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79章 求她帮忙
 这句话,刺痛了白依妍的心,她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再次抬头,眼里多了一抹坚决:“小姨,这就是我想求你的一件事情,我离开的事,你不要告诉他,我打算偷偷的离开。”“

    什么?”白婉清简直不敢置信,她竟然是偷偷的离开,她立即就急了:“小妍,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你要跟他分手了吗?”

    “小姨,他对我一直很好,可我良心不安,我没办法一边承受着妈妈被关的压力还要贪图着他对我的温柔,太痛苦了,所以,我决定由我来结速这段关系,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不够义气,可迟早都是要痛一次的。”白依妍自嘲的说出这番话,又把白婉清给惊住了。

    “小妍,你怎么会做出这种决定?季越泽如果喜欢你,他肯定会原谅你的,你为什么要离开呢?”白婉清还是心疼她的,也担心她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幸福白头的,以前我总觉的爱一个人肯定要开花结果才是最完美的,可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自己能做决定的,就像我跟他的这段恩怨,虽然不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却跟我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你觉的我们还能心安理得的相爱吗?”白依妍眼眶红了一圈,她不敢再深想这段关系,季越泽的一点一滴都闪过她的脑海,这简直就是要命了一般的痛苦。白

    婉清看着她的眼睛,良久,她叹了口气:“好,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只要你自己考虑清楚了,我都决定你,毕竟,我把你当女儿养了二十多年了,我不想看到你这么痛苦。”“

    谢谢你,小姨,我会订今晚的机票离开,我相信季越泽肯定会找我的,如果他找到你,你能不能先帮我瞒几天,我出国以后,可能会找一个偏远一点的小镇生活。”白依妍坚定了要离开的念头后,就绝对不能让季越泽再找到自己,那样子,她做这个决定就没有意义了。“

    好,但你一定要跟我联系,我要知道你在安全和行踪!”这是白婉清最关心的一件事。

    “我当然会联系你的,以后我能联系的人,可能就只有你了!”白依妍痛苦的笑了一声。

    “你妈妈的事情,我会帮你留意的,你走之前,要不要跟她见一面?”白婉清低声问道。“

    见了面又怎么样,她肯定会自责内疚的,以后我会回来见她的,只是目前,我也见不到她。”白依妍其实去过了警察局,但没有见到白真真,她也不好恳求季越泽帮忙。“

    行吧,见不见都这样了,你要离开就离开吧,对了,你走之前,我还有东西要给你!”白婉清打开了自己的钱包,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这可不是我的钱,这是你妈妈替你存下的,说是等你结婚的时候,打算给你置办嫁妆的,我没查具体有多少,但肯定很多。”“

    我不能要!”白依妍心情复杂的看着那张卡。

    “傻瓜,拿着,这是你妈妈给你的,你不要,她肯定伤心,密码是你的生日!”白婉清强行的把卡放到她的手里去了。

    “好,那我拿着!”白依妍没再推脱,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小姨,你保重!我走了!”白依妍朝她微笑说完,就转身离去。白

    婉清眼眶迅速的涌起了泪意,就仿佛自己的姑娘大了,要远嫁一样,那种心情,说不出来的难受,除了祝福她,好像就只希望她开心快乐了。白

    依妍也算是一个行动派了,她不给自己有任何思考迟疑的机会。

    她回去收拾了一个箱子,然后就打了一个出租车去了机场,买了一张机票,去一个她以前就很想去的国家。

    当站在登机口处,白依妍的脚步还是忍不住的迟疑了一下。走

    了,就不要再想着回来了。仅

    仅只是两秒的僵滞,她就直接跨过去了。

    唐悠悠正在一个现场发布会后台做着工作,她为几个女明星整理着出场服。

    唐悠悠虽然现在是公认的豪门大少奶奶,而且是属于超极豪门,大家对她的敬业的态度还是表示赞赏的。

    现场的女明星,虽然有心想找事,可是当着唐悠悠的面,一个个都本能的低调了起来。手

    上戴的钻戒没人家的大,身上穿的衣服没有人家的好,哪哪都比不过唐悠悠,一个个也就服气了,只把她当成一个设计师来尊敬,不敢作妖。

    这样的工作气氛倒是很不错,唐悠悠接过了助理递来一的瓶水,仰头喝了一口:“这边工作忙完了,我们回公司吧!”

    “好的!我们走吧!”助理赶紧收拾了一些工作用品。

    唐悠悠和助理往门外走去,在大厅的时候,唐悠悠看到一个眼熟的人。

    是唐有康,他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显然,他好像是专程在等唐悠悠的。

    “悠悠!”唐有康快步的走过来,喊了她。

    唐悠悠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性子不稳的女人了,她跟着季枭寒这么久,从他的身上学到了一些沉稳应对的气场。

    “你怎么来了?”唐悠悠淡淡的问他。“

    我是专程来看看你的,你上次结婚,都没有请我过去喝杯喜酒,悠悠,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唐有康一脸悲伤的表情问道。

    唐悠悠依然淡漠着语气说道:“结婚那天我事多,可能忘记了,你不要见怪,我也不恨你了!”

    “悠悠,雪柔她精神病好了,我已经接她回家来住了,她也为以前做的事情感到愧疚,改天,我让她过来亲自给你道歉吧。”唐有康突然又说道。

    “是吗?她好了就让她安心待在家里吧,不要再乱跑了,道歉的事情,就不用了,我最近很忙,也没空见她。”提到唐雪柔,唐悠悠的表情一下子就冷了起来,毕竟,后脑处的伤口最近隐隐刺痛,她怎么也无法原谅那个女人恶心伤人的行为。

    唐有康很尴尬,一时找不到话说。

    “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直说吧!”唐悠悠还是看得出来,他有重要的事没说。

    “我被季尚清给辞退了,我还想回去工作,你能不能替我说个情?”唐有康终于把话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