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122章 仿若重生
 原本也是无意偷听的一句话,却没想到提到她的名子了,白依妍心神一僵,她赶紧想要拿出手机来看看季越泽最新的新闻,一名空姐却走了过来,满面微笑的提醒她要将手机关机,飞机马上就起飞了。

    白依妍拿着手机的手指僵了两秒,旁边有个带孩子的母亲立即用一种不满的表情看着她,仿佛觉的她是故意不遵守规则的人。为

    了不让这位母亲担忧到她的孩子,白依妍赶紧当着空姐的面,把手机给关掉了。几

    个小时的机程,白依妍都不曾把口罩取下来,她不吃不喝,头昏泛力,脑子里却还在想着季越泽带那个相亲女孩出国渡假的事情。

    看来,她走的很及时,及时的给对方腾出了位置。

    几个小时后,白依妍晕晕沉沉的随着人流走出了机场,她又累又饿,感冒还没有好,她决定先找一个住的地方。就

    在白依妍登上飞机后不久,一个电话就偷偷的打进了程建宏的手机里。“

    程市长,我好像找到你说的那个女孩子了,不知道是不是她,但看着很像!”“

    有照片吗?给我看看!”程建宏接受到了那些照片的威胁后,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安,在这种情况下,他采用了一个最笨的办法去找人,他一夜间散财千金,找了很多人去各国的机场蹲点,虽然说这种办法也无疑是大海捞针,毫无意义,可是,程建宏没料到,才短短的几天,他就有了回报,看来,最笨的办法,也不是没用的。这

    也证明,天无绝人之路。

    对方发了不少的照片过来,照片里的女孩子虽然戴着口罩,可是,从身形和发型来看,和白依妍还真的有几份的相似度。

    “很像是她,知道她去哪了吗?”程建宏现在有一点机会,都不会放过,他赌不起了。

    对方刚才趁机撞了白依妍拿着机票的手,机票掉在地上了,所以,才看见了她要去的目的地,直接就说给了程建宏听。“

    很好,如果你帮了我这个大忙,我还会再奖励你的。”程建宏笑着赞赏,挂了电话后,他立即就找了一批人,立即赶往白依妍所在的那个国家,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把白依妍找到。季

    越泽四个人,找了一晚上,结果令人绝望。

    “季越泽,你怎么没有早点跟她解释清楚?她肯定是因为我,所以才果决的离开的。”杨思语看着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男人,忍不住的埋怨他。“

    我以为她会相信我说的话,我是想着带你和她见了面,当面跟她解释的,没想到,她会这么傻!”季越泽此刻懊悔极了。

    “这个白小姐的性子肯定很刚烈,宁愿自己受伤,也绝对不想连累到你,我不知道这种行为算什么,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做的,她其实是值得被你爱的。”杨思语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低声劝道:“这一次找到她,记住这次的教训,不要再让她有机会离开你了,否则,你会遗撼一辈子的。”“

    你经受过这样的事情吗?”季越泽抬头看着她,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她,竟然还会说出这番老成的话。

    “我经历过,不止一次,要知道,我和她的爱情,可比你们的曲折多了。”杨思语苦笑自嘲。“

    可你还是不愿意放弃,说明,你把对方看的很重。”季越泽发现,他和杨思语越有同病相怜的感觉了。“

    我不放弃,别看我外表娇娇弱弱的,可我性子很倔,我认定的事,要爱的人,我绝不轻易放弃,遇到困难,克服就行了,如果克服不了,那也就离我死期不远了,如果我哪天真的想不开寻死了,做为朋友,记得给我多烧点香啊。”杨思语悲伤的笑了笑,打开了门离去。季

    越泽震惊的看着杨思语的身影,没想到,她竟然这么执着。真

    是惭愧。

    白依妍去了一趟医院,打了针,吃了药,第二天,感冒就好了不少。

    她已经看到了季越泽的那条绯闻了,照片是两个人一起进机场时拍下的,虽然只是一个侧脸和一个背影,但是,却也莫名的般配。

    白依妍迫不及待的想要来一次重生,于是,她辗转了几个车程,来到了一个险峻的高山上,这里有一个极限蹦极,此刻,来这里的游客并不算多,但每一个人来这里,都仿佛带着故事,有像她这样年轻的女孩子,也有一些想要挑战的勇敢之人。白

    依妍报了名,交了费用,排着队,等着往下跳。

    蹦极者那嘶心裂肺般的尖叫声,有惶恐的,也有痛苦伤心的。白

    依妍的内心受到了莫名的震惊,她突然间有些害怕。

    虽然说这一项挑战目前没有任何的性命危险发生,可是,那种惊恐的情绪,真的会感染到人。

    “白依妍……”有个人用英文在叫她的名子。白

    依妍走了过去,对方在给她身上套上安全的装备,做好了一切的安全措施后,让她站在跳台上去了。

    “哇,那个是白依妍吗?”有人突然认出了她,因为,白依妍把口罩摘下来了,风扬着她的长发,她有一种想寻死的感觉。

    “快,拍下来,她怎么也来玩这个?胆子可真大。”“

    我看她是真的想寻死吧,季越泽都跟别的女人相亲了。”白

    依妍隐隐的听到了相亲两个字,她面露哀伤的望着那几个女孩,此时此刻,她并不害怕被她们认出,反正,她一个人要远行的路还很长。

    “准备好了吗?”对方用英文询问她。

    “好了,我可以自己跳,不用推我!”白依妍用英文跟对方说道。

    “ok,你很勇敢!”对方给她竖了一下拇指,赞赏了一句。

    白依妍转过身,面对着脚下的百丈悬涯,能看到一条河流涌过。

    “季越泽,我爱你,我会一辈子爱你,但请原谅我的懦弱!”白依妍闭上眼睛,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没有一丝求生欲望,坠落了下去。旁

    边有人发出了惊叫声,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