一闪,挡住了她的去路。

    蓝言希气呼呼的瞪着他,咬着唇说道:“你想找暖床的女人,你到外面去找,你不是有钱吗?你花了钱,想找什么样就能找什么样的,我才不干呢。”

    凌墨锋见她是真生气了,赶紧为刚才的话道歉:“蓝言希,我在跟你开玩笑的,你真当真了?”

    “哪有你这么开玩笑的!”蓝言希其实也听出他在戏弄自己,所以才会更加生气的,她那么有诚意的恳求他,他倒好,一再的拿她当猴耍呢。

    “我收回刚才无礼的话,其实,你要是想搬进来,我当然没意见,毕竟,待在我身边,对你没坏处!”凌墨锋此刻竟然生出一种怕她拒绝的心思了。

    蓝言希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答他的话。凌

    墨锋俊脸闪过一抹急色,语气又诚挚了几许:“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乱来的!”蓝

    言希这才缓慢的抬头,一双眸子灿晶晶的望着他:“以后不许跟我开那种玩笑了!”

    凌墨锋点了点头,自嘲道:“我其实也就是想逗逗你!”

    “原来副总统先生也爱捉弄人啊,还以为你像电视上那样一板一眼的,严肃无趣呢。”蓝言希总算是见识到了凌墨锋的另外一面,倒是觉的更人性化了。

    凌墨锋俊脸一怔,的确,为什么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他觉的自己的心态也变的年轻了呢?白

    依妍住院了,在受惊吓过后,她竟然流了一点血,可把季越泽一群人给吓坏了,连她自己都吓的不轻,以为孩子是不是要不保了呢。不

    过,医生给她又做了一次检查,孩子没事,但可能需要留在医院保胎,看看情况如何。

    白依妍只能住下来了,下午五点多,季枭寒也过来了,陆清提了不少的礼品过来,在门外和刘小星又迎头碰上,两个人的表情,都带着气愤。

    季枭寒幽眸扫了一眼身边的陆清,很少见他有情绪如此波动的一面,身为老板,自然还是很体恤下属的,于是问道:“陆清,你怎么了?跟刚才那个女孩子认识啊?”“

    下午跟她撞了一下,她把我的眼镜给踩碎了。”陆清一脸生气的说。

    季枭寒笑了一声:“很少看你对女孩子有这种情绪,不如,你一会儿跟对方好好聊聊,说不定有戏。”

    “少爷,你竟然还取笑我?”陆清一脸无辜委屈的表情。季

    枭寒停下脚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你相信缘份吗?说不定,你跟她的缘份,已经被安排上了。”“

    少爷,你要再这样说,这礼品,我就不帮你提了!”陆清难得生气一次。季

    枭寒只好耸耸肩:“行了,开个玩笑的,如果你真的想找女朋友,我肯定帮你介绍。”“

    我现在只想着帮少爷做事,清除障碍,不想别的!”陆清一脸忠诚的表情。

    季枭寒轻声叹气:“有你这么得力的下属,真是我的福气!”

    “少爷,你可别这样说,我会感动的!”陆清笑眯眯的挑了挑眉。两

    个人来到了病房外面,敲了门,季越泽走了出来。

    “哥,你怎么来了?”季越泽看到大哥,自然是开心的。“

    我不放心你们,她情况怎么样?孩子没事吧。”季枭寒还是放心不下的,听说女人怀孕不能受惊,今天发生这种事情,白依妍又差一点挨了一颗子弹,这惊吓已经够大的。“

    医生要求留院观察,说需要保胎!”季越泽俊美的脸上,有着一抹担忧。“

    孩子没事就好,你就听医生的话吧,好好照顾她。”季枭寒看着弟弟这副担心的表情,莫名心慰,弟弟总算是学会了担当和责任两个字了,他也不算愧对父亲和爷爷的嘱托。

    “哥,程建宏怎么样了?那个人交代了吗?我希望他尽快被抓起来,不然,他肯定还会再来伤害小妍的。”季越泽想到那个冷血无情的人渣,就恨的牙根发痒,如果今天他的女人和孩子出了任何的事情,他都要让他拿命来相抵。“

    程建宏已经被停职待查了,你放心,我的人也在紧紧盯着他,上面的人也对他的人品产生了怀疑,正申请调查他代孕的事情,这件事,可能白真真也会出面作证。”季枭寒今天下午都在处理这件事情,他让凌墨锋尽快的对程建宏下手,凌墨锋做到了,程建宏现在被夺了实权,社会舆论也对他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程建宏只怕已经沦为了老总统的弃子了。

    “那就有劳哥继续盯着他,千万不能再让他伤到小妍了!”季越泽望着大哥的眼神充满了信任和感激,让大哥在百忙之中,还要为这事分心,肯定也是很累的。“

    只要让程建宏的利用价值失去了,老总统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他的手上可掌握了不少秘密呢,等着吧,就看哪一方先动手了!”季枭寒冷笑着说,对政治的分析,他还是很有眼光的,他觉的,程建宏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正如季枭寒所猜测,程建宏在接到了一个神密电话后,他从头到脚都是冷的,冷的他心底发慌,手脚发颤。他

    突然就想到了自己年小的儿子,那个他花了一番心思才好不容易为家族延续下来的独子,要么他死,要么就是他断子绝孙。他

    凄凉的望着窗外的灯火,明明灭灭,他的眼睛渐渐的模糊了。前

    路已经断了,这让他突然想到了二十多年前那个夜晚,他等候在医院的门口,搓着手,抽着烟,死死盯着三楼的产房,那里灯火通明,仿佛会带给人无限的希望。

    “是女儿!”一个女声在电话里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把没有抽完的烟,重重的扔在地上,一脚辗压,扬长而去。

    如果那个时候,他哪怕有一丝的责任心,也不会有今天这绝望的后果。

    程建宏一步一步的走向玻璃窗,心心念念想要的儿子,有了,可被他无情抛弃的女儿,却也找回来了。“

    啪……”程建宏拿了椅子砸向玻璃窗,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窗外的灯火和自己多年办公的地方,纵身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