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93章 列入黑名单
 庆功宴的气氛还算不错,大家友好交流,诚意道贺,不过,这仅限大部分的人,有一小部分的人,却神色僵硬,一脸失意的表情。

    这小部分的人,他们支持的党派不同,而且,他们也并不希望季枭寒的势力和财富再壮大,此刻,看着这场庆功宴举办的如此胜利,他们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

    们只能虚伪的笑着,说着无关紧要的话,目光监视着季枭寒的一举一动,希望能够找到足于击败他的缺口和弱点。当

    他们看着季枭寒身边笑意迷人的唐悠悠时,所有人的眼神中,都在交流着一件事情。

    季枭寒对那个女人过度在乎了,如果没有这一场宴会,他们也会认为唐悠悠嫁给季枭寒,是凭着她给季家生了两个孩子,他们还真的没把唐悠悠太当一回事了,像季枭寒这种商业目的向来很强的男人,他在乎的应该只有他的事业,他的财富吧。

    可很显然,今天宴会厅里的一幕,给了他们震惊的感觉。季

    枭寒对唐悠悠的寸步不离,暗中保护和照顾,简直不要太甜蜜了。根

    本就是在拉仇恨值的,由其是唐悠悠的存在,简直令在场所有的女性都生出了嫉妒之心。也

    许一个女人不会妒忌另一个女人有钱有貌,但她们绝对会羡慕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呵护备至,这是天性。宴

    会厅的大门口,季凛带着儿子季尚清来了。他

    们站在门外并没有立即进来,只是交换了一个眼神。“

    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季尚清脸色有些难看,他没想到父亲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竟然会是来季家的庆功晚宴。“

    你不是想多看几眼唐悠悠吗?进去吧,她应该就在里面。”季凛轻嘲着笑他。季

    尚清的脸色更加的铁青起来,他气哼道:“我就算想看她,也不想在这种地方看,来这里,根本就是受打击的。”

    “原来你还能被人打击到啊,我还以为你的心,早就平静如水了呢。”季凛也轻哼了一声,最近自己的斗志在上扬,儿子的斗志却在下滑,这令他瞬间有些危机感,必须带儿子过来受受刺激才行。

    季尚清懒得理会他,转身就要走。“

    尚清,连面对你对手的勇气都没有了吗?真令我失望!”季凛瞬间严厉了起来。

    季尚清的脚步没有踏出五步,又转身回来,对季凛嘲道:“你不需要这样激我,我自己清楚自己做什么!”

    说完,季尚清就踏入了宴会厅内。

    季凛嘴角笑意僵住。

    在季凛两父子进了场之后不久,季越泽也来了,大哥拿下这么大的项目,他当然是打心底为他高兴的。

    只是,他刚一踏进,就看到季尚清父子,脸色瞬间变的难看了起来。

    这两个人怎么也跑过来了?季

    尚清被父亲轻推了一下,用眼神指了指他的身后。季

    尚清回头看去,就和季越泽对上了眼,两个人眼中腾起的怒火,足于将彼此给燃烧成灰。“

    哼,扫兴!”季尚清立即转身离开,一副不想跟季越泽同框的表情。

    季越泽脸色也难看之极,冷哼一声,往反的方向走了去。

    季尚清穿过人群,远远的,就看到了季枭寒和唐悠悠,他们被一群宾客围在中间,微笑闲聊着,气氛热烈。季

    尚清的脚步一下子就停了下来,他手里端着酒杯的手用力的捏紧了,要不是这杯子的质量不错,只怕此刻要被他直接捏碎。

    人间最苦之事,莫不是爱而不得,而此刻,他竟然连爱的资格都没有了。季

    尚清内心就像焚烧了一把火,一路烧至他的大脑,大脑嗡嗡作响,四周的一切,也都仿佛被这火隔开了,他只好将杯里冰冷的酒液仰头喝下,这才将理智浇出一片的清明。“

    太欺负人了,欺我至此!”季尚清喃喃着说,直接把季枭寒当成了抢走他所爱的罪人。今

    天过来,本就不是他自愿来的,所以,四周的一切,他都不感兴趣,他就直接倚坐在旁边的吧台上,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

    在场的宾客,基本上都是来巴结季枭寒的,季尚清没有他父亲的那种野心势利,自然也不可能在季枭寒的宴会上抢他的客户。

    季凛来这里也是带着目的而来的,他最近暗通了一股势力,直接倒向了现任总统府,这就是为什么季凛加国后还能游刃有余的原因,他挑了一根自认为最大的粗木抱上了,总统的权势显赫,对他复仇最有帮助,而且,季枭寒眼光太差劲了,竟然挑的是年轻的副总统,这简直就是自断生路。

    季凛今天过来,所聊的客人就是总统一派的,所以,他倒是聊的还尽兴。各

    家都觉的最有胜算,只是,谁胜谁负,还得需要时间来证明。季

    越泽走到大哥的身边,直接端了一杯酒饮下,黑着表情问:“哥,你怎么把那两个人请过来了?还没把他们丢进你的黑名单里吗?”季

    枭寒目光早就扫到了季凛父子,此刻弟弟的话,令他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就当是给爷爷奶奶一个面子吧,毕竟是一家人,不请他们,反倒是会惹人闲话。”

    “大哥,也就你还顾及着这些,要是我,我才不会让他们踏进半步呢。”季越泽的性格向来烈性一些,他不像季枭寒这样会玩权谋,他只依着他的性子来做事。“

    好了,不要管他们,忽略就是了。”季枭寒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安抚他。旁

    边唐悠悠听着兄弟之间的对话,目光也不由的朝那边看过去。

    却没想到,她直接就对上了季尚清那幽幽怨怨的眼睛,她神色一僵。季

    尚清朝着她举了举杯子,算是打了一个招呼,只是那眼神,叫人心慌意乱。唐

    悠悠只好将目光收紧,不再去看他,这个季尚清是喝醉了吗?竟然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还这样盯着她不眨眼。

    季枭寒也发现了这一点,眯了眯眸,随后,对身边的陆清吩咐:“一会儿季尚清喝醉了,叫几个人把他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