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25章 他没有演戏
 后背传来的痛楚,并没有让季枭寒生气,他只是震惊的盯着季尚清的脸,看着他眼眶里那因为怒恨而泛起的泪,他呼吸没来由的一滞。“

    你还我妹妹的命来!”季尚清实在没办法忍受这种失去至亲的痛苦,看到季枭寒靠怔怔的站在那里,他恨怨十足的攥紧了拳头,对着他那张俊脸狠狠的打了一拳。“

    少爷……”陆清看到季枭寒挨了打,心脏一揪,瞬间就要过来挡住他,不让他再受伤害。“

    没事!”季枭寒抬手,擦了嘴角被打出的一抹血迹。

    陆清还从来没有看过谁有这种胆识,竟然可以打他家少爷,而且,少爷为什么没有生气?为什么没有叫保安上来把这个乱打乱骂的季尚清扔出公司去?

    季尚清却仿佛并没有发泄完怒火,又要上前去揪他的衣领,质问他干的好事,却没想到,季枭寒大掌将他用力一推,他毫无防备的也撞在墙壁处了,两个人目光含恨的互盯着。

    “你发够疯了吗?跟我到办公室去谈!”季枭寒冷冷的咬了咬牙根,转身就朝他的办公室走去了。季

    尚清呼吸急促,目光一片狠戾,还是跟着季枭寒进了他的办公室。他

    泄恨般的把办公室的让狠甩了一下,发出一声重响。

    季枭寒猛的转过身,目光如炬的盯着他的脸问:“到底怎么回事?季云宁出什么事情了?告诉我!”“

    呵,你还在装好人吗?季枭寒,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才是魔鬼!”季尚清被季凛忽悠过了,自然就把间接害死妹妹的凶手想像成了季枭寒,此刻,他又怎么愿意跟季枭寒平静说话呢?季

    枭寒简直要被他这不配合的表情给急疯了,他直接走过去,学着他刚才那样,狠狠的提起了他的衣襟,咬牙切齿:“跟我说实话!”

    “她死了,就在一个小时前,她出了严重的车祸,送到医院还没来得及抢救,就没了呼吸,季枭寒,你是不是一直都想她死?你现在该满意了吧,你的敌人,又倒下去了一个!”季尚清冷笑讥讽,将他提着他衣襟的手狠狠的推开:“如果让爷爷知道你这么有出息,不知道他老人家心里什么滋味。”“

    你不许拿爷爷来开玩笑!”季枭寒神情瞬间狠戾了起来,用手指着他的脸警告:“你要敢让爷爷受点刺激,我不放过你!”

    “呵,又当起了贤子孝孙,季枭寒,你可真是虚伪的让我敬配啊,云宁虽然跟我们季家没有血缘关系,但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人,她爱上你有错吗?你抛弃了她,冷落了她,她至死那一刻,也许都还在叫着你的名子。”季尚清此刻只想狠狠的,说最难听的话去打击季枭寒。季

    枭寒俊脸瞬间惨白了起来,他眼睛里的光芒在碎裂,他知道,季云宁虽然不是他亲手杀的,但绝对是因为他而死,是季凛吗?是

    不是他发现了什么,所以,为了杜绝后患,就设计把季云宁给杀死了。他

    是不是知道了她背叛他的事情了?季枭寒呼吸莫名的一滞,胸口也闷的发慌,最后的最后,他还是把季云宁给害死了。“

    我没有,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你别在这里乱说话!”季枭寒直到此刻才想到要为自己解释两句。

    “是,你没有亲手杀她,但你给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才会让她开车失控的,你敢说,你没有吗?”季尚清冷冷的发笑,觉的季枭寒这话说的太可笑了。

    “如果一个人的心里没有鬼,谁能给她造成心理压力,季尚清,你冷静一点,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她的死因,那你就好好的去调查一下,我怕结果会让你很惊喜!”季枭寒有着绝对的自信这件事情,跟季凛息息相关。“

    我当然要调查,你就等着吧,就算没有证据,你也要受到良心的谴责,这一世难安!”季尚清恨恨的咬牙说完,就打开门离去了。

    季枭寒紧绷着的神经,这才忪懈了,他有些无力的坐在沙发上,俊美的面容上,有着复杂的情绪。的

    确,他会有良心上的不安,季云宁好不容易改邪归正,想重头再活,可惜,命运就是这么的可笑,一个人变坏了,反而命长,变好人的时候,命运多舛了。

    季云宁的死讯,是在晚上的时候传到老太太耳边的,她受此打击,一病不起了。

    “又要让我这个老太婆白发人送黑发人,为什么会这样?可怜的丫头,奶奶还打算给你介绍好人家呢,你却先一步的走了,让奶奶怎么办?”老太太伏在床上伤心的哭了起来。兰

    悦和唐悠悠站在她的床边,不停的安慰着她。“

    奶奶,你别哭了,你也要保重身体!”唐悠悠对于季云宁突然离世的消息,也深感痛心,虽然之前跟季云宁有过不少的过节,可是,她也没想过要让她去死,如今,她真的离开了,所有的怨恨也都像是一笔勾消了一样。兰

    悦对季云宁的感情并不深厚,不过,也知道老太太一直当她是孙女一样的疼着,此刻失去了这样一位亲人,也难怪要伤心不己。

    “这件事情,不要跟你爷爷说,所有人都先不要说!”老太太擦干眼泪,悲声叮嘱。

    “放心吧,妈,我刚才跟枭寒谈过了,我们都不会说的!”兰悦立即点头劝道。“

    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可怜呐!”老太太望着窗外,一时感慨万千。

    “悠悠,人没了,你也不要再记恨之前的事情了。”老太太突然开口说道。

    唐悠悠像是被人擢中了心思,立即摇头道:“不会的,我早就放下了。”

    “好,你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好孩子,年轻人的爱恨情仇,我这个老太婆是不懂了,可再大的仇恨,生死面前,也是小事一桩,只可惜了,她还没有找到一个好人家呢!”老太太低头喃喃,眼泪的泪,又掉了下来。季

    云宁的后事,是季尚清一人在料理,季凛闷在房间里,许久都没出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