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96章 气疯了他
 拿到了白婉清的手机号码,季越泽第一时间拔了过去。白

    婉清温柔的声音响起:“喂,哪位?”“

    伯母,是我,季越泽!”他声音沉沉的响起。

    白婉清倒抽了一口凉意,可能是因为心虚,这种慌乱是本能的。

    “伯母,白依妍到底在哪?我见到你母亲了,但她说白依妍根本没回来过,你是不是知道她在哪?”季越泽的声音带着一丝咄咄逼人。

    白婉清本来就不是一个强势的女人,被季越泽这样一问,她头都大了。

    “季少爷,其实,我也不知道小妍去哪了,她没跟我打过招呼。”白婉清不是白真真,肚子里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的东西,此刻,她却不知道她这样的回答,已经告诉季越泽答案了。

    “是吗?是你不知道,还是要替她瞒着?你就不担心她再一次被坏人绑架,生死不明吗?”季越泽声音更加激动了一些。

    听到这里,白婉清脑袋一炸,她整个人更加的惊慌了起来。

    “季少爷,没有这么危险吧,这世上还是好人多些,小妍不可能这么倒霉又被人绑架吧!”白婉清也开始焦急担心起来,但还抱着一点侥幸。

    “白真真得罪的人,现在知道她是白真真的女儿后,全部都会把旧帐算到她的头上去,伯母,她好歹是你养大的孩子,你就不担心吗?”季越泽已经肯定白婉清是知情者了,更加步步紧逼。

    白婉清已经无计可施了,只好气叹一声:“好吧,照你这样说,我还真的担心她,她已经走了,她说让你不要去找她。”季

    越泽神色一僵,嗓音发沉:“走了是什么意思?她走去哪了?”“

    她出国去了,前天上午走的,我不知道她具体坐的哪趟飞机,又去了哪里,她都没跟我说,只说让我想办法拖你几天。”白婉清此刻什么底都交代了,与其让白依妍身处危险之中,还不如让她回来继续面对和季越泽的这段感情。生

    死是大事,其余的都是小事,什么感情的结都能解开的。

    “伯母,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她为什么要走?她这辈子都不想见我了吗?”季越泽的情绪瞬间就奔溃了,还从来没有哪件事情能够一下子就乱透他的心的,令他浑身僵冷,嗓音发颤。“

    我看她就是这个意思吧!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她走的很坚决,我劝过她的,可劝不住她,季少爷,你们的事,我也知道了,你们想要在一起,真的太难了!”白婉清突然带着一抹哭腔,想到白依妍感情的路走的这么艰难,她真的很心疼她。“

    她还真敢这么做。”季越泽说完这句话后,就直接把手机给挂掉了。同

    行的两名助理明显感觉到车厢的气氛像结冰了似的,季越泽就在暴发的边沿处了,脸色阴沉骇人,仿佛要杀人似的可怕。两

    名助理大气也不敢喘,生怕遭怏。季

    越泽捏着手机,手背青筋暴起,仿佛要把手机给捏碎了似的。“

    很好,敢单方面提出分手,她越来越有出息了!”季越泽咬牙切齿,喃喃自语,眼眶却一下子就红透了,是气红的。

    “老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旁边一名助理抖着声音问道。“

    你给我打电话,让人帮我查一查白依妍的出境记录,快点!”季越泽在压仰过后,还是选择冷静面对。

    他绝对不允许在不经他的同意,那个女人单方面的提出分手,这太损他的男性自尊了。

    “好的,我这就找人!”助理急急的点着头,因为工作关系,再加上季家的权势显赫,想要知道白依妍的出境记录,还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十

    多分钟后,助理给了一个答案:“老板,是d国!”“

    她去那里干什么?”季越泽幽眸猛的眯紧:“你再找人查一下白依妍在d国有没有亲朋好友。”“

    好的,可能需要点时间,老板稍等!”助理抹了一把冷汗后,赶紧又投入到紧急的工作之中了。

    其实,两名助理的内心也十分的惊讶。真

    不敢置信,白依妍竟然敢把他们的老板给甩掉了,这简直就是头条大绯闻啊,这要是让媒体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抹黑一顿呢。

    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白依妍还真挺有种的,也许,就是因为她拿得起放得下,才显的她人格有魅力吧,不像别的女人,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得到季越泽,可惜,主动往往是没有好结果的。

    “该死……”季越泽一路上都在怒咒着,却不知道是在咒谁,只能说心情太差劲了,让他无法安安静静的坐着不说话。现

    在终于可以确定白依妍的去向了,但伴随而来的忧伤,让季越泽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他对她不够好吗?还是她爱记仇,把他之前对她做的那些事情都记在帐本上了,这一次要一次性的还给他。是

    ,他承认,之前他是跟她分了几次手,但哪一次他不是主动找回来的?可

    她呢?一次分手就走那么远的地方去了,而且,还让白婉清帮着掩饰她的行踪,她还真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啊,是真的要断的干净了吗?季越泽恼恨极了,一拳打在座椅的靠背处,把助理吓的浑身抖了一下。

    真怕老板的手机会往他头上砸过来。

    回到市区,来来回回十多个小时,已经是晚上了。季

    越泽又倦又累又痛心失望。

    他回到了家里,无力的躺在沙发上,刚才在路上,助理已经查到她在D国什么亲朋好友也没有,她这样一个人跑到那个陌生的地方去,就是为了要躲开他吗?何

    必玩这种良苦用心的把戏,只要她一句话,他又不是分不起……

    是啊,他不分手,也不想跟她分手,他一定要把她找回来,好好的问清楚,为什么要跟他开这么大的玩笑,为什么不能陪着他一起面对。

    窗外,星空万里,一个人的时光却显的孤寂难熬。

    季越泽立即拔了一个电话出去:“给我订明天的机票,再找几个人陪我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