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007章 画不出你的样子
 陆轩辰从小区里走出来的时候,黑色衬衫上那一片白色的奶渍非常的明显,经纪人和助理都傻眼了,气急道:“是不是那个女人又对你做了什么?轩辰,她也太泼辣了吧,怎么总是对你动手啊。”

    陆轩辰没有刚才那么焦燥了,他直接坐进了车内,然后动手脱衣服,助理也眼急手快的给他递了干净的衣服过来。“

    我们走吧!”陆轩辰神情像平静了不少。

    “可是……就这样走了?让那个女人欺负了,就这样一走了之,我们会不会太……”“

    我说走就走,不要说那么多!”陆轩辰穿上衣服的时候,正好盯着小区的门口,看到那一辆白色的轿车驶了出来,他眸色眯了眯,盯着那车子一路驶远了。

    经纪人只好坐上车,对司机挥手:“赶紧走吧,好晚了,还没吃晚饭呢。”

    刚才停顿了一下,陆轩辰又继续将没有扯下来的毛衣给整理好了。

    如果说他觉的毛荣荣是一个不讲道理的野蛮女人,可这个顽固的女人却又在行善意之事,他还能说她的不好吗?

    夜色深深,唐悠悠正靠在沙发上,手里的铅笔在绘本上刷刷落下。她

    动作很灵巧,纤长的手指,握笔的姿势也十分的漂亮。

    突然,卧室的门被推开,男人笔直挺拔的身躯迈步进来。唐

    悠悠看到他,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只眼眸含笑的朝他开口:“回来啦?吃晚饭了吗?”“

    吃过了,你怎么还没睡?”季枭寒眸底也染着温柔笑意,嘴上说着关心,但内心却是感动的,他习惯了回到家,看到她坐在沙发上等他的样子,虽然这样有些私心,但是,这就是他幸福的来源。

    “本来是想睡的,可躺下去,又睡不着,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习惯一个人睡了。”唐悠悠鼓着腮帮子去吹划错的一笔,又用橡皮擦擦了擦。

    男人伸手,优雅的解开了西装外套,把外套拎着,走到她旁边,随手搭在沙发靠背处,高大的身躯弯了下来,一只手撑在椅扶上,一只手却是搂在她的纤细处:“在画什么?”“

    画的是你呀?”唐悠悠这才把自己的作品展示给他看:“可惜呀,我一直画不好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太好看了,里面的光芒太耀眼,我每次画,都画的好呆板!”

    男人伸手拿过她画的画像,失声低笑起来:“我有这么帅吗?而且,你是不是偷工减料了?你把我的头发画的太短了一些!”“

    有吗?”唐悠悠立即就脱了鞋子站到沙发上去了,因为这样的高度,才能和男人一起平视着那张画。“

    不错,很传神,看来,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是越来越深刻了!”男人不吝赞美她。

    唐悠悠嘴角抿起,笑意十足:“对,这就是我心中的你,可惜,你的眼睛画的不好看。”

    “那是因为你没有认真仔细的看过我的眼睛!”男人略不悦的撇了一下薄唇。

    “那我现在可以好好看看吗?”唐悠悠羞红了俏脸,目光带着羞涩朝他望过去。

    男人幽眸一转,就跟她的目光缠上了。如

    此深情对望,唐悠悠实在招架不住了,男人的眼睛真好看,深幽不见底,而且,透着神秘莫测的光彩,像旋涡似的,会将人卷进去。

    “不行,我不能跟你大眼瞪小眼!”唐悠悠噗哧一声,捂嘴偷笑起来,感觉两个人对望的样子傻透了。

    男人却一脸深情的继续看着她,轻柔道:“不是想记住我这双眼睛吗?如果你不好好的看一看,怎么记得住?”

    “不,其实我记住了,可你眼睛里的光芒总是在变,我的笔是死的,怎么能描绘出来你眼里的风光呢?”唐悠悠只能认输了,她永远也画不出他眼睛里的璀璨夺目。

    季枭寒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然后又情不自禁的拧了一把:“好了,不要为难自己了,画不好就不要画了,别钻牛角尖,早点休息才是要紧的事。”

    “嗯,你去洗澡吧,我在床上等着你!”唐悠悠说完,就要跳下沙发去找鞋子穿。可

    没想到,男人长臂一伸,将她膝弯一抄,她整个人就被他公主抱在怀里了。

    “啊!”猝不及防撞入他的怀里,唐悠悠吓的赶紧伸手搂住了他的颈脖,一脸惊吓后的笑意:“你干嘛?”

    “我想抱抱你!”季枭寒毫不避讳让她知道自己内心所想。

    唐悠悠俏脸红了起来:“我们都结婚这么久了,你怎么还喜欢这样?好难为情。”“

    难道结婚了,就不允许这样抱了吗?”男人微微一挑眉,不悦道:“那我还结婚干什么?”

    唐悠悠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了,可是,要解释起来,又显的自己太傻气了。

    只好就任他抱着,男人不仅要抱,还要弯腰过来,在她的额头处亲一口:“悠悠,最近没有带你出去玩,你会不会觉的无聊?”

    “不会呀,我又不想去哪里玩,不过,两个小家伙倒是吵着闹着要出门玩!”唐悠悠轻笑不止,想到女儿那嘟起小嘴巴来卖萌的样子,就觉的好玩极了。“

    这几天让妈不要带他们出去,很危险,而且,孩子上学放学接送这方面,我也会加派人手。”季枭寒听到孩子两个字,俊脸一下子就沉重了起来。

    “怎么啦?”唐悠悠的心也咯噔了一下,感觉有大事发生。“

    我从季凛那边得到消息,他有可能会对孩子们下手,所以,必须做好防范措施!”“

    什么?”唐悠悠吓的脸色都白透了,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嗓音发抖:“他怎么可以对孩子动手?他简直太可怕了。”“

    他可能把这个办法当成是他最后的底牌,幸好我事先了解到了,否则,后果才会更加不堪设想,你别担心,目前他还不敢这样做!”季枭寒看着她吓蒙的样子,真后悔把这件事情说给她听,可是,如果不提醒她,他也不能心安。

    “你一定要保护好孩子,也一定要防住你叔叔,孩子们不能出事。”唐悠悠此刻满心的担惊受怕,孩子哪怕受点小伤,都跟要命了一样疼。

    “放心,不会发生意外的,相信我!”男人低眸,凝着她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