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30章 同病相怜过
 连日来伪装的坚强,在唐悠悠的一句关怀询问下,瞬间变成了委屈。

    杨楚楚眼眶没来由的红了一圈:“悠悠姐,我记得你之前好像也被季老太太阻挠过你和季大哥的婚事,你是有什么办法感动老太太的?能不能教教我,我现在遇到和你一样的问题了。”唐

    悠悠美眸闪过一丝微讶:“你的意思是说,洛锦御的奶奶反对你们在一起吗?”

    “不是他奶奶,是他妈!”杨楚楚苦叹了一声。电

    梯到了,唐悠悠领着杨楚楚去了她的独立办公室,助理热情的送来了两杯热饮。唐

    悠悠看杨楚楚一脸郁闷的表情,想必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也一定很大。

    “那你跟我说说,她为什么要反对你们啊,我觉的你们不论外形还是性格上都很般配啊,一静一动,互补嘛!”唐悠悠端了菊花茶喝了一口,开始变成了八卦女了。

    杨楚楚点着脑袋,一副茫然的表情:“是啊,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我活泼开朗,洛锦御成稳沉闷,我们搭在一起,肯定会生活的很美满的,要怪就怪我年纪太小了点,还有就是……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

    原来是这个原因!”唐悠悠一下子就明白她的难处了,的确,有些家长是会挑惕对方的家庭情况的,一般单身家庭长大的,会让人以为性格有缺点,当然,这也不能以偏概全,很多单身家庭长大的孩子还更加的懂事优秀。

    “如果是嫌弃我长的不够漂亮,学识不够好,我还能通过自身的努力去改变一下,可她反对的两个原因,我都改变不了,我也想早两年出身呀,也希望自己的父亲不要抛弃我,又不是我愿意这样的!”杨楚楚内心满满的都是委屈,踩着她最痛的地方,说她不够好,这真的是一种最残忍的事情。

    唐悠悠伸手拿了一张纸巾递给她,温柔安慰道:“楚楚,你先别哭,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会觉的委屈无力的,你还是先把心态放平一些吧。”

    “我真的很爱他,真的很爱,我不能想像没有他在我身边的日子了!”杨楚楚越哭越伤心,积压了太久的悲伤,一下子找到了缺口,只想狠狠的大哭一场,发泄出来。

    唐悠悠已经能够理解两个深爱的人如果要面对离别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她曾经也经历过,那是比死还痛的事。她

    就没有再去劝杨楚楚了,就任着她哭了好一会儿,不停的给她递纸巾。

    终于,杨楚楚哭够了,她两个眼眶肿的跟桃子似的,继续拿纸巾去擦鼻涕,一边带着哭腔说道:“悠悠姐,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我真的好想哭,可是,我又一直忍着不能哭,在家里不能,在公司也不能,只有在你这里最放松了。”

    唐悠悠看着她这一副可怜模样,还真的有些心疼她了,温声笑道:“没事,哭一场对身体也有好处,你天天积压那么多的负能量,既伤心也伤身,我不笑话你,因为我曾经也像你这样,哭的毫无形象。”

    “悠悠姐,你真好,难怪季大哥会那么爱你,因为你真的是一个值得被人珍惜的好女人!”杨楚楚不由的感慨道。唐

    悠悠最听不惯别人这样夸她了,她难免有些脸热,轻笑道:“你也是一个好女孩呀,你别自暴自弃了,洛锦御是什么态度?”“

    他当然是站在中间,想要两边都讨好呀,我觉的让他也很为难。”杨楚楚是真的一点也不怪洛锦御,她现在生气更多的是气自己。“

    这的确会让他很为难的,一边是他的母亲,一边是他深爱的女人,换作是谁也为难!”唐悠悠突然想到之前季枭寒被夹在中间那种无力感,现在想来,还有些心疼他,然后再仔细的想一想,当时自己有没有作过头。

    “我怕是要凉了!”杨楚楚突然自嘲的笑了一声:“我怎么争也争不过他的母亲呀,洛锦御又是孝子,我也不想看到他为了我和她的母亲闹崩,这样,我们的相爱就不是让彼此更快乐美好,而是变成了灾难。”

    唐悠悠有些惊讶的看着杨楚楚,没想到小小年纪的她,竟然也看的这么透彻了,难道,真的是单身家庭的孩子更懂事?“

    楚楚,你不要这么悲观,你要相信你们还是会在一起的!”唐悠悠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了,她也帮不了她。“

    悠悠姐,我就是一直相信有希望,才一路坚持下来的啊,你不知道,我从上小学开始,就一直被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有些人还故意的跑到我的面前来现耀她有爸爸,而我没有,后来,上了初中,有人开始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了,说我是野种,骂我妈妈浪荡不自爱,那个时候,我每天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后来,我逃学的次数增多了,我妈被叫去了学校问话,然后,我缀学了,阴差阳错的我就进了娱乐圈。”杨楚楚回忆自己的童年往事,却仿佛没有了悲哀感,像是置身事外一样,在说别人的故事,可明明她才是故事的女主角。唐

    悠悠同情的望着她,替她的人生感到可惜。

    “我进剧组拍戏,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并不是和男主角的感情互动,而是一场我是一个人家的女儿,我受伤了,我的父亲替我暴打了那个坏人,给我做主,给我宠爱,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这就是有父亲的感觉,我终于体会到了,是真的很好!”杨楚楚靠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个抱枕,在说着她的故事时,她眼眶里还带着一抹泪意。

    唐悠悠的眼眶都不由的红了一圈,她从小的生活环境也不比杨楚楚好,她虽然有父亲,可是,她还有一个后妈呢。

    杨楚楚突然觉的自己扯的有些远了,赶紧笑了一声:“算了,不提那些丢人的事情了,悠悠姐,跟你聊了一会儿,我心情平静了许多,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先走一步了!”

    “好,那你自己保重!”唐悠悠起身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