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102章 意外来客
 方可欣的话,让方洋感到头痛,也很担心两个女儿这样争抢下去,后果难看。身

    为父亲,方洋自然不能坐视不管,看来,他得去见一个人了。

    程盈最近心情不太好,唐棋反对她女儿和洛锦御交往的事情,让她满心忧虑,她真怕女儿会受了情伤,像当年她一样,很难走出那片阴影。程

    盈真希望女儿对待感情不要太执着,眼下很多女人其实都爱玩弄情感,有的人贪钱,有的人图对方的外表,爱的并不深沉,其实用情不深有时候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在放手的时候,不会那么的痛苦。

    “程盈!”一个男声叫住了她。程

    盈一转身,就看到一个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的人,她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去。

    方洋厚着脸皮走过来,挂着笑脸打招呼:“这是打算去上班吗?”程

    盈冷着声问他:“你是专程来找我的吗?有什么事就说吧,不需要拐弯抹角。”“

    你还是这直率的性子,好吧,我们彼此都那么了解了,我就直接说事吧,只是,这里是街头,不太好说,要不,我们到旁边的咖啡厅坐着说吧。”方洋打量着程盈,内心还有一片的波动。也

    许,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吧,娶了红玫瑰,可心底深处还藏着一抹白月光,看的久了,了解透了,总会感觉到腻的。

    当初方洋娶方可欣的母亲时,也觉的对方长的不错,气质高雅,温柔似水,如今,他却发觉程盈的率真也十分的迷人。程

    盈冷着表情,转身往咖啡厅走去,虽然她很不想跟这个男人见面,可是,她又想听听他要说什么,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他也不会来找她的,他碍于自己的面子,一直在这方面做的很慎重。

    挑了一个包厢,程盈高冷的喝着咖啡,目光带着讥讽打量了对面的男人几眼。不

    知道是不是年纪到了,当初以为全天下最帅莫过于他,如今再看,也不过是个普通男人了,岁月还真是无情。程

    盈很后悔当年自己那不顾一切的想要嫁给他的冲动了。程

    盈越看方洋越嫌弃,方洋看她,却是越看越喜欢。

    “小盈,这些年,你一直拒绝我的援手,我良心真的过不去啊,你一个人把女儿抚养成人,我没出一分力气,我愧疚之极,希望从今以后,你能给我一个做父亲的机会……”“

    我给你这个机会,你敢做楚楚的父亲吗?还不是得偷偷摸摸的见面,偷偷摸摸的给钱,方洋,我告诉你,我们母女不缺钱!”程盈冷笑打击他。

    方洋的脸色一僵,果然,无言以对了。

    “小盈,我知道你还是恨我的,我也没脸再纠缠你,只是,楚楚最近跟洛锦御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方洋暗中还是一直关注着这个女儿的,希望她能过的好一些。“

    这跟你没关系,楚楚跟谁在一起,她自己决定。”程盈脸色一沉,以为方洋又想借女儿之手,攀上洛锦御,从中谋取他的利益,所以,直接冷酷拒绝相告。“

    你误会了,我不是想利用女儿做什么,我只是关心她,怕她爱错了人。”方洋赶紧解释道。“

    有我替她把关,她不会爱错人的,倒是我当年眼瞎了,看上了你。”程盈冷声讥讽。

    “好好好,小盈,我当年犯了错,我很对不起你,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介意的,只是,楚楚跟洛锦御年纪相差太大了些,你觉的他们能好好在一起吗?”方洋试探着问。“

    你到底想干什么?”程盈见他那么关注女儿和洛锦御的事情,立即提高了警惕。“

    我就是关心的问问。”方洋心虚的看向她。

    “用不着你来关心!”程盈直接恼火的站了起来,不再多说一句,大步离去。方

    洋脸色凝重了起来。这

    一下,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白

    真真被关进了一个房间,说有人来探她,她以为会是谁,没想到,却是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人。

    “你改名子了,以前你叫白柳音,现在改了名子叫白真真,要不是我在网上看到你的照片,认出是你,我还真的以为,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呢。”程建宏半开玩笑的说道。白

    真真目光冰冷的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个富态的男人,她没想到过去惹上的男人,会一个一个的排着队来找她,果然,自作孽不可活,人活一生,还是少做一点坏事,否则,恶运连连,报应不爽,说的就是她现在的样子吧。

    “你是来落井下石的吗?”白真真对他没有一点的好感。“

    我只是想来问你一句,白依妍是不是我的女儿。”当程建宏知道白真真就是当年给他代孕的那个女人时,他还真的惊吓了一跳,紧接着,知道她有一个女儿叫白依妍,照着年纪一推算,就是他不想要的那个女婴亟。白

    真真冷笑起来:“怎么?堂堂市长大人,是害怕了吗?突然多出了一个私生女,这会威胁到你的名声吗?”

    “白柳音,我认真的在问你,白依妍到底是不是我的女儿。”程建宏瞬间就急了起来,连声音都变的紧张了。白

    柳音冷哼:“如果是,你会怎么办?你敢认她吗?”

    “她现在在哪?我想确认一下。”程建宏立即急问。

    “我不知道她在哪,不过,你不会像当年对我一样对待她吧?”白真真突然露出狞笑,眼底一片怒恨:“当年是不是你害我被抓进去的?程建宏,你好狠的心肠,我没有给你生出儿子,你就那样的迫害我。”“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只知道你后来因为藏毒被抓了,那件事,跟我没关系。”程建宏立即撇清干系。“

    你当我是傻子吗?如果不是你,还能有谁?我根本就是被人陷害的,我那个时候,连毒品都没有见过,如果不是你,还能是谁?”白真真怨毒的盯住他,恨不能拿刀子将他给捅了,同归于尽才甘心。

    “想想我们的女儿吧,你这个当母亲的是杀人犯,能够护她安全的,就只有我这个做父亲的了。”程建宏语气平静,根本没把白真真的怨恨当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