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50章 望子成龙
 事件发生后,季枭寒的两名好友都第一时间打了电话过来关心此事,季枭寒也只能把事实的真象说的更清楚一些了,并且,解释了白依妍虽然是白真真亲生女儿,但从小却不是白真真亲手抚养,最近才相认的,慕时夜和洛赫宁这才清楚事情的起因了。

    季凛摇晃着杯中红酒,得意洋洋的看着窗外,正好此刻,雷电大作,乌黑盖顶,一场倾盆的大雨将至,不知道此刻身处风瀑旋涡的季家,又是怎样的一种光景呢?

    季尚清洗了澡出来,看到父亲嘴角那得意之色,冷淡开口:“果然是你的手笔,你这一招还真是阴毒无比,季越泽要彻夜难眠了吧。”

    “啧啧,怎么可以这样形容你父亲的杰作呢?我也只是觉的季家最近太平静了,总得找点事情让他们忙起来吧。”季凛一副受伤的表情。

    “季家的风云,从来都只有季枭寒来搅动,我怕你这一次搅的太大了,会把自己提前搭送进去。”季尚清冷笑一声,虽然言语冰冷,但还是关心季凛处境的。“

    我肯定不会栽在这件事情上面的,放心吧,我还有两张王牌呢!”季凛指的是季家二老,两个老人家对他倒是很关心,老爷子想着帮他重振事业,老太太想着帮他再建家庭,季凛总算是享受到了一些身为季家儿子的温暖感了。

    “爷他奶奶是一片好心,你不要再拿来利用,爸,如果你连亲情都变成了筹码的话,那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你了。”季尚清脸色一片铁青,黑沉着脸色讥嘲他。

    “什么叫利用?我难道不是他们的儿子吗?我只不过是拿一点属于我的好处罢了,并不过份!”季凛冷声反驳。“

    你要拿的是季家的管理大权,可不是一点!”季尚清勾唇冷笑。“

    好了,尚清,一定要用这种语气跟你爸爸说话吗?我们是父子,我所做的一切,将来都是你的,只有你才有资格继承我所有的一切,我没要求你一定要帮我什么,但你至少不要拖我的后腿和说这些风凉话好吗?”季凛的表情,瞬间就疲倦了下来,就仿佛自己在做一项大事业,自己的儿子却不认同,还处处作梗,令他心力交瘁。季

    尚清叹了口气,拿了车钥匙,转身要走。“

    尚清,爸爸想认真的跟你说一件事情,你赶紧去找一个女人吧,生下孩子,真的,孩子才是季家将来的希望,我不希望你最后对爱情失去信心又对生孩子不抱希望。”季凛一脸真诚的劝说他。季

    尚清讥笑一声:“你是让我在路边随便的抓一个女人生孩子?”“

    好女孩还是有很多的,你可以慢慢挑选!”季凛倒不会逼迫他。

    “你又想给我介绍哪家的千金小姐了?我事先说好,我要是看不上的,你就算再满意,我也不答应。”季尚清说完,直接把门一甩。

    “逆子!”季凛忍不住的骂了两个字。他

    突然好羡慕自己死去的大哥,他的死,激发出了季枭寒对生存的渴望,也让他迅速的成长变狠,这种磨练出来的斗志,绝对不是自己儿子所拥有的,难道,自己也该死了吗?如

    果自己的死,也能换取儿子的迅速成长,也能激发出他对事业的斗志力,那自己死了倒也值的,怕就怕,季枭寒是一个特例,而自己死,儿子照样安于现状的生活,说不定连眼泪都不会流一滴。“

    大哥,你生的好儿子呀,为什么你死了,我都还要嫉妒你,这辈子,我注定是摆脱不了你的,是吗?”季凛痛苦的喃喃着,刚才那一抹得意,也早就消失不见了。

    夜色下的小镇上,白依妍犹如石化一样坐在沙发上,刘小星和冷菲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表情许久都没有变化,忍不住担心她。而

    就在这个时候,刘小星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后,迅速交给白依妍:“是老板的电话,肯定是打给你的,你接一下!”

    白依妍低声说了一句谢谢,就拿着手机转身上楼去了。

    将手机贴在耳边,传来的是男人低沉温柔的声音:“你还好吧?”

    “我看到那篇报导了,到底是什么人写出这种令人发指的文章,他们根本就是故意扭曲事实,什么揭露真象,真象一件没有。”白依妍也是很悲伤的。

    “你不要相信那些话,这是有心人故意挑拔我们的关系的,你只要记住一点,你跟你母亲所作所为没有关系,你是你,她是她。”季越泽柔声安慰她,就怕她又会胡思乱想,做出更极端的事情。

    “事实不也是这样吗?我妈践踏道德的底线,我也是,你不要安慰我了,我其实早就接受这个事实了。”白依妍自嘲一笑,虽然那篇报导说她是被妈妈直接送给季越泽的,就是为了消除两家恩怨,可她觉的,如果她真的能在其中将关系缓和下来,别人怎么骂她,她也不在乎。可

    问题是,她的存在,直接变成了季越泽最大的牵连。“

    小妍,你不要这样好吗?我很心疼!”季越泽觉的白依妍才算是无妄之灾,一夜之间,人生彻底的改变,远逃国外,还被他派人找到,她已经做了一切远离的准备,却被他强行的捆绑回来了。“

    我答应你,不会在意的,你放心。”白依妍听出他声音里的颤意,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让他担心了,赶紧保证道。“

    那你也不会再逃了,对吗?”季越泽再问一句。

    “你都把两个人送过来了,我能逃去哪?”白依妍苦笑起来。

    “我是让她们过去陪伴你,照顾你的,你不要生她们的气!”季越泽干笑了两声,也觉的自己这一招阴险一些。

    “不,她们两个人很好,也很照顾我,的确,我之前太孤单了,现在,她们会陪着我去任何地方,有个伴,也真的是很好。”白依妍真的没有生气,她只是觉的季越泽太用心了,她很惭愧。“

    等这件事情消下去后,我会过去见你!我真的很想你了!”季越泽嗓音低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