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139章 发个毒誓
 唐悠悠出国进修的事情,已经敲定下来了,晚上,季枭寒特意的请她出去浪漫的吃了一顿烛光晚餐,两个人认识到结婚,也有不短的时间了,可是,季枭寒对她的感情,却越发的浓烈起来,这让唐悠悠都有些不敢置信。回

    程的路上,唐悠悠靠在男人的身侧,望着窗外的灯火,内心平静。“

    我今天中午请干妈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季尚清,还偷听了他的一些事情,我觉的有必要告诉你一下。”唐悠悠现在完全把季尚清父子当成了敌人一样防备着,所以,她听到什么,都想告诉季枭寒,万一是对他有用的消息呢?

    “还学会偷听了?长本事了!”季枭寒当听到他提季尚清名子时,俊脸明显一僵,随后,又听到她说是偷听的,脸色这才瞬间缓和,打趣她。

    “他当时是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我偷听了他们的对话,你要不要调查一下他们是什么关系?”唐悠悠无视他的取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是怀疑季尚清找了同伙?”季枭寒这才正了色,拧紧了眉宇问。

    “我不知道,我只听到她的名子叫蓝微微,季尚清好像欠着她三个条件,其余的,我也没听到什么了,现在不是关键时刻吗?我觉的你应该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由其是跟他们父子有关系的。”唐悠悠据实说道。“

    好,我明天就会让人去查一下这个蓝微微的底细,还有她跟季尚清的关系,如果真是他的同伙,或者是对我不利的人,我会先下手为强。”季枭寒还是很感动的,因为身边这个小女人,越来越会替他考虑了。

    季尚清回到家,季凛正坐在客厅喝茶,看到他回来,立即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再去找过蓝微微了?我不是叮嘱你,要多联系一下她吗?”“

    找了,中午请她吃了一顿饭。”季尚清冷淡的回答。“

    她还没有答应做你的女朋友吗?这么多天过去了,她为什么还不答应?难道以你的魅力,竟然连一个女人都追不到吗?”季凛一脸失望的表情,看着儿子,言语中,难免有讥嘲的成分。

    “你行,你上啊!”季尚清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季凛每一次都拿他搞不定蓝微微这件事情来打击她,所以,他才会这么没有礼貌的顶撞。“

    你个混帐东西,这件事情,是你捅出来的,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儿子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你要是被抓进去坐个三年五载,我也不会心疼。”季凛瞬间就气到拍桌子,对着季尚清斥骂起来。

    季尚清也觉的自己说错了话,只好缓了语调:“她答应过来给我当保姆了,爸,你明天就先搬出去住吧,你不是希望我能追求到手吗?就给我们留点私人空间,好好培养感情吧。”

    季凛脸色也跟着一喜:“真的?她答应你了?”

    “是啊,好不容易才让她答应的,所以,你现在能找到住处吗?”季尚清点点头。

    “开什么玩笑,没听说过狡兔三窟吗?你以为我真的要赖在你家不想走啊?”季凛说完,就直接进他的房间去收拾了一个箱子走出来:“我现在就搬出去了,我住在这里,是不放心你一个人住,想给你作个伴,既然你找了蓝微微过来,那有她照顾你,我就放心多了!”“

    爸,你是不是抱总统大腿了?抱上了吗?”季尚清往沙发上一坐,懒洋洋的问他。

    “你怎么说话的?”季凛的脸色又是一黑,生气道:“我所作的一切,到底是为了谁?你还敢说风凉话,真是白生了你这个儿子,要把我气死才甘心是不是?”季

    尚清却淡淡道:“你别生气,我没嘲笑你的意思,我就是关心你。”“

    你就好好做你自己的事情吧,我的事,你别管!”季凛说完,就推着他的箱子出去了。季

    越泽带着白依妍回到了国内居住,他给白依妍找了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是在市区的郊外,一栋小别墅,还是请了刘小星和冷菲照顾她。程

    建宏已经找人对白依妍下手了,他现在一定也是急疯了,疯狗就会乱咬人,他肯定不甘心因为一个不待见的女儿,丢失了好不容易攀上去的仕途,说不定,他现在的决定,就是杀了这个女儿灭口吧。季

    越泽不能拿白依妍的性命去冒险,所以,他顶着被奶奶发现的风险,安置好了白依妍。“

    小妍,你暂时先委屈住在这里吧,以后你尽量别出门,想吃什么,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就让小星和冷菲去购买吧,程建宏最近面临着提拔的事情,而且,他又是总统身边的一条忠狗,他现在说不定正在四处找你,想着把你的嘴堵住,为了安全,你一定要沉住气,知道吗?”季越泽搂住她的肩膀,在她的耳边低声提醒。“

    我知道,我不会出去的,你赶紧离开吧,以后如果没别的事情,你也不要来见我,为了以后,我们暂时就忍着不见吧。”白依妍从他的怀里坐了起来,伸手推着他,催促着他赶紧离开。

    “好,忍一时,一切总会好起来的。”季越泽站了起来,却恋恋不舍,伸手在她柔嫩的脸蛋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小妍,也许这是上天在考验我们,我们都要经受得了这份考验,你不要再想着逃走了,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该替我考虎一下,如果你不见了,我真的会疯掉!”

    白依妍浑身轻颤着,咬了咬下唇,想到这一次自己又一次的不告而别,季越泽放下手边的工作,专程赶过去找她,她就觉的自己太任意妄为了,太不懂事了。“

    放心吧,以后不会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了。”白依妍抬眸,明亮的双眼对上他的目光,决定说道。“

    我不相信你,你发个誓给我听!”季越泽有意的为难她。白

    依妍怔了一下,随后,她曲指对着天:“我白依妍生是季越泽的女人,死是他的鬼,有伟此誓……”“

    够了,不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季越泽真是拿她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