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92章 女主奋斗史
 夫妻间的乐趣,也只有两个人能够品偿到那一份快乐,季枭寒最终还是把唐悠悠给他画的画像收好放进了柜子里。晚

    上六点半,季枭寒和唐悠悠坐车来到了宴会现场。

    七星级酒店的停车场内,停满了各种豪车,绝对算是一场豪车盛宴。唐

    悠悠嫁给季枭寒后,还是首次以他妻子的身份出现在这种公共场合,所以,她还是很紧张的。“

    把手给我!”下了车,唐悠悠还呆愣的站在车子旁边,两只手紧张的抓住了手里的小包,季枭寒看到她这副样子,立即朝她伸出了大掌。

    唐悠悠把手轻放在他的掌心里,男人温柔的握住,给了她满满的安全感。

    季枭寒牵着她的手,从大厅门口一直到宴会厅大门前都有人在跟他打招呼,唐悠悠也只能扬着标准的微笑,跟着季枭寒一起跟对方含首致意。唐

    悠悠也收到了不少的夸赞和恭敬,她知道,这一切,都来自于她现在的这个身份,是这个男人给她的荣耀,她打心底的感激他,也为之感到幸福。

    季枭寒带着她走进了宴会主厅,这里已经有不少的来宾,大家都过来跟季枭寒道贺,季枭寒身为公主总裁,虽然现场来了不少的公司高层帮着应酬,但他的出现,还是掀起了一阵浪潮,几乎所有人都想过来跟他打一声招呼,混一个眼熟。

    季枭寒瞬间就被邀请而来的宾客给包围在了中心,唐悠悠原本是站在他的身边,和他牵着手的,不知道在哪一刻被他松开了手,他的大掌本能的将她搂到怀里,亲密之间,还多了一层对她的保护。唐

    悠悠耳边嗡嗡的响,全部都是跟季枭寒打招呼的声音,她真的有些眼花了,不过,季枭寒却记忆力超好,几乎过来打招呼的人,他都难从容镇定的叫出对方的名子,给了对方最基本的尊重。唐

    悠悠却没有他这种能力,也基本上不记识这群人,但被他一遍一遍介绍着,她的内心还是无比的满足和开心的。

    这一次来的女佳宾也不少,大部分都是名媛贵妇,千金闺秀,所有的女人,目光都不止一次的望向唐悠悠,投去了羡慕又嫉妨的目光。一

    个默默无名的女人,如今变成了最耀眼的光芒,她的人生已经可以预见了。“

    我觉的唐悠悠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置,肯定可以写一部女主奋斗史小说了,相信这其中的故事,肯定精彩之极。”旁边有女人端着高脚杯,轻嘲着说道。

    “什么奋斗史,会不会太高看她了,她不就是凭着给季少爷生了两个孩子才有今天的地位吗?这要是换了别的女人,肯定也能稳坐这位置的,我肯定也行,可惜我没她那运气!”旁边立即有个女人不甘示弱的轻哼。“

    会生孩子的女人满大街都是,可为什么人家就能生下季少爷的孩子呢?你真以为是她命好吗?说不定光是走这一过程,人家就花了很多的心思,耍了很多的手段呢。”旁边立即有人打击她。

    “就是嘛,普通的女人,哪有机会见到季少爷?别说跟他生孩子,就算是跟他说句话,都不一定有机会。”旁边另一个女人也讥屑一声。

    被嘲的那个女人立即不服气,可是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只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走开了。

    也许在这群女人的眼中,唐悠悠靠的不是运气,靠的就是手段吧。但

    谁又会知道,唐悠悠在国外诅咒了五年的人,会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就爱到骨子里去了呢?

    人生真的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定数,如果唐悠悠知道自己如今要嫁给季枭寒,她当初就省了那份诅咒他的力气,专心看孩子了。

    洛锦御两兄弟来了,跟季枭寒打了招呼后,就找人聊天去了。

    慕时夜也到了,他走到洛赫宁的面前,故意笑眯眯的打招呼:“姐夫,你来的这么早啊!”这

    一声姐夫,直接把洛赫宁的鸡皮都给喊了起来,他很不适应的摇摇手:“千万不要这样叫我,你还是叫我的名子吧。”

    “干嘛,害怕了?我叫你一声姐夫,又不是要问你要钱!”慕时夜立即笑笑起来,打趣他。

    “就算你不问我要钱,你也不要这样叫我,我们好歹是同龄人嘛!”洛赫宁干笑两声,坚持道。“

    那你这是拐着弯说我姐老了吗?”慕时夜故意找事。“

    嘘,你小声一点,万一这句话被人传到你姐耳边,我只怕是要几个晚上没觉睡了!”洛赫宁立即一把将慕时夜给拽到人少的地方去了,俊脸闪着焦急。

    “瞧瞧你,妻管严了吗?”慕时夜直接不厚道的大笑出声。洛

    赫宁白了他一眼:“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

    慕时夜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苦叹一声:“好吧,我的确不该笑话你,我还不如你呢!”

    “你跟安欣最近过的还好吧,没有再吵了吧!”洛赫宁日常的关心他一波。

    “当然没吵了,我哪一次吵得过她呀,我放弃跟她吵了!”慕时夜耸耸肩膀,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当初我就让你对她好点,你偏不听,现在受罪了吧。”洛赫宁洋洋得意的说道。“

    看我受罪,你好像很开心?”慕时夜瞬间眯起了眸子。洛

    赫宁赶紧一正脸色:“当然不是,我可是你姐夫啊,我当然盼着你好了!”

    “算你还有良心!”慕时夜瞪他一眼,随后,目光瞟向旁边坐着的洛锦御:“你哥怎么了?失恋了?”洛

    赫宁听他一说,立即对他刮目相看:“你怎么看出来的?”

    “还需要看吗?能把男人伤成这样的,也只有女人了!”慕时夜耸耸肩膀,一副很懂的表情。“

    我哥最近感情的确出了点问题,不过,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振作起来的!”洛赫宁坚信的说。“

    那行,你照顾一下你哥的情绪,我过去跟朋友打个招呼。”慕时夜说完,就从服务生手里端了一杯酒,朝他认识的人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