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24章 委屈背锅的他
 季凛被儿子训了一句后,还是感慨道:“这要怨谁?她太不惜命了,抢救吧,看她命大不大了。”

    “她一定不会有事的!”季尚清咬了咬牙根,一字一字说道。“

    但愿,我也希望她能够平安出来!”季凛仿佛累了,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去,紧闭着双眼,看似平静的表情,却还是布满了悲伤和痛苦。

    他觉的自己以前没有这么坏,也不愿意做大奸大恶的事情,自己的心一开始是好的,他年轻的时候,也可怜过路边的流浪汉,也拿面包喂过路边冻的瑟瑟发抖的小狗小猫,也曾经因为听闻哪家老人被子女抛弃而愤愤不平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的心越来越狭窄,越来越黑暗,越来越接受不了这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他

    走到今天这一步,他自认为是被这世间的不公平一步一步的逼着过来的,他没有一开始就对谁坏,没有非要害人不可,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手

    术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两名医生走了出来,摘下口罩的同时,也摇了摇头,表示遗撼。“

    不,不可能的,我妹妹一定还能活过来,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她,她不可能就这样没了的。”季尚清情绪很激动的抓住了医生的手,用力的摇晃着他,恳求着他们

    “真的很抱歉,我们尽全力了,可你妹妹伤的太严重了,我们还没有开始动手术,她就已经没有呼吸了。”医生也是一脸的悲沉难为,救人性命,是他们的天职所在,可是,当遇到这种事情,他们除了替家属感到悲伤,也无计再施了。

    季尚清的眼睛一秒就红了,眼泪在他眼眶里打了一圈,他狠狠的一拳砸在墙壁上,被这种无奈又无助的现实打败了。季

    凛紧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仿佛这个结果,就跟他所料的一样。“

    辛苦你们了,医生,我可以进去看看我的女儿吗?我想跟她做最后的告别!”季凛走过去问,声音悲伤要让人想要同情他。“

    可以!”医生点头了。季

    凛沉重的步伐踏了进去,眼眶最终还是红了,他站在手术台的面前,看着那张沾着血的年轻又苍白的脸,他伸手轻轻的抚了抚她的脸颊,低下头去,在已经失去生命的季云宁耳边低声喃喃:“云宁,原谅我,下辈子,找个好人家再投胎吧!”

    季尚清快步的冲了进去,看着毫无生气的妹妹,他打着转的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他双手撑在手术台上,眼眶猩红。“

    这么年轻,这么年轻就走了,呵,生命还真是脆弱不堪。”季尚清突然涌现出了很多的感慨,他哑着声音说,说着,却又觉的这样的命运真的太可笑了。季

    凛转过头来看着他:“尚清,你觉的你妹妹真的是自杀了吗?还是有人在逼迫她?“

    季尚清浑身突然冷颤了起来,难于置信的抬头盯住了父亲:“你在怀疑什么?难道是有人害她吗?”“

    你妹妹之前帮我设了一个局,不过,被人抓了包,她本来就紧张害怕的要死,如果有人让她的情绪失控了,她在那种情况下开快了车,发生车祸也再所难免的吧。”季凛冷笑起来,眼中恨怨闪过。

    “该死的季枭寒,真的是他在背后捣鬼吗?”季尚清恨的脸都铁青了。

    “算了,我们也没有证据,你妹妹就算没有这一劫,等待她的也是长达二三十年的牢狱之灾,你觉的,对于一个热爱自由的年轻女孩来说,那四堵高墙是不是会让她比死还难受?”季凛扯了一抹笑意,感叹着说道。季

    尚清浑身又是一震,冷意往上涌了过来,他铁青着脸色说道:“为什么季枭寒到现在也不动手,为什么?他是故意要给云宁制造心里压力的吗?”

    “有些人高明就在于攻入人心,现在看来,你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季凛说完后,就转身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云宁的后事,就交给你处理了,我实在痛心之极!”季

    尚清回过头去看父亲的背影,心绪一下子乱极了。

    “季枭寒,你害死了我妹妹,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季尚清恨恨的咬牙切齿,怨气横生。

    季尚清离开医院后,第一时间就开车去了帝王大厦找季枭寒了。

    他刚到大厅,没有登记就往电梯里闯了去。

    门卫虽然认出了他的身份,可是,他这样一副要杀人的表情,还是叫人担心的,上前去拦他:“季少爷,请问你是找季总的吗?请到前台……”

    “滚开!”季尚清怒火高涨,此刻谁要拦着他,他就要伸手过去掐死对方了。那

    名保卫还真被他这杀人的表情给吓住了,他赶紧让前台的人给季枭寒的助理陆清打电话报备一下。

    季尚清乘坐电梯直达到季枭寒的办公楼层,陆清已经站在电梯门口迎接他了。“

    季少爷,有什么事一定要用这种办法来……”

    “季枭寒在哪?让他出来见我,这个混蛋!”季尚清怒恨的咬着牙大吼。陆清看到他眼眶猩红,犹带着泪意,一时也怔住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能够让季尚清如此失去风度和理智。

    “你找我吗?”一道清冷无温的男声,在季尚清的左侧走廊传来。季

    尚清转过身一看,就看见季枭寒沉步朝他走了过来。

    “季枭寒,你该死!”季尚清猛的朝他冲了过去,下一秒,他的手就狠狠的揪住了季枭寒的衣襟,对着他咬牙切齿的怒骂:“你才是最该死的人,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我妹妹就算有罪,也罪不致死!”

    季枭寒原本是想将他一拳打开的,突然听到他的话后,浑身瞬间僵住,一双俊眸也死死的盯住了季尚清的脸:“你刚才说什么?谁死了?”他

    的声音,明显的发僵发紧,瞳孔也像是紧缩在了一起。

    “你少在这里演戏了,难道不是你把她逼死的吗?季枭寒,我爸说的没错,我不如你,打一出生,就处处不如你,我没有你这样高的演技!”季尚清恨恨的吼完,将季枭寒狠力一推。季

    枭寒后背撞在了墙壁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