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77章 忍不下这口恶气
 白依妍神情恍惚的走出警局,看着门口的阳光,她这才觉的身体稍稍的暖了一些,她此刻已经是欲哭无泪了,原来,命运真的很喜欢跟人开玩笑,她一直以为自己好歹也是因为父母相爱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她甚至觉的父亲是不知道她出生了,不是故意不来找她的。

    现在,一切的美好愿望,都被命运拿了一把捶子砸成碎片了。“

    白小姐,你还好吧!”冷菲一直等在门口,看到她出来,脸色苍白如纸,身子也是摇摇欲坠的,就像灵魂被剥离了,让人看着担心。“

    我没事!”白依妍恍了恍神,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刚才季少爷来了电话,让我送你去一个地方见他,请上车吧!”现在季越泽都是直接联系冷菲或者刘小星了,不会直接拔打白依妍的电话,这也是实属无奈,怕被奶奶追查到,那就不好解释了。“

    好,我们走吧!”白依妍点了点头,坐进了车子里,回过头去看警局的大门,森严神圣,不如侵犯,妈妈被关在这里面,不知道她的心情又是什么样的。

    白真真彻底的把真象告诉了自己的女儿,她也呆如石化,内心悲痛之极,如果不是为了不让季凛得逞,她只怕已经找个办法让自己早点闭上眼睛了,不要再去连累自己的女儿,把她的人生彻底的还给她。

    白依妍坐在车上,一句话也没说,她目光盯着窗外,突然,她看到了一栋高高耸立在市区中心处的办公大楼,她之前去这里采访过一个小官员,当时,她还指望着能够看到市长大人,因为,市长的名望很高,在他的带领下,这座城市发展的越来越好,人民的生活指数也在升高,大家都很支持他,所以他才能在这么严峻的行势下,连任八届。

    如今,白依妍的心情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

    车子停在一家郊外的特色餐厅门口,白依妍戴着一个口罩,去了二楼的包厢。

    推开门,季越泽一个人坐在沙发椅上,手里拿着一个ipad在看。

    “来了!”季越泽放下手边工作,起身走向她。大

    手伸过去,亲自将她的口罩摘下,露出白依妍苍白的面容。“

    怎么了?为什么看上去这么忧伤?”季越泽微微一惊,关切的问。白

    依妍抬起头,眼眶已经盛着泪水,她自嘲一笑:“你肯定猜不到我的亲生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妈都跟你说了?”季越泽有些惊讶,他还以为白真真不会说,毕竟,这是一件很伤人的事情。“

    是,她说了,我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白依妍仿佛很累了似的,挑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季越泽耸耸肩膀,猜测道:“你父亲应该是你认识的一个人吧,不然,你也不会这副知情的表情。”白

    依妍苦笑一声:“是啊,我认识的,你也认识。”

    “别告诉我,又跟我们季家有关系。”季越泽的俊脸瞬间惨白。

    白依妍摇头:“放心,跟你没关系,他叫程建宏!”

    “谁?这个名子……有点耳熟!”季越泽一时也没想到是谁,的确,一个市长的地位,也并没有高的高所有人都对他耳熟能详的地步,更何况是季家的人。

    “就是本市的市长啊,想起来了吗?”白依妍直接说道。

    “是他?”季越泽这才有了印象,眉宇皱起:“怎么会是他?他跟你母亲以前是情侣吗?”“

    不是,比这还惨,我妈妈曾经是他的代孕对象,只是,生出来的是女儿不是儿子,他就不要了!”刚才听母亲说,白依妍愤怒异常,可此刻,她再说出来,却出奇的平静了,也许,从来没抱什么希望,所以也没有什么期待吧。

    “代孕?”季越泽俊眸为之睁大,简直不敢置信,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对啊,我也没想到,但这就是事实!”白依妍低下头,眸光一片悲凉。季

    越泽走过去,紧紧的抱住了她:“如果这就是事实,那就全部都忘掉吧,你就当自己无父无母,一个人好好的生活,我会陪着你的!”白

    依妍伪装了一路的坚强,此刻,靠在他坚实的怀抱里,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哭

    了好一会儿,内心的悲伤也发泄出来了,白依妍这才发现自己把男人的衬衣都染湿了,鼻涕眼泪都有,她很不好意思的从他怀里坐直了身子。

    “我帮你擦一下!”白依妍要伸手去拿纸巾。

    男人直接握住她的手腕:“不用,我自己来吧!”白

    依妍只好放下了手,季越泽拿了纸巾,随意的擦了擦,轻声问道:“哭了一场,感觉好些了吗?”“

    好多了!”白依妍点点头。

    “那吃饭吧!”季越泽对门外打了一个响指,他的助理出现了,准备上菜。

    因为是和白依妍吃饭,所以,季越泽还是选择了很隐密的方式,送菜进来也由他的助理代劳了。“

    冷菲还在楼下,要叫她一起上来吃吗?”白依妍没想到是过来吃饭的,所以没叫上冷菲,她有些过意不去。

    “放心,我有两个助理在楼下吃,让她跟他们一起吧。”季越泽低声回答。美

    味端上桌,季越泽替她盛了一碗汤:“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要去见见他吗?”“

    不想见,就当陌生人吧!”白依妍咬住下唇,眼神里闪过一抹绝决。“

    也行,可他生下了你,却不负责任,这就是渣男的表现。”季越泽气恨的咬牙。“

    我不知道当年是什么情况,也许我妈拿了他不少的钱,我就当是他们的一个交易品吧,反正没有谁要关心我的感受。”白依妍自嘲道。“

    那也不行,总得让他偿到一点苦头才行!”季越泽却替她感到不值。“

    其实,要报复他很容易,我只需要上门去找他,说不定他还会给我一大笔钱封口呢。”白依妍也冷笑一声。

    “的确,他肯定要安顿好你的,不然,你一闹,他建立起来的好名声,就要全部毁掉了。”季越泽点点头,觉的这个办法不错。“

    算了吧,我不想闹,我也不会要他的钱。”白依妍还是选择忍耐。“

    可我忍不了这口恶气!”看到她刚才哭成那样,季越泽就想整这个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