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132章 洛大少,劝你善良
 这一路上,陆轩辰都避免再提洛锦御的话题了,他觉的,杨楚楚和洛锦御之间,肯定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否则,不会光听到他的名子,杨楚楚就这般的伤感。

    可这一路上,如果不聊天,又会显的很沉闷,最后,两个人只好聊起了剧本,这才解了路上的尴尬。

    几个小时的车程,两个人聊了会儿天,就各自的靠在椅背上睡了一觉,等到杨楚楚醒过来的时候,窗外的风景也变的熟悉了起来。

    “要喝水吗?”陆轩辰比她先醒过来,绅士又体贴的给她递来了一杯水。“

    谢谢!”杨楚楚感激的说了一声,接过水,拧开,喝了起来。“

    你要去哪?”陆轩辰好奇的问。“

    我不知道,要不,你送我去一个地方吧。”杨楚楚并不想这个时候回家,因为一旦她回了家,妈妈就会开始限止她的自由了。虽

    然她明白妈妈也是一片的好意,可她还是想自由自在,想见的人可以去见,想说的话,也能说给他听。

    杨楚楚让陆轩辰送她去的地方,就是洛锦御的私人公寓小区。

    这个时间段,洛锦御不知道在不在家。

    杨楚楚下了车,陆轩辰递了她一个口罩:“拿去吧,肯定用的上!”

    “陆轩辰,你这么细心体贴,你的女朋友可真有福气!”杨楚楚忍不住笑起来。

    “承你吉言!”陆轩辰却不敢指望着,毛荣荣能够发现他这么大的一个优点。杨

    楚楚戴了口罩,就往小区门口走去。

    这是高档住宅区,进出都需要登记的,不过,杨楚楚算是这里的熟面孔了,保卫大哥对她宽容放行了。杨

    楚楚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洛锦御所在的楼层,深吸了一口气,她还是决定大胆的上去一趟。

    洛锦御的公寓在这一层的顶楼,杨楚楚从电梯走了出来,看到那个指纹锁,她不由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拇指,不知道他有没有换锁。杨

    楚楚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拇指按了下去,繁琐的识别程序就启劝了,门啪哒的一声,打开了。

    杨楚楚整个人有些愣住,但从这一个小细节来看,洛锦御还是给她留了一丝希望的。

    杨楚楚希望洛锦御这会儿不在家,因为,她也只是想当一个过客,匆匆的来这里看上一眼就离开,绝不打扰他。可

    惜,当她走进房门时,男人一只手兜着西裤,俊脸上布满了复杂的喜悦。“

    你……你怎么在家?”杨楚楚顿时就像做贼一样的心虚,连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了。

    洛锦御上身一件皓白的真丝衬衣,下身是一条修身的黑色西裤,如此简约的搭配,却将他男性的魅力散发到极致了,领带和外套都被他随意的扔在沙发上面,解开的第三颗扣子,更将他那优美的男性锁骨章现的若隐若现。

    如果说这世间真的有妖孽的话,那多半就长他这样,目光深邃迷人,五官俊美无可挑惕,最是那似笑非笑的嘴角,格外的迷惑世人。“

    怎么不声不响的就来了?”洛锦御薄唇上扬,可见他有多开心,能够在这个慵懒的午后,看到最心爱的女人,这几天积压在心头的阴霾,像是被一阵风突然的吹散了,只余心满意足。杨

    楚楚紧张的俏脸发红,两只小手无处安放的只能紧捏着小背包的带子,尴尬极了,只好干笑出声:“我以为这个时候,你不在家呢。”

    “如果我不在家,还有什么值得你偷的?”男人迈着优雅的脚步,靠近她,言语之间,笑意加深。“

    谁说我要来偷东西的?再说了,你这里也没什么值得我偷的!”杨楚楚被他定性为小偷,俏脸又红又热,立即反驳起来。“

    哦?”男人尾音上扬,显然是故意逗她的:“所以说,你来这里,也只能是来偷我的,我才是这屋子里最贵的存在。”

    “洛锦御,看你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那说明你公司的问题并不大。”杨楚楚真是对他很无语了,这个时候,他不是该借酒消愁,一脸失意吗?

    可为什么,她所看到的男人,却比以前还要邪痞?“

    你在关心我吗?”男人已经站在她的面前了,一双深邃的眸光,紧凝在她羞红的脸蛋上,窗外强烈的阳光折射着光芒,令整个客厅一片明亮,可就算在这么明亮的光线下,她的肌肤还是像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嫩白的令人想伸手去捏两把才甘心。“

    是,你发生这种事情,我当然会关心你!”虽然很想把话反着说,可又觉的没这必要,她明明就担心的要命,可却倔强的不肯给他打一个电话关心他。也

    许,她就是所谓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吧。

    “你关心我,我很开心。”洛锦御手指落在她雪白的脸蛋上,语气温柔又满足。“

    那你的事情处理好了吗?上次看到你从警局出来的照片,我还以为这件事情很严重呢。”杨楚楚忍不住的还是问了。洛

    锦御幽眸变了一下,是不是自己表现的失意一些,她就会更加的关心自己?说不定,心一软,又会留在他的身边?反

    正妈妈那边已经同意了他们在一起了,虽然没说可以结婚这件事,但至少他们交往是不成问题的。

    “这件事情令我偿到了挫败的滋味,被人质问,真的不太好受,我个人的形象也受到了抵毁,这几天,我过的很不如意。”洛锦御说完,转身,朝着沙发上走去,然后,他又懊恼自己为什么一大早就要把那些空酒瓶给收拾掉了,要是这个时候,还能有几个空酒瓶来作证的话,说不定他刚才说的这番话,会更有说服力。

    杨楚楚又不太清楚公司帐目被查会有多严重,所以,此刻看到男人一脸怅然的表情,她忍不住的伸手从背后抱紧了他,小脸贴在他的后背处,低声道:“要不,我请假两天,好好的陪陪你,要不要?”

    洛锦御墨眸一亮,没想到自己才卖惨,她就说要陪他了,这个单纯又可爱的小傻瓜,是不是要怎么拿捏她都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