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112章 一个决定
 听着对面女人温柔的气息,季越泽心乱如麻,一时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讲这件事情,毕竟,两个人现在距离这么远,信任感也并不牢固,他真的怕白依妍会变的敏感脆弱。“

    怎么不说话了?”白依妍只听到他低沉的呼吸声,却迟迟不说话,她忍不住的担心。

    “我在想,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你,我很为难。”良久,男人低沉的嗓音再一次的响起,却是很迟疑。白

    依妍的心脏咯噔了一下,能够让季越泽如此为难的事,那肯定不是小事,而且,肯定跟她有关系了。

    “是不是我妈又出什么事了?”白依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妈妈的事情。“

    不是,是我们的事,小妍,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一个字也不要相信,因为全都不是真的,可我必须让你知道。”季越泽压仰着悲伤的情绪,喃喃的喊着她的名子。“

    你说吧,不管是什么事,我都能接受。”白依妍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懵懂天真的女孩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她的心脏越来越强大。

    “我奶奶让我跟一个女人相亲了,而且,她还把我们一起吃饭的照片放到了网络上,我相信你肯定会看见的,所以,我要先跟你解释一下。”季越泽沉默了一下,还是如实的说了。

    “相亲?”白依妍紧绷的心弦,还是像被无形的手拔乱了。

    “你放心,我其实就是在应付我奶奶,我跟对方并不是认真要在一起的。”季越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传达自己真实的意思。白

    依妍只呆怔了几秒,听到他的解释后,她轻吁了一口气,低声笑道:“放心吧,你说不是真的,那肯定就不是真的,我相信你。”“

    你真的相信?”季越泽还准备了长篇大论跟她解释呢,没想到,她竟然选择相信了。

    “是啊,我现在最相信的人就是你了,我知道,你肯定不会骗我的。”白依妍依然轻松的语调,仿佛真的不会介意这件事情。

    “小妍,你放心,这件事情过后,我们肯定会在一起的。”季越泽也暗松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像个最诚实的孩子一样,无条件的信任他,这令他即喜又惊,但总体来说,还是开心的。

    “还有别的事情吗?”白依妍轻声问他。“

    没有了,就是想跟你提一提这件事情,怕你会误会。”季越泽温柔笑直来。“

    我不会误会的,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吧,我和小星她们也玩的很开心!”白依妍微笑叮嘱。

    “我会的!”“

    我们马上就要登机了,先挂了!”白依妍听到广播的声音,只得挂电话。“

    嗯,有事给我打电话。”季越泽低柔道。

    “会的,挂了!”白依妍真的挂断了,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僵硬。其

    实,她刚才听到季越泽说相亲的时候,她的心还是痛到不行的,虽然季越泽告诉她这是假的,可她真的宁愿相信是真的,如果这一刻开始,有一个女人可以代替她的位置,去照顾季越泽,陪伴他度过余生,而那个女孩也是季家人喜欢的,认可的,她真的愿意放手成全。白

    依妍眼眶微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把自己的幸福摆放在最低微的角落里了。

    虽然季越泽总是告诉她,一定会在一起的,她也宁愿去相信会有这样的一天。

    但只要妈妈的罪名没有洗脱,她和季越泽在一起就是彼此折磨,与其真的到了那一天,还不如就早早的放手,给彼此自由的选择,她不想把记忆中的那些美好,也被这段痛苦的感情消磨歹尽。自

    己内心做下的这个决定,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也只能她一个人知道。

    放手,很难,可她相信总有一天,自己走的路多了,去的距离远了,她和季越泽,最终会朝着不同的方向行去的。程

    建宏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端给他的结果,令他有些烦燥。好

    不容易有人暴出了白依妍的行踪,可当他派的人赶过去的时候,却又找不到她了,她又逃向别处了。

    “到底是谁在背后支持她远行?”程建宏眯起了眼睛,思索着这件事情。

    “难道是季越泽?”程建宏想到了和白依妍交往过的那个富家公子。当

    他怀疑白依妍就是他当年和白真真生下的那个女儿时,他就把白依妍的所有资料都找出来看了一遍,而其中,最令人深刻的是她和季越泽的那一段感情绯闻,季越泽对她好像很不错,可惜,白真真却搅乱了他们的这段感情,白依妍被迫远离,季越泽会不会还喜欢她呢?

    程建宏又上网搜了一下,突然看到了季越泽和富家女相亲的事情,他皱起了眉头。看

    样子,白依妍和季越泽已经分手了。程

    建宏心烦之极,好不容易自己的人生沿着他所想的轨迹前行,儿子有了,地位和声望越来越好,可这节骨眼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私生女。

    就像美好的画面,被人一棍子敲碎了,找不到白依妍,程建宏的内心始终像是有一根刺,刺的他终日不安。

    季枭寒和弟弟难得有机会坐在一起喝咖啡,是在季枭寒的顶层办公大椅休闲室内。“

    哥,你这风景真好,视野也开阔,我真想把办公室搬你这来。”季越泽端着咖啡,站在落地窗前,开玩笑的说道。

    “你想来,随时都可以来,我让人收拾出一间给你办公!”季枭寒对这个弟弟永远都是那么的慷慨的。“

    还是算了吧,你这楼高的让我头晕,我有恐高症!”季越泽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抚了一下额头。季

    枭寒真是对他无语了,不由的笑起来:“有恐高症,还站着看了那么久。”“

    对了,哥,最近政坛上的局势,你应该暗中掺与了吧。”季越泽坐了下来,一脸认真的问道。“

    怎么?你还想来掺一手?”季枭寒听到弟弟这样问,神色也紧绷了起来。“

    当然不想,哥哥站好队了,我就安生了!”季越泽摇头,他只喜欢做自己的娱乐事业,对于站队这种事,他真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