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120章 笨蛋无疑了
 趁着刘小星出去给她买药的时间里,白依妍终于还是拿起了手机,虽然她做了放手的决定,可并不代表,她连关心他的权力也失去了。

    她想看看未来要做季越泽妻子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只

    需要搜索季越泽的名子,他相亲的绯闻立即就弹出来了,那么的醒目。

    白依妍伸手点开,看到柔和的光线下,那名女孩气质芳华,笑颜纤纤。和

    季越泽坐在一起,竟然出奇的般配,气质和颜值,半点也不会输于季越泽,果然是富家千金,光是这种从容大方的气质,就让人喜欢。白

    依妍呆呆的望着,内心的某一个角落,还是疯狂的抽痛起来。

    眼泪瞬间就沾湿了她的睫毛,她发现自己嘴上说不在乎,可心底却在乎的要命,人最不该就是自欺欺人了,这是最可笑也最痛苦的事。

    白依妍突然有一种想要立即消失的冲动,彻底的走出季越泽的生命,不防碍他寻找别的幸福,往后余生,只需要偷偷的关注他就够了。白

    依妍缓慢的转过头去看旁边的箱子,如果她不告而别,会不会让小星和冷菲失望?可

    她真的不该给自己留下余地了,越是留恋,越是不舍,最后会陷入更加疯狂的怪圈里。

    白依妍已经狠心过一次,这一次,她还能再狠一次心吗?白

    依妍站了起来,一阵晕眩袭来,没想到她突然间就病的这么严重了,竟然开始发热了。可

    不能拿生病当借口,如果她继续和季越泽联系,那只会干扰到他和那个女孩子相处,每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她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贪恋他的温柔关切,这种贪婪,连她自己都克制不了。

    只有剪断这一切的关系,不要再有联系。白

    依妍赶紧将旁边的一杯温开水喝下,整个人这才稍微清明了一些。她

    将自己的衣物胡乱的塞进了箱子里,拉上了拉链锁。在

    走之前,白依妍还是决定写一个字条给刘小星和冷菲,不想走的无声无息,这样也有失礼貌。

    白依妍拿笔,在酒店的便条纸上写了几句话,就拖着她的箱子,离开了房间。因

    为一直都是她一个人住一个房间的,冷菲和刘小星住在一起。两

    个人因为信任她,没有对她的行为做出限止,白依妍进进出出,她们都不会干涉的。

    此刻,这才给了白依妍离开的机会。刘

    小星跑下楼去,买了药,就快步的回酒店。“

    小妍,药买回来了,你赶紧吃!”刘小星发现房门没有合紧,她直接推了进去,急切的开口说道。“

    小妍?”刘小星一进去,浑身一僵,她往浴室找了去,没有找到人,她整个人都急了起来。赶

    紧走到旁边去敲冷菲的门,两个女人跑进来才发现,白依妍的箱子不见了。

    “她留了字条!”冷菲第一个发现。刘

    小星快步过去,就看到上面娟秀的字际写着:“小星,冷菲,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陪伴和照顾,我想我该离开了,以后有机会再见,不要寻我,请替我转一句话给季越泽,被他爱过,我很幸运,余生时光,各自保重。”

    刘小星急的脸色一白:“小妍……这是走了吗?”冷

    菲皱起眉头:“看来,她又打算一个人离开了,肯定是受了季少爷相亲的这件事情刺激了。”“

    那我们赶紧给季少爷打电话吧,冷菲,你快出去找找她。”刘小星此刻心急如焚,六神无主,她没想到白依妍竟然又会独自离开,她的心,肯定是凉透了吧。

    也对,不管是谁,在得知自己无缘和所爱的人在一起时,在听到他有更好的选择后,都会断然放手,这就是不拖不欠,各自安好了吧。“

    你打电话!”冷菲已经急急的往外跑去。刘

    小星颤着手拔了季越泽的手机。“

    喂!”男人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

    刘小星急的眼泪都要冒出来:“季少爷,白小姐走了,她给我们留了一张字条。”

    “走了?她走去哪了?”季越泽的声音瞬间紧张起来,急急问道。“

    不知道,刚才她还在酒店里的,她生病了,我下楼去给她买药,可没想到,等我买药回来,就看到她留的字条了,我把她的字条发照片给你,感觉她这一次是下了决定要走的。”刘小星焦急的说道。“

    快去找她,她生病了,不能让她一个人离开!”季越泽心乱如麻,急声催促。

    “冷菲已经下去找她了,我现在也去,对不起,季少爷,是我们看管不力!”“

    不怪你们,我派你们过去,本来就不是监视她的!”季越泽虽然焦急不安,但也不会无故怪责谁。

    “好,我一会儿给你发照片!”刘小星挂了手机,把白依妍的字条拍下后,就给季越泽发了过去。当

    她急奔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冷菲正在拦一辆出租车。“

    冷菲,等我!”刘小星急奔过去。

    冷菲赶紧说道:“刚才我问了门口的保卫,他说白小姐往这边去了!”“

    那她可能会去哪?”刘小星茫然问道。“

    也许她会去机场,我们分两路吧!你往机场,我走另一条路!”冷菲赶紧说道。两

    个人分了道,可是,当她们的出租车远去后,白依妍拖着一个行李箱,从对面的一条道路上走了出来。

    “对不起,小星,冷菲!”白依妍轻叹了一声,看得出来,她们很关心自己,不过,她相信就算她走了,季越泽也不会胡乱怪罪她们的。白

    依妍买了感冒药,在一个咖啡馆里喝下了,就在咖啡馆里坐到了天黑。

    只要想季越泽了,点开手机,就能看到他铺天盖地的新闻和照片。每

    天看着他的新动态,也仿佛变成了白依妍的精神粮食,她觉的,她可以抱着这一点粮食过余生了。季

    越泽手指轻颤着点开了那张照片,照片拍的有些急,有些模糊,可是,却字字际际都能看得清楚。“

    笨蛋!”季越泽忍不住骂出声,难道,他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你有能耐,就躲我一辈子,让我再找到你,要你好看!”季越泽气的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