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10章 还是担心她
 犹如被一语惊醒梦中人,季越泽怅然若失的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

    看着这座陌生的城市,燥动不安的内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的确,大哥的话很犀利,一针见血,指出了他和白依妍之间最关键的一件事情。

    他们不是不相爱了,也不是一定要把分手讲出来,而是需要时间,需要时间去沉淀这份沉重的感情,也需要时间来证明和考验。季

    越泽薄唇轻扬了一下,俊美的面容上有着一抹释然的笑意。

    他不相信白依妍离开就是不爱他了,相反的,他反而觉的,这个女人就是因为太爱自己了,所以才忍着痛苦离开他的。

    只是,太傻了!季

    越泽大掌蓦然的紧握成拳,对于这种又傻又笨的女人,等到他找到她的那一刻,她就再也逃不掉了,他也不会再给她机会逃了,不给他生个一儿一女,这件事情是没完的。季

    越泽的心总算是落回了平处,他转身,高大修长的身影消失在浴室的门口。几

    分钟后,他出来,精神恢复了一些,换了一套衣服,就去找他的两名助理了。跟

    着他连日来的奔赴劳累,几名工作人员也是累的够呛的,早餐都没吃,就只想抓紧时间多睡一会儿觉,就怕接下来想睡的时间都没有。

    季越泽去敲门,把他们惊醒,坐起来,面面相觑了一眼,无力叹气,又来了!“

    老板!”虽然强撑着精神,但看到季越泽那张冰山脸,还是必恭必敬的。

    “这几天辛苦你们了,走吧,我请你们吃午饭!”季越泽淡着语气开口说道。“

    啊……”这几名工作人员一脸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老板过来找他们,不是要继续去寻找白依妍吗?怎么突然提出要请他们吃午饭了?“

    还愣着干什么?给你们十分钟,我在楼下大厅等你们,如果规定时间没下来……”

    “老板,放心,马上就下去!”那几名工作人员一脸焦急的答完,就动手换衣服洗漱了。

    这简直就跟盒饭加了鸡腿一样,令人兴奋感动到想哭一场。季

    越泽坐在一楼的沙发上,手指轻轻的敲着椅扶,目光静止似的盯着某一个方向,内心突然间平静了许多。只

    是,那个女人独身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能不能照顾好自己?会不会遇到坏人?接下来,他开始担心的就是她的安全出行问题了。反

    正,现在找不找她,能不能见面,对季越泽来说,不再强求了。

    几名工作人员争先恐后的站在他的面前。

    “老板,中午吃什么呀?”有人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一听到吃饭,自然是两眼冒精光了。

    “大餐!”季越泽当然要好好的犒劳一下这帮跟着他日夜不停的好下属了。

    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惊喜的,但同时又是惊讶的,因为,前两天老板还一副狂燥愤怒的神情,怎么这会儿就像风停雨息了一般,整个人都变正常了?好

    让人摸不着头脑哦!

    “老板,我们吃了饭之后,是不是要继续找人啊?”其中一个助理大着胆着问出所有人的疑问。

    “我不打算找下去了,不过,你们时刻给我关注着这座城市有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故。”季越泽优雅的整了整自己的衣襟,迈步往外走去。

    “什么危险事故啊?能不能说个具体点的?”助理此刻大脑还是蒙的。

    “就是有没有女人被杀害,有没有女人被……算了,你们给我联系一下这边的媒体机构,让他们帮着留意这些事故就行。”季越泽不想再探讨这个问题了,不说就不会去想,他也不敢想像那些可怕的事情。几

    名工作人员总算是听懂了他的话,看来,老板是放弃找白依妍了,但是,也很担心她会不会出意外事故,说到底,老板还是关心这个女人的。

    白依妍的命还真是好啊,能够有人为她牵肠挂肚的担忧,她几世修来的福气?季

    越泽请了工作人员吃完了午饭后,就决定订机票回国了。“

    在前往机场的车上,季越泽拿着平板电脑看了看今天唐雪柔在他公司门前闹事的视频,俊眸瞬间冷沉一片。

    “这个女人怎么没有被抓进去坐牢?”季越泽想到她策划了一起车祸事故,陷些让大哥失去了唐悠悠,他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碎尸万段,竟然还敢跑到他公司门前来闹事,嫌命太长了。

    “老板,你觉的这会不会是星云找过来故意来丢我们公司脸的?”助理在一旁猜疑着问。“

    星云还真是一刻也不消停,如果真的跟他们有关系,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季越泽冷哼,冷眸闪过一抹戾气。

    “上次杨楚楚的事情,就是星云找人给暴光的,我看这一次他们是踢到铁板了,得罪了洛锦御,他们肯定也没好果子吃吧。”助理在一旁辛灾乐祸的笑起来。

    “希望洛锦御能给他们一点教训吧,省得他们每天把自己当一颗葱,作来作去的。”季越泽此刻还想再睡一会儿,纷纷扰扰的事情,先抛去脑后,他还想静静的回想一番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点滴滋味。此

    刻,白依妍站在一家小学门前,这是国外的一家私人机构,她看到门前有告示,在找短期的助教,她想去试一试,反正,她现在没有一个落脚点,能够有一份工作,她也更能在这边生活下去。接

    待她的竟然是和她来自同一个国家的人,一个年轻的带着眼镜的男人。“

    你是白依妍?”那个男人看到她,一脸惊讶的表情。白

    依妍瞬间就像被人撕了面具,暴露在阳光底下,她慌乱的想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你不是要来应聘我们学校的助教吗?你难道不想试一试再走?”那个眼镜男人立即喊住了她。白

    依妍这才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他:“如果……你不把我的行踪透露出去,我就考虑一下!”

    “你有什么苦忠?可以跟我说一说,我其实也是留学生,我也许能帮你!”那个年轻男人立即诚恳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