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71章 他的解释
 季枭寒以多出三十亿的天价竞标成功,瞬间引起了业界内的一片惊涛骇浪,这也侧面的证明了季枭寒的实力有多雄厚,那些言论家又纷纷开始写各种主题杂志了,又有了新一轮的猜测,都在计算着季枭寒这几年,低调沉默的赚了多少钱。

    季家,老太太虽然许久不管生意上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老太太当然会知情,所以,当天晚上,季枭寒回来吃晚饭的时候,她就在饭桌上提了这件事情。“

    枭寒,自从接管公司之后,你做事向来稳妥,这一次,怎么会如此草率决定,三十亿,这可是天价了,我听说,那块地也才标价百亿。”老太太忍不住的念叨他,觉的他这一次的决定,有失水准了。季

    枭寒知道又是有人故意散播出这些消息的,不用猜了,肯定是此刻洋洋得意的季凛吧,他把这个消息传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季枭寒吃了一记闷亏,还无处叫冤,而且,老太太万一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老爷子,那老爷子肯定要气死了,觉的他这个接班人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奶奶,这件事情很复杂,我有非买那块地不可的理由,所以,请您老不要担心我,我绝对不是一时冲动做出这个决定的!”季枭寒赶紧微笑着解释,顺便还要安抚一下老人家的心情。

    “那你告诉我,你有什么理由,要多出这三十个亿?”老太太立即问道。旁

    边坐着的唐悠悠还有两个小家伙和兰悦,也都很好奇的望着季枭寒,因为,这件事情,她们也想知道原因。

    季枭寒面色沉静的说道:“那块地的商业价值已经显现出来了,东南大桥一旦建成,连通两座繁华都市,那里的地价就将翻数倍,而且,我有自信能够把那块地的价格抬起来,到时候,这三十个亿肯定还能赚回来的,所以,你们不要再担心我了,好吗?”虽

    然这样的理由有些笼统,但在场所有人,都只能接受了,没有专业的眼光,是没办法发现哪里有金子在闪亮的,既然季枭寒觉的那里有钱能赚,那肯定就是有投资价值的。

    “爹地,你这些做生意的眼光,都是跟曾祖父学习的吗?”季小睿在旁边用小手支着一侧脑袋,眨巴着大眼睛问他。

    “对啊,都是曾祖父教的,他教了我很多很多的有用的东西,到时候,我也会全部教给你的!”季枭寒微笑说道。“

    那小奈呢?”季小睿可不想自己一个人学习这么无聊的东西,立即扯上季小奈。

    季小奈正低着头咬她碗里的肉肉,听到哥哥扯上自己,立即摇晃着小脑袋抗议:“我不要,我不要学习,我要吃肉肉。”

    所有人都被小奈这可爱的表情给逗笑了。

    “小奈,你别担心,没有人逼你学习,你赶紧多吃点饭!”兰悦立即伸手轻拍了一下小家伙的肩膀,安慰她。老

    太太也笑容满面:“小睿比小奈更爱学习啊,不过,两个人都还小,长大了一些再说。”

    这顿饭,在季小奈那耍娇中愉快结束了。

    兰悦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了,季枭寒去了他的书房工作,唐悠悠也跟着一起儿进去了。

    她把一杯茶放在季枭寒的桌上,双手环在胸前,看着认真工作的男人。“

    怎么了?”季枭寒放下手里的文件,目光含笑的望着她问。

    “没什么,就觉的你认真的样子很好看。”唐悠悠以前是不会称赞人的,现在跟着季枭寒,也越来越会说好听的话了。

    “那你现在不会是想跟我……”季枭寒摊手,笑的邪气。唐

    悠悠粉白的俏脸闪过一抹红晕,小声嘟嚷:“那你还是工作吧,我也还有点事情要做。”唐

    悠悠说完,转身就走,身后传来男人低沉得意的笑声,仿佛占了她什么便宜似的。唐

    悠悠心间一阵悸荡,为什么光是听到季枭寒的笑声,她就这么心动了?

    唐悠悠回到房间,咬了咬手指,心里翻涌的情潮,令她没办法静下心来做事,所以,她只能去洗个澡来平复自己。

    洗了澡,吹干了长发,唐悠悠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脑,一搜就发现网络上有很多人在讨论季枭寒这一次的竞标事情。

    事关自己老公的事业,唐悠悠很认真的每一条都看了看,突然,她看到了一个经常出现在新闻上的名子,似乎这一次也总是被拿出来和季枭寒一起并议,那个人,就是以二十九岁当选的副总统凌墨锋。“

    凌墨锋?”唐悠悠喃喃着这个名子,为什么这上面的人说他和季枭寒明面上没有往来关系,可背地里,两个人有可能联系巅覆下一届的总统选届权呢?唐

    悠悠美眸睁大,有限的脑子,真的没办法将两个人的关系想清楚,总觉的商业和政治,都太复杂了,她根本就没办法看透彻。就

    在这时,卧室的门推开,季枭寒手里拽了一件西装外套走了进来。就

    像男模在走t台一样,走的慵懒又随性,唐悠悠一抬眸,看到他这样一副迷人模样,心尖又是一颤。“

    在看什么?”见她捧着一个电脑,窝在沙发上,长发披散在胸前,电脑屏幕上的光芒,映出她雪白精致的五官,季枭寒看了一眼,也莫名的心动了一下。

    “没……没什么,就随便看看!”仿佛是个偷吃了糖果被抓的小孩子,唐悠悠也不敢让季枭寒知道自己偷偷摸摸的在网上看他的消息。“

    随便看看?”季枭寒锐利的幽眸,明暗不定的闪了闪,随后,他将西装外套随意往床上一扔,迈着修长的腿,朝她走了过来:“有多随便?”唐悠悠看到他靠近,呼吸一滞,随后,就听到他不正经的询问,低沉的声线中,还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你才随便呢!”唐悠悠当然听出他话中意思了,立即白他一眼。“

    是,我承认,在你面前,我就是一个随便的男人!”季枭寒懒洋洋的往她身边一坐,故意挤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