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18章 这算不算是惊喜?
 鲜花铺就的长廊,浪漫极了,旁边搭起的礼台上是特别邀请过来的专业演奏家,小提琴悠扬的曲调,搭配着轻快悦耳的钢琴,让人如痴如醉。各

    家的长辈已经坐在了礼台两旁的位置处,兰若娜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那么免强了,毕竟,自己的女儿能够嫁进洛家,接下这门亲事,也是很难得的,当初她怕女儿太过强势找不到心满意足的男人,可现在,她这担心是多余了,她不仅吸引了一个年纪比她小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这么的高大俊帅,优秀出色。

    坐在兰若娜身边的是慕琳的父亲慕承平,他神情也有着激动和喜色,不过,当他和兰若娜对望的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却有些僵硬了。兰

    若娜表情也一下子就灰暗了起来,她的手指下意识的去捏紧了自己的礼裙,她觉的,身边这个男人是真的不爱自己了吧,连跟她对望都显的如此僵硬,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

    兰若娜的心莫名的痛了起来,犹如被针扎进去了。“

    我以为你不会来!”兰若娜讥讽了一句,因为,慕承平也是刚刚才回来的。“

    女儿的婚礼,我怎么会不来?”慕承平沉着声回答。

    “我以为你早就不要我们这个家了,你的研究成果才是最重要的。”兰若娜神情莫名的悲伤委屈了起来。

    慕承平的脸色也闪过一抹痛楚,他沉默了许久才答:“我其实一直都很想回来的,可是,每一次回来,就会让你对我有更深的怨气,我已经害怕回来了!”“

    呵,这个理由还真充分!”兰若娜嘲意更浓。

    “不要在女儿的婚礼上争吵,她会伤心的。”慕承平不想再跟她聊下去,他们夫妻就是这样,三句不合就会吵起来,这就是为什么夫妻关系一直僵硬冷淡。“

    慕承平,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兰若娜眼眶莫名的一红,泪水在她的眶子里打着转。

    慕承平语气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当然没有!”

    “这是你的实话吗?”兰若娜根本不相信他,分开了这么多年,他真的没有别的女人吗?谁又会信呢?“

    没错,这就是我的实话!”慕承平想都没想就答了她一句。

    “那好,如果……如果我恳求你申请调回来,你愿意吗?”兰若娜最终还是相信了他,并且,她也决定放下女人的骄傲和尊严,去恳求自己的老公不要再离开了。慕

    承平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显然,突然听到这番话,他有些难于置信。

    “以前,我太骄傲了,总不把你当一回事,是我错了,我原来没有那么坚强独立,别人有老公陪着散步,我却连大门都不敢踏出,我好羡慕他们。”兰若娜的声音越来越悲酸,仿佛忍受了太多,积压了太久,此刻说出来,倒不觉的会丢脸,反而像是轻松了,解脱了一般。慕

    承平转过头来,看着她眼眶里打着转不肯落下的泪,他轻叹了一口气,伸手过去,握住了兰若娜的僵硬的手指:“如果你早几年肯这样跟我说话,我又何必一个人逃去那么远的地方生活?我还以为,你瞧不起我,不再爱我了。”“

    如果我不爱你,我为什么要嫁给你?还给你生儿育女?我脑子又没进水。”兰若娜突然破涕为笑,内心一下子就涌现了一抹的安心,就仿佛自己伸出去的一只手,被人紧紧的握住了,这种感觉,踏实极了。

    “那你以后不要再埋怨我了,我们也都老了,好好生活吧。”慕承平也不想再一个人奔波在外了,他也想念这个家,想念刚出生不久的小孙女,马上,女儿的孩子也会出生,他也羡慕别人能够陪在子女的身边,给他们带孩子的生活。

    兰若娜没想到自己鼓起勇气服个软,回报给她的竟然是一段真挚的感情,她整个人有些呆住了。

    “好,不埋怨了!”兰若娜突在娇羞的像是一个刚嫁人的少妇一般,低着的脸,羞红了一片。洛

    家的父母也坐在其中,他们的生活却比兰若娜要幸福许多,夫唱妇随已经很多年了,感情坚固到可以扔下两个儿子搬到国外去安度晚年,所以说,洛赫宁的成长,完全就是洛锦御在给他带路,父母直接就把兄弟两个扔弃一边不管了,当然,身为男人,也不会过度的依赖父母,洛家两兄弟,早就有这个自觉了。

    就在这个时候,主持人已经在台上宣布婚礼正式开场了。

    慕时夜抱着女儿坐在最前排的位置,突然,他俊脸一愕,赶紧伸手抓握了一下裴安欣的手臂:“快告诉我,我眼睛没花,我爸牵着我妈的手吗?”裴

    安欣经他的提醒,突然就朝着兰若娜的方向看过去,然后也一脸的惊疑:“你没眼花,是真的,两个人在牵手呢。”

    “什么情况?”慕时夜简直不敢置信,他还担心爸妈会在姐姐的婚礼上大吵一顿,然后不欢而散呢,这会儿,怎么非但没吵起来,还牵紧了手。“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你难道没看出来,你爸还是很爱你妈吗?”身为旁观者的裴安欣,却是一眼就发现了慕父对兰若娜其实有很深的感情,这种感情虽然被他刻意藏了起来,可是,偶尔的眼神流露,却是掩不住的。“

    真的?我怎么没发现?我总觉的他们是三世仇人!”慕时夜俊脸仍然惊呆的表情,可能是太久没有看见过父母恩爱的样子吧,此刻一见,不像是惊喜,反而像是惊吓了他。裴

    安欣捂嘴偷笑起来:“你怎么可以这样想自己的父母呢?”“

    本来就是嘛,我可是从小看他们吵架长大的。”慕时夜耸耸肩膀,无一脸无奈的说道。

    “好了,他们感情好了,不是更好吗?你别想太多了!”裴安欣知道从小的家庭环境,让慕时夜对爱情一直持怀疑的态度,当年她主动追求他的时候,就被他这种情绪虐的不要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