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09章 时间冲不走你的感情
 唐悠悠的目光盯着屏幕,突然看到屏幕上出现了唐雪柔的身影,她神情一怔。

    这段视频刚好是唐有康和孟丽娟赶过来的时候录的,把刚才在白羽集团门前发生的所有事实都记录下来了。

    “呵,唐雪柔怎么会去那里?”唐悠悠看完之后,并没有一丝的痛快感,不过,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见过康有康打唐雪柔,反而她做错事挨打的机会更多,如今,她终于看到康有康打了她,心里却并不开心,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

    刘夕看着,心情也沉重了起来,嘲道:“没想到唐雪柔是这种结局,也许连她自己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所有人的笑料吧。”

    “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结局。”唐悠悠低叹了一口气:“我曾经恨过他们一家人,可我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改名子,就是因为我这个名子是我死去的养母给我取的,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哪怕我现在认了亲生父亲,我也不愿意改掉这个名子。”“

    悠悠,你重情重义,是个好孩子,你母亲泉下有知,也肯定很欣慰的。”刘夕也不由的怀念起了自己去逝的好朋友,替她安慰唐悠悠。“

    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让她欣慰,唐有康来求我帮他的忙,我拒绝了,我这样做,会不会太冷酷无情,他们一家已经变成这样子了,我实在嘲笑不起来了。”唐悠悠低喃着说,神情一片复杂。

    “好了,悠悠,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很正常的,他们一家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吧,如果他们连自己眼前下难关都过不去,你帮了他们也没用啊,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别让他们变成吸血鬼,甩不掉的。”刘夕私心是不希望唐悠悠再沾惹这极品的一家人,她倒是宁愿唐悠悠无情一次。“

    我知道,我也不想再跟他们有任何的联系了!”唐悠悠也有自己的决定。

    季枭寒当然也看到了唐雪柔去弟弟公司闹事的视频,是陆清给他看的。

    季枭寒因为这件事情,毕竟跟自己当年强行把唐雪柔塞进他公司有关系,于是,他就打了一个电话给季越泽,想跟他谈一谈这件事情。

    手机接通了,季越泽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哥,有事吗?”

    “唐雪柔去你公司门前闹事的事情,你知道吗?”季枭寒开口询问。

    “她去闹什么事?我还在睡觉,没关注!”季越泽声音仍然听上去很疲倦。

    “这都大中午了,你怎么还在睡,不是说公司最近要洗牌,你忙的焦头烂额吗?怎么还这么放纵自己睡懒觉?”季枭寒不由的笑起来,把他当成慵懒随性了。“

    哥,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季越泽已经在d国待了两天了,大街小巷,他全部都找遍了,他觉的白依妍有可能去的地方,也都找了,甚至还找了d国的很多朋友帮忙,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他真的要疯掉了。所

    以,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求助大哥了,知道他的势力更广,可以延伸到的机构也很多,查一下白依妍登记入住的酒店,肯定是可以办到的。“

    出什么事情了?”季枭寒一听弟弟这语气不对劲,神情瞬间凝重了起来。

    “白依妍跑了!”季越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也在自嘲的笑着。“

    什么意思?跑去哪了?”季枭寒一时没听懂弟弟这句话,皱紧了眉宇,追问了一句。“

    就是跑到国外来了,然后,不知所踪,电话关机,我前天过来的,找了她两天两夜了,还是没找到她人,哥,我快要疯了,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感觉要抓狂了,这个女人她要逼疯我了。”季越泽此刻的情绪接近奔溃的边沿了,他觉的如果现在找到白依妍,他上前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掐死她,再把她人工呼吸抢救一番。季

    枭寒总算是听懂他的话意了,俊美的面容僵了僵,低沉着声说道:“你别着急,冷静一下,仔细跟我讲讲这件事情。”“

    哥,一定是奶奶找过她谈话,然后让她离开,这个笨蛋就真的牺牲小我,成全奶奶的心愿了,她真是笨到无可救药,我跟她保证过,我一定不会跟她分手的,我一定会让这件事情有一个好的结果的,可她竟然不相信我,她还是偷偷的跑了,我知道这件事已经过去两天了,哥,女人的心,怎么说变就变?一点预兆都没有,我真是搞不懂她们这种生物了。”季越泽越说越激动,越像要抓狂似的。

    “她肯定不想让你为难,她就做了一个选择。”季枭寒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帮他分析原因。

    “我当然知道,可她凭什么做这种选择,她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季越泽气极怒极,可是,也痛苦极了。“

    小泽,如果她有意躲着你,你觉的你真的找得到她吗?好吧,就算我愿意帮你不计代价的去找她,那然后呢?找到她,劝她回来,跟你好好生活吗?”季枭寒觉的弟弟可能钻在一个牛角尖上出不来了,这个时候,他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只想见到白依妍,可是,见到了之后呢?

    季越泽满心的激狂,瞬间就像被浇了一桶的冰水似的,他整个人都僵住了,神情有片刻的木然。

    “哥,你是说……我跟她真的要分手吗?”良久,季越泽干涩着声音问他,他仿佛一个不会思考的孩子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需要有人给他回答。

    “不,我没这样说,我只是觉的,你跟她也许真的需要一个冷静期,如果你们的爱情足够的牢固,坚定,时间算什么?它也冲不散你们彼此的狂热和爱恋的,小泽,大哥不想看到你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样子,爷爷奶奶,也不想的!”季枭寒并不想打击弟弟这一份对爱情的执着和狂烈,可是,做为兄长,他有义务去劝他选择一个更好的生活方式。

    “我知道了,哥,我现在回去!”季越泽仿佛被一拳打醒了,声音恢复了一点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