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32章 敌不过一句我想你
 白依妍喘均了气息,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烧的水已经开了,她转身,去把水倒进了保温壶里。季

    越泽看到她竟然转身去做她的事情了,还没有给他一句话就把他给忽略掉了吗?

    “白依妍,为什么要一句话不说就离开?”季越泽逼上前两步,把她困在了桌子的边沿,幽深的双眼,也紧紧的锁定她的表情。

    “季越泽,我们不吵架可以吗?你既然找到我了,那我也不逃了,至于我为什么要离开,原因很简单,我们可能不合适,爱情是美好的东西,可一旦变成了痛苦的束缚,强扯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呢?”白依妍平静以后,说的话也像是被她总结过很多次一样,没有了热烈的感觉。

    季越泽一双俊眸瞬间就睁大了,难于置信的仿佛要将她重新打量一遍。

    “你现在是要告诉我,你对爱情死心了吗?”季越泽冷笑讥讽。白

    依妍低垂着眸,良久,叹气道:“不死心又能怎么样?是要我看你和你奶奶闹决裂吗?”“

    这么说来,你离开,就是为了我呗!”季越泽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他伸手拿了旁边一个苹果,张嘴就啃下一口,懒洋洋的往她的小沙发上一坐:“白依妍,我有毒,你爱上了我,你这辈子都戒不了的,你会上瘾!”

    白依妍看着他这堂而皇之的坐在她的沙发上,一副他是主她是客的态度,她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你怎么找到我的?我已经转移了很多的地方才决定留在这里的。”白依妍觉的自己逃的够远了吧,行踪也还算隐密,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就找到了呢?“

    你还是别妄想再逃了,事不过三,如果你还继续折腾我,我可不会这么好说话了。”季越泽又继续啃他手里的红苹果,仿佛那是她的脸蛋一样,让他想恨恨的咬上几口才甘心,一边吃着,一边还不忘记要扬言警告她。白

    依妍转身拿了杯子,手顿了一下,又再拿了一个杯子,倒了几片茶叶进去,然后把烧开的水倒入,一下子就能看到茶叶从沸水中伸张开来,就仿佛被赋予了生命力一般,很美的画面。“

    我不打算逃了,我就在这里住着,远离是非,也很安静。”白依妍转过身来,面对着男人,神情里闪过一抹恬静的微笑。

    季越泽这才有心情去打量一下她住的这个地方,一室一厅,而且,空间真的特别小,还不如他家的一个衣帽间大呢。

    “如果你真的觉的住在这里能远离是非,那我就不抓你回去了,但是,你住在这种破地方,叫我怎么能放心?”季越泽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去,把他咬了一半的苹果放到她的嘴边。白

    依妍可没他那么邪恶,她抿着唇不动,男人一挑眉,不开心:“嫌弃我?”白

    依妍只好张嘴咬下一块,吃进了肚子里。

    男人脸色这才高兴了,绕着她这小房子打量了一圈:“啧,这是你们学校的待遇吗?这也太差了吧。”

    白依妍当然知道他浑身上下都是大少爷的脾气,挑惕也是他的性格之一。“

    我觉的住在这里很好了,离学校很近,旁边有超市,购物也方便,很适合我这种懒人过生活。”白依妍却并不觉的自己住在这里有多委屈寒酸,相反的,她已经渐渐适应了。季

    越泽幽眸一转,转到她的身上去:“单人床?那如果我要跟你一起睡的话,我岂不是半夜要掉下来?”白

    依妍俏脸莫名的红透了,这个男人怎么还想着这么邪恶的事情,真是服了他。

    “谁说你要在这里住下来的?你还是赶紧离开吧,这种地方也不适合你住!”白依妍俏脸生晕,低着声赶他走。

    季越泽却朝她一步一步的逼了过来,咬牙切齿,目光含恨:“白依妍,你真要这么冷漠无情吗?你不会以后都不想跟我在一起了吧。”

    “我就是这么打算的!”白依妍咬了咬唇,将脸侧开一边,不去跟他那双深沉迫人的眼睛对望。“

    谁给你提分手的权力?这场爱情游戏,从来都是我说了算的!”季越泽已经贴到她的身上来了,薄唇附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字的咬着牙根说出来。白

    依妍早就领教了他这威胁人的把戏了,以前她肯定要气闷一番的,可现在,她倒是觉的一切随他吧。“

    如果我还有资格跟你玩下去,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退出的,季越泽,你我都很清楚,这场游戏要结束了,既然是以玩家的身份在玩,那退出了,应该也不会觉的有什么损失吧。”白依妍自嘲的笑起来。

    季越泽没料到她竟然不恼怒了,反而还用一副坦然的语气跟他开玩笑。

    他顿时觉的没趣极了,高大的身躯往前又贴压了两下,他伸出了手,将她温柔的抱住,薄唇就抵在她的肩膀靠近颈项的位置,呼吸之间,热气都喷在她柔嫩的肌肤上了。

    “白依妍,我不分手,你听见了吗?死活也不分手!”他就像一个玩累了的大男孩一样,说着无赖的话,却叫人不讨厌他。“

    不分就不分吧,我们继续恋着,只是,你必须答应我,不要强迫我跟你回去!”白依妍真的没办法说狠话去伤害他了,她这一次,再抬手去抱住他,他没有推开她了,反而将她抱的更紧了一些。两

    个人就像久别重逢了一样,都彼此需要对方的关怀。

    “你一直在找我吗?”白依妍轻颤着问他。

    “是,一直在找你,我还去了你外婆的家里,你外婆精神状态还不错!”季越泽轻喃道。白

    依妍嘴角勾起笑意,眼眶却莫名的红了一圈:“还记得我之前说过要带你回去见她的话吗?没想到,你却一个人去了。”“

    这都要怪你,你应该早一点带我去的!”季越泽说着话的时候,大手已民经不规矩的往她的后背处游移了起来:“小妍,我想你了!”

    白依妍浑身一颤,仿佛听懂了他所说的那个想字,是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