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125章 又摊上事了
 白依妍被季越泽狠狠拽进了电梯里,在电梯里,男人突然松手,将她一甩。白

    依妍猝不及防的撞在电梯墙上,俏脸发白,猛的转过身,就看到男人一脸恶狠狠的表情,就仿佛在盛怒中的野兽,要一口将眼前这只猎物吞下才甘心。白

    依妍没想到季越泽此刻竟然如此愤怒,仿佛她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

    白依妍,你不是很会逃吗?继续逃啊?”季越泽说话之间,修长的手臂却直接撑在她身侧的电梯墙上,冷着嗓音讥讽。白

    依妍咬住下唇,轻吐了口气:“你们怎么也在这里?真巧啊。”

    “的确很巧,更说明我们缘份不浅,不是吗?”明明还想再怒骂她一顿,却在看到她脸色苍白如纸,眼神惊慌无措,冷硬的心肠,瞬间就软了下来,连带着声音都变的温柔了。

    电梯叮的一声响,到达了季越泽房间的楼层,他再一次的拽住了白依妍的手腕,力道不小,几乎都快要捏碎白依妍纤细的手腕了。

    不管是言语上还是行为上,季越泽都没办法平息内心的恼怒。

    他刷开了一道房门,再一次把白依妍给甩了进去,白依妍犹如一块破布似的,无依无靠,头晕眼花的扑倒在床上,季越泽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粗鲁了?季

    越泽高大的健躯,抵在她的身上,他的气息带着咬牙切齿:“白依妍,你要再敢逃一次,你就试试,我会直接抓你回去领证结婚。”

    白依妍美眸瞬间睁大,声音带着颤意:“你连相亲对象都带过来了,竟然还给我这种美好的念想,季越泽,就当我求你了,我们和平分手吧。”“

    还敢提分手?”季越泽恼羞成怒,一拳狠砸在床铺上,随后,站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了一只烟,快速的点燃,只有这样,才能将他想要掐人的冲动给压下去。白

    依妍坐了起来,美眸忧伤的望着坐在沙发上,跷着二朗腿,不言不语只用力抽烟的男人。不

    得不说,季越泽这样深沉难测的一面,她还真的很久没见过了。

    却该死的帅气迷人,更有令人为之疯狂的魅力。季

    越泽不想理她,直接打了一个电话,几分钟后,杨思语敲门进来了。看

    着这个浑身透着贵气的富家女孩,白依妍顿时觉的自己相形见绌了,一丝自卑感,悄然爬上心头。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处处不如人家,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压的她喘不了气。

    “思语,你帮我解释一下吧!我真的不想跟她说话,我怕我一说话,就想掐她。”季越泽已经痛快的将一根烟给抽完了,刚才一边抽烟的时候,他还一边盯着白依妍,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平静感。杨

    思语点了点头,她觉的这件事情如果不说清楚,对于白依妍来说,肯定是一根尖刺。“

    还需要解释什么?我都懂,也能理解!”白依妍自嘲的苦笑起来。

    杨思语却坐在她的身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翻开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个分不出性别的漂亮女人,让人眼前一亮。

    虽然对方打着耳钉,染着棕红色短发,可五官却是精美绝伦,依稀还是能分辨出应该是一个女孩子。

    “她漂亮吗?”杨思语见白依妍一眨不眨的盯着,表情呆愣,直接笑问。白依妍不知道她在唱哪一出戏,但还是诚实的点头:“很漂亮!”

    “那你猜,她是我什么人?”杨思语故意卖着关子。“

    你妹妹吧!”白依妍现在也无心跟她说笑,就随口说了一句,因为,两个人长的都很漂亮,也许是姐妹。

    “你还真逗,她是我女朋友,难道她看上去比我小吗?明明她要比我大一岁!”杨思语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白

    依妍一双美眸瞬间又惊大了,一脸不敢置信的问:“你刚才说她是你女朋友?这是怎么回事?”季

    越泽抽了一根烟,平复了怒气,淡淡道:“我跟她在演戏给我妈妈和她的父母看,就是这么一回事,你现在懂了吗?我跟思语什么关系也没有,她有她的挚爱,我也有了你。”白

    依妍整个人一僵,显然,被这种回答惊掉了。

    “白小姐,真抱歉,让你伤心了,我刚才还骂他来着,如果他能够早一点把事情解释清楚,你也许就不会离开了。”杨思语笑眯眯的说道。

    白依妍突然脸热了起来:“是我误会了吗?”季

    越泽走过来,坐到她身边,伸手搂住她,薄唇抵在她的脑袋上:“你岂止是误会了我,你还伤了我的心,我现在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了,你要怎么安慰我?”杨

    思语翻了一个白眼,不满道:“喂,季少爷,能不能不要当着我的面秀恩爱啊,我会嫉妒的!”白

    依妍羞的想钻地洞了,而她的心情,也仿佛坐了一次的高空过山车,起伏跌宕,她此刻心乱如麻,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你刚才干嘛把自己包裹的那么严实?怕我找到你?”季越泽突然想到刚才见到她的样子,俊脸瞬间一片不悦。

    白依妍这才用手拍了一下脑袋,难道刚才她总觉的自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可是,被季越泽各种情绪影响了,她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季越泽,我刚才是被人跟踪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这里很危险。”白依妍急急的说道,抓起他的手就要离开。

    “有人跟踪你?知道是什么人吗?”季越泽的心也瞬间一悬。“

    我不知道,但像是我们国家的人,说不定又是季凛要抓我去威胁我妈了!”白依妍能想到的坏人,也只有这一个了。季

    越泽却皱紧了眉宇,思索道:“季凛最近在忙着巴结老总统,应该没空管你的事情了,我怀疑,是另一个人,而且,这件事情,可能跟我有关系。”

    “什么事?”白依妍一脸惊讶,杨思语听不太懂,但也替他们担心。

    “来抓你的人,可能是你的亲生父母程建宏,他觉的你的存在,影响到他的名声和仕途,想找到你,压下这件事情去。”季越泽沉声说道。

    “是他?”白依妍神色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