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23章 这是背叛的下场
 看守所内,回国后的季越泽,来见白真真了,令人意外的是,她竟然比之前逃命时气色更好了,整个人也没有那么的枯瘦了。

    白真真神色平静的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摆放在桌面上,看上去老实又安份,这跟季越泽想像中那狐狸精的样子,倒是相去太远了。

    虽然白真真之前也认真的向他交代过真象,可季越泽还是会觉的白真真的本性是坏的,否则,又怎么会甘于被利用,而且,还真的让自己的父亲对她动了真感情。“

    白依妍逃走了!知道她会去哪吗?”季越泽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把白真真吓呆了,她放在桌上的手指瞬间因为震惊而捏紧。

    “什么时候的事情?小妍她为什么要逃?”事关女儿的事,白真真没办法镇静了。

    季越泽冷笑了一声:“我也想知道她为什么要逃,可能,是因为不希望看到你的下场吧。”

    白真真神情瞬间就痛苦极了,她突然痛恨的往自己的脸上狠狠的甩了两耳光,打的又重又响亮。

    季越泽俊眸微微一滞,显然没料到她竟然会自责到自残的地步。“

    够了!”白真真仿佛还觉的不能原谅自己,又想伸手再甩两巴掌,季越泽却一声低喝:“你现在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我来,不是问你的罪,我只是想知道,你对她那么了解,知不知道她有可能会去的地方?”白

    真真这才停止了自残的行为,神情布满着痛苦:“我以前会带她出国玩,去过几个地方,不知道她会不会去那里。”“

    把地址写给我!”季越泽把纸和笔给了她。白

    真真认真的回想了一下,就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地址:“你要去找她回来吗?”“

    我只想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季越泽说完,就拿了那张纸,起身,冷着脸离开了。白

    真真吓的差一点就从椅子上摔下来了,随后,她急急的想要追出去跟季越泽再多说几句话,却被两旁守着的女警用力的摁住了:“白真真,你不能出去。”

    “我就只想跟他再说几句话,  我不会逃的!”白真真无力的解释道。“

    不行,季二少已经离开了!”两名女警并不容情。季

    越泽出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地址,有几个是有名的风景胜地,还有几个是默默无名的小地方,不过,季越泽会派人过去,一个一个的找一遍的。就

    算他现在不会再亲自出国去找她,但只要找到她的行踪,只要确定她现在生活的很安全,他再等上一段时间又如何?季

    云宁开着车,从居住的小区内出发,她约了几个朋友出去吃饭。她

    现在的生活没有以前那么的丰富了,虽然她没有被迫去跟那个王昆见面,但是,曾经的恶梦,依然每天晚上都会来找她,揪着她的灵魂,让她在梦里偿尽痛苦恶心滋味。所

    以,每一天醒过来,她就会去浴室洗个澡,才会觉的这一天是新生的,而不会被过去弄脏。季

    云宁一边开车,一边联系着朋友,戴着蓝牙耳机,正认真的接听着电话。突

    然,她感觉左侧有一辆车正快速的朝着自己撞过来,吓的她手一颤,猛的踩下油门前往狂奔而去。身

    后那辆越野车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针对她的,看到她加速了油门,自然也疯狂的提速追过来。

    季云宁的心脏揪紧了,她心里不停的想着,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她把车子抬高了速度后,眼看着前方竟然汇聚了不少的行人。

    她吓的心脏一缩,猛的想踩刹车减速,却在这个时候,她惊恐的发现,踩下去的那一脚,竟然是松的,刹车竟然失灵了。

    “不…不不不,让开,快让开呀!”季云宁吓的尖叫起来,可前方却是绿灯,行人正在过马路,季云宁的车子突然间就失控了,她把方向盘猛的一打,撞在了其中一辆车上,擦了过去,然后就翻向了旁边一护栏处,厚重的车身挤压着变型的护栏还一直往下滚去。

    季云宁在车子飞起的那一瞬间,绝望的闭紧了双眼,死亡来的太快了,给她想要念出所爱之人的时间都没有,就感觉身子被剧烈的扭曲了一下,紧接着,是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这

    一场车祸,把现场所有的路人都吓的呆住了,看着滚落在护栏外面的那一辆变型的跑车,一时缓不过神来。路

    边有站岗的交警,看到这场事故后,急急的跑过来,拿手机打了急救电话。

    季云宁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抛向了高空,仅剩下的一点点意识里,还能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子。是

    谁在叫她?

    季云宁想要听清楚那个声音,却又感觉好困难,好累,也痛死了。季

    尚清是被第一个通知到的,他急急赶到医院的时候,刚好就是季云宁被从救护车上抬下来的那一刻,他冲了过去,看着浑身染着血的季云宁,他惊呆了,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子,想要让她清醒过来,可惜,她只是颤抖的抬了抬眼皮,就再没有任何的反映了。“

    不,怎么会这样?”季尚清被挡在了抢救室的门外,他怔怔的喃喃着,还不能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

    半个小时后,季凛也过来了,他神情说不上是悲伤还是痛苦,他站在季尚清的身边,目光盯着那手术门上的灯火。“

    是谁撞了她,知道吗?”季凛问季尚清。

    “交警说是她自己开车太快了,为规避行人,撞向别人的车子后,翻了车!”刚才季尚清接到交警部门的电话了,因为现场有交警在站岗,目睹了这一幕,他认定的就是季云宁的车子开的太快,急刹不住车,导致了这一场交通事故。“

    这丫头,我早就叮嘱过她,就算车好,也不能太得意了。”季凛悲伤的嘲笑了一声,只是,他的话意,却远不止表面上这么简单。

    季尚清侧过头来看着他:“云宁都快没命了,你能不能别说这种风谅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