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94章 以为是场梦
 陆清也早就看季家父子不顺眼了,听到季枭寒的吩咐,立即点头,派了两个人盯住了季尚清。

    季尚清根本就是在往嘴里灌酒,虽然他自认为酒量不错,可是,这种喝法,也是很容易喝醉的,很快的,他就醉了。陆

    清正想带着人过去将他抬走的时候,没想到,他却拿着一杯酒,摇摇晃晃的推开了好几个客人,径直的走向了唐悠悠。

    此刻,唐悠悠看到季越泽过来了,她也就识趣的往旁边的沙发上走去,刚才站了许久,腿脚有些累了,想坐着休息一会儿,旁边立即有富太太过来跟她闲聊。“

    让开!”季尚清又将最后几个人给推开了,他摇摆着身子,弯腰将一杯酒端给了唐悠悠:“悠悠,我们干一杯吧。”

    唐悠悠心头一僵,没想到季尚清竟然还敢过来找她,她立即想往季枭寒那边求救。“

    悠悠,怎么?跟我喝杯酒的机会都不给了吗?”季尚清胀红着俊脸,语气充满了自嘲。旁

    边一群富太太的表情,皆是震惊无比。唐

    悠悠立即严厉道:“季尚清,你喝醉了,赶紧离开吧!不要在这里耍酒疯?”“

    我没醉,我清醒着呢,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是一家人了嘛,喝个酒,不算调戏吧。”季尚清的确还没有醉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他就是不甘心,不甘心被唐悠悠当成陌生人一样冷落,他就是想过来刷一把存在感。“

    是不是我喝了这杯酒,你就会离开?”唐悠悠见旁边还有人在看着热闹,不想跟季尚清继续纠缠,只好冷着声问他。

    “是,你喝了,我就走,立马就走!”季尚清心里稍稍有些开心,因为,唐悠悠也没有那么冷酷无情的拒绝他。唐

    悠悠酒量不错,喝一杯也没什么,她只是想赶紧息事宁人,不想让别人看了季家的笑话。

    就在她端了酒,准备喝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强势伸了过来,夺了她手里的酒杯,下一秒,那一杯酒,直接就顺着季尚清的头顶往下浇。

    “醒了吗?”季枭寒冰冷无温的声音,响了起来。季

    尚清弯腰撑着桌面上,这杯酒还真的把他给浇的有些清醒了。季

    凛突然跑了过来,目含怒恨的盯了一眼季枭寒。季

    枭寒立即勾唇笑起来,望着他:“叔叔,好好管管我的儿子,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脸,我们季家可丢不起!”季

    凛这才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醉惺惺的过来找唐悠悠,这混小子,哪里来的胆子?季

    凛原本是带儿子过来涨涨斗志的,可没让他公然的调戏唐悠悠,所以,这个哑巴亏,他也只能默默的吞下去了,只是眼中的恨意更浓了一些。“

    尚清,走吧,我送你到楼上去休息!”季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哪怕他有千张脸孔,此刻也没有一张能笑得出来。

    “爸,我是不是丢你的脸了?”季尚清却是笑了,醉醺醺的笑着。季

    凛的脸色更加的黑沉了起来,可惜,他一个人实在拽不动季尚清,一时之间,场面有些难堪。

    “陆清,叫两个人帮他一把,送他上楼去吧!”季枭寒直接开口。

    “好的,少爷!”陆清打了一个手势,立即有两名黑西装的男人走过来,粗壮的手臂一架,直接就把季尚清给架着快步离开了。

    季凛不放心,赶紧也跟着过去看看情况。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季尚清以为这些人是要对他动手,一路上都在怒喊着。陆

    清看着跟上来的季凛问道:“需要我们帮忙送回家吗?”

    “不用了,我送他到楼上去休息一下!”季凛可不敢再劳烦季枭寒的人,直接把儿子推着进了电梯。季

    尚清突然蹲在电梯里,掩面哭了起来,季凛表情一僵。“

    我连个女人都搞不定,我活着是不是没有意义了?还不如向云宁一样,找个痛快的办法解脱自己。”季尚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委屈,一时间,仿佛失恋了一样,哭的伤心莫名。

    “没出息!”季凛痛骂出声。

    季凛开了一间房间,直接把儿子推了进去,随后,他冷着脸说道:“你好好待一会儿,不要再乱跑了,我还有事!”

    季凛还有一些重要的信息需要下去跟那群人沟通一下,所以,他直接撇下了儿子,就离开了。季

    尚清躺在沙发上,醉呼呼的,口干舌燥。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房门被一个纤细的身影给推开了。

    “是这个房间要打扫吗?”女孩子喃喃的自问着。

    她手里提着一个桶,拿着打扫的用具,刚才有客人离开了,需要清理房间,她因为对讲机信号不太好,没听清楚具体房间号,就直接把这半开着的房门当成了被退的那个房间了。“

    唐悠悠……”

    季尚清朦胧的意识中,突然听到有女人的声音,被他直接当作是他心目中所想的那个女人了。纤

    细的女孩子直接走向旁边的卧室,这是一室一厅的套房,她习惯性的会先进卧室做整理。“

    唐悠悠,是你来找我了吗?”突然,她正弯腰收拾着桌子旁边的东西时,身后突然搂过来一个男人,吓的她尖叫了一声。

    正要拿对讲机求救,却没想到,对讲机被男人烦燥的一夺,直接扔出了客厅外面去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季尚清咆哮着怒问,内心狂燃的怒火,焚烧了他所有的理智。女

    孩子身上白色的衬衣被他用力的一扯,下一秒,她想尖叫的唇,也被季尚清狠狠的给吻住了。

    酒的气息,令女孩子更加疯狂的反抗,她知道,一般喝醉酒的男人都是没有理智可言的,完了,她才过来实习第三天,就遇到这种可怕的事情了。“

    混蛋……走开!”女孩子气怒的踢蹬着双腿,可惜,男人力气实在太大了,而且,男人仿佛带着某种疯狂的情绪,压制着她,让她根本连动弹都不能。

    “你认错人了……你放开我!”女孩子依然恼怒的大叫起来。

    “唐悠悠,在我的梦里,你只管叫,叫的越响越好!”季尚清喃喃笑着,手上动作不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