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166章 生不如死的结果
 季尚清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竟然带了六七个人,而且,个个人高马大,粗实健硕,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张

    哥见蓝微微跑走了,立即生气的质问季尚清:“你是谁?竟然敢来跟我抢女人,你知道我是……”季

    尚清二话不说,上前就狠狠的揍了张哥一拳,随后,冷冷开口:“你还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子,蓝微微是我的女人,你要敢再碰她一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你还敢打我!”一向横惯了的张哥,此刻当着一群朋友的面被暴揍了一拳,颜面大损,顿时就暴跳起来,想要反扑。季

    尚清抬脚就是一踹,张哥来不及扑过来,就又被一脚踹飞出去了,非常难看的趴倒在地上,痛苦的嚎了起来:“蓝微微,你个小贱人,我治不了你,还治不了你老子吗?你等着,我要他的命!”蓝

    微微听了他的威胁,瞬间就跑了过来,冷恨道:“你真该早点杀了他,这样,我就不会再被他拿去当货品卖了,你杀他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一声,我给你买把刀吧!”

    “你……你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说出这么狠心的话!”张哥原本还想狠狠的威胁一番蓝微微的,没想到,蓝微微竟然比他更冷酷无情,他瞬间无招可施了。

    “就算以前是,以后也不是了,他要是还敢再卖我一次,我自己就想杀了他!”蓝微微气恨恨的咬牙。

    现场的气氛非常的紧绷,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五颜六色的。季

    尚清走了过来,锃亮的皮鞋,直接踩在了张哥的五根手指上面,他直接就辗压着,听到手指骨头卡卡作响,现场所有人后背冒起了冷意。“

    先生……饶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要再踩了,我手指要废掉了!”张哥刚才还得意嚣张,此刻却胆小如鼠,连连求饶。

    季尚清却不理会他的痛呼,依旧狠狠的辗压着,冷冷的开口:“你记住,蓝微微是我季尚清的女人,你要再敢碰她一根手指,我就要你的命!”“

    季……季尚清?季家的少爷?”现场总算有人听出了这个年轻人的来头,一个个吓白了脸色,没想到蓝微微竟然会是他的女人,这事情可就大条了。

    张哥只是有点钱,混在社会的中层,连季家的家谱都背不熟,自然一时间很难清楚季尚清是哪号人物,直到旁边有人惊呼,他心头这才狠狠一震,求饶的更加大声了。

    “给她道歉!”季尚清用了狠力。

    张哥此刻痛到脸色惨白,冷汗渗渗,大声的向蓝微微道歉:“对不起,蓝小姐,我有眼无珠,冒犯了你,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吧。”

    蓝微微倒是没想到季尚清竟然狠起来,也让人如此的害怕,她还一直停留在他那温和有礼的一面,此刻,季尚清眼睛里的那一抹狠戾气息,令他陌生,也令她害怕,当然,她更多的还是感激他的。“

    要饶他这条狗命吗?”季尚清侧过头来询问她,声音倒是一如往常的温和。

    旁边那些年轻的女孩子,刚才还各种说话挤兑蓝微微,这会儿全部都羡慕嫉妒她了,眼珠子都要冒出火来。“

    如果我说不要饶他,你会杀了他吗?”蓝微微目光含恨的盯着趴在地上的男人,她刚才在心里已经诅咒了他几百遍了,就差拿刀子捅过去。

    “你难道不知道有一句话,叫生不如死吗?死了还有什么好玩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才是折磨一个人的最高境界!”季尚清微挑了眉宇,薄唇勾起冷酷的笑意。

    在场所有人都汗毛直竖,感觉惊悚极了。趴

    在地上的张哥,脸白如雪,冷汗狂流,后悔的肠子都青掉了。以

    前他玩过那么多的女人,就数这一次栽的最惨。

    蓝微微倒是好奇了起来:“什么叫生不如死?”

    季尚清用力的踩了一脚他的手指,听到卡嚓的一声,紧接着,是张哥痛苦的惨叫,手指都断了两根。

    “把他最在乎的东西全部拿掉,他肯定生不如死,比如,他的钱,权力。”季尚清折磨人的手段,可以说是天生的,有一个狠角色的父亲,就肯定会有一个心狠手辣的儿子,季尚清只是不屑去害别人,如果他也像他的父亲一样爱算计,重权重利,只怕他今天也不会混到连别人提到他的名子,都还需要猜测一番才认出他的身份。

    “那你可以让他变成穷光蛋吗?让所有人都远离他,歧视他,嘲讽他,让他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让他妻离子散。”蓝微微是恨透了这个男人,所以,她故意说着这些让人恐惧的话,来给张哥造成心理上的压力。

    张哥听了,果然生不如死了,他吓的眼泪都掉出来了,就差跪起来跟季尚清求饶了。

    “当然可以!”季尚清总算松开了脚,对着要爬起来的张哥又是狠狠的踢了开脚下去:“你记住,红颜祸水,你玩了你不该玩的女人,就该承受后果。”季

    尚清说完,转身,牵住了蓝微微的手,大步的朝着门外走去。

    现场死一样的安静,刚才热闹嘻笑的场面已经消失不见了。

    张哥立即盯向自己最好的朋友,可那个人急于的摆脱他,打开了自己的钱包,扔了一张卡给他:“这里面有几万块,你拿去救急一下,我先走了!”那

    个男人走的飞快,连他身边的女人都顾不上了。其

    余的男人纷纷效仿,像打发乞讨者一样,给点好处就快速溜走。

    张哥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的灰白,自己像真的变成了乞丐,众叛亲离。

    蓝微微脚不虚浮的跟着季尚清走出了五星级酒店的大厅。

    门外,季尚清亲自打开了车门,对她说道:“上车吧,我们离开这!”蓝

    微微望着他的目光含着泪水,这一刻,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我已经完成了你的一个条件,接下来,还有两个!”季尚清淡淡的说道。

    蓝微微忍住了泪,坐了进去。

    季尚清也快步走向另一侧,打开门坐了进来。蓝

    微微伸手不停的扯着自己超短的裙子,仿佛怎么遮,都遮不住似的。她

    一脸羞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