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49章 风波再起
 自从白依妍的身边有了刘小星和冷菲的照顾,王鑫倒是没敢在大晚上的过来找她聊工作的事情了,其实,王鑫自己也清楚,自己跟白依妍之间是没有任何的可能性的。

    之前他还觉的自己说不定有机会,因为,传言季越泽和白依妍已经分手了,而白依妍一个人跑来国外隐姓埋名的生活,肯定也是感情不顺,心灰意冷,只需要感动她一下,说不定就能得到她的芳心。

    上次晚上送课本时撞见她和季越泽一起出现,王鑫的美梦就总算是清醒了,如今,学校里又来了一个刘小星搅局,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冷冰冰穿着皮裤皮衣一看就不好惹的冷菲,王鑫更没胆子肖想人家了。

    果然,有钱人的女人,并不是谁都有机会靠近的。

    王鑫难免内心生了恨怨,就感觉季越泽把这两个女人安排过来,就是为了防他的,这令他莫名的自卑,又莫名的受了打击。

    王鑫不由的阴暗的想着,白依妍不是来这里隐世吗?如果他把她的行踪暴露了,季越泽会有什么困扰吗?

    就在王鑫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季凛也正在想这件事。他

    总觉的白真真自首的这件事情没有闹大,季枭寒迟迟不让警方有动作,这令他很是烦躁不安。

    于是,他想找一个办法,把这件事情捅出来,让社会上的人来谴责白真真的恶毒行为,再让她名声毁尽,连她女儿的名声也要毁掉才行,毕竟,他可是听说季越泽对白依妍的感情已经很深了,两个人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分手,但白依妍名声不好,对他来说,应该也影响很大吧。

    季凛直接找到了一批记者,让他们写了这篇报导,关于白真真和白依妍母女的关系,以及白真真害死季枭寒父亲季楠的事情,写的真实详细,引人深思,而且,更透露出季越泽抛弃白依妍的原因就在于此。这

    篇报导传到了网络上,迅速的扩散了。什

    么豪门秘闻录,很多网友看了,都非常的震惊,更知道季枭寒的父亲死亡真像了,当年只是一场离奇的车祸,可如今扯出了白真真这个女人,大家一致认定,豪门生活太乱水太深,令人心寒。这

    篇报道是从早上开始传播的,到了中午,就被删的一干二净了。可

    是,删了并没有意义了,大家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就算网络上不再传了,可私底下,大家还是热烈的拿这件事情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季越泽踏入公司,就感受到气氛不一样了,所有人目光都惶恐的躲开他,可是,他就知道,公司上下,所有人都在道白依妍的母亲,做了他父亲的第三者,而他还愚蠢到把白依妍当成宝一样的捧在手心里。如

    今,最愚蠢可笑的人,是他了吧。

    报料者太过份了,不负责任的把事情的真象全部暴光出来,反而只拿捏了一些最引人猜疑的事件出来搅乱这一池混水。

    季枭寒已经打了电话给他,这件事情的始作佣者,肯定是季凛,因为,他肯定不甘心什么事情都不做,让季家悠闲过日的。季

    越泽有一种想要拿刀去找季凛的冲动,他想把那个阴险狡诈的人给乱刀砍死,竟然敢拿他和白依妍的感情来开玩笑。

    季越泽踏入电梯后,公司大厅所有人都又低头非议了起来。

    “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白依妍的母亲竟然是小三上位,而且,还是做了老板父亲的第三者,天啊,这信息量真的太大了,白依妍会不会是老板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呀,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一出很有看点的豪门大戏了,这要是让人写成剧本演出来,肯定得火。”

    “谁不要命了,还敢据实写剧本?你没看,刚才老板的脸色就像要杀人吗?我们还是少说两句吧。”

    “现在所有人都在聊这件事情,我们只要私底下聊聊,应该不会让他听到吧!”

    季越泽踏进办公室,心情烦闷到了极点,直接把桌上的一个摆设品给扫落在地上了,哐当一声,瓷器品碎落了一地,看着也触目惊心。“

    该死的混蛋,别落到我手里,哪怕你是我叔叔,我也要扒了你皮!”季越泽大掌紧紧的捏成了拳,恨不能直接打在季凛的脸上去。兰

    悦也看到了一则消息,她心痛之余,更担心的是小儿子的情绪。

    虽然老太太好像一点也不可怜白依妍的身世遭遇,可是,兰悦却始终觉的,小儿子对她深陷入深了,这段感情不是说能瞬间抹去的。此

    刻,事件被某些有心人士揭露出来,最受伤害的,就是季越泽了。老

    太太带着老花镜,把网络上的那篇报道看完了,冷哼了一声:“这些胡说八道的家伙,根本什么都不清楚,就胡写一通。”

    “妈,你别发火,消消气吧,我总觉的是有人故意写出来的。”兰悦端了一杯茶给她,生气的说道。

    “那当然是有人故意的,故意不让我们季家好受,一定要让枭寒去查一下,看看是哪些人在搬弄是非。”老太太果然是生气极了,季家的家事,只要季家人知道就行,传到外面去,那就是丢脸了。“

    枭寒肯定也在查的,妈,最近都好像没听小泽提白依妍的事情了,他们是真的分手了吧。”兰悦不由的感慨道。

    老太太神情一僵,想到上次她亲自去找白依妍的事情,没想到那个女孩子倒也有骨气,彻底的从她们的眼底下消失了。

    “什么真的假的,是一定要分手,白真真这么恶毒的女人,她的女儿虽然教育的不错,可始终是一个定时炸弹,我们季家的后代,可不能毁在她的手里了。”老太太最看重的就是传宗接代了,母亲行为人品不好,最能毁孩子了。兰

    悦轻叹了一口气,真希望这件事情赶紧平息下来,不然,季家又将被陷入更深的旋涡了。

    到底季家背后的那个仇人是谁?兰悦皱紧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