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73章 他很重要
 季越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只觉的脚步异常的沉重,心绪乱如麻。每

    迈出一步,都仿佛承载着巨大的痛苦和压力,他没想到,他季越泽那么潇洒的一个人,竟然也要面临着做出这样的选择,果然,每个人的一生,都不会走的太如意的。

    季越泽站在门口,想要去按指纹锁,举起的手,却僵住了。

    明知道她就在家里,只要一打开门,就能看到她,可是,他却不敢见她了。他

    伸手摸了摸怀里的内袋,没有香烟,没有打火机。他

    只好转身去按了电梯,电梯直达到地下停车场。专

    属于他的车位上停放着两辆跑车,他打开其中一辆,坐了进去。拿

    出了香烟和打火机,点燃。青

    色的烟雾腾起,笼罩了他俊美的脸庞。

    唯独那双深邃的眼睛,异常的迷茫,流转着挣扎和决择的痛楚。

    坐在车子里,抽了好几根香烟,把内心的那份痛苦压制下去了,这才重新回到了门口。用

    大拇指解了锁,推门进去,发现房间里异常的安静。

    难道她不在家?

    季越泽心头一震,突然不习惯这种安静的感觉,他快步的往卧室走去。推

    开门,揪紧的一颗心,这才放松下来。看

    到床上那个拥紧被子,熟睡的女人,他凌乱的心情,莫名的安静了。轻

    着脚步走到床边,女人睡的很沉,那张漂亮的脸蛋依然有着苍白。

    最些天,她都休息的不太好,半夜里也总是做恶梦,每次惊醒,都是满头冷汗,季越泽看到她这样,真是心疼极了。

    “白依妍,我该怎么办?”望着那张安静美丽的小脸,季越泽在心底喃喃自问。他

    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第一次这么的迷茫,做不出选择。

    在季家庄园,他亲口答应奶奶要跟她分手,可此刻真的面对她的时候,季越泽才发现,要做下这个决定,真的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容易。

    “嗯……”女

    要如画般的眉心突然一蹙,仿佛又做了恶梦,无法从恶梦中醒过来。看

    到她这样子,季越泽下意识的弯下腰,温暖的大掌紧紧的握住了她揪紧被子的小手。白

    依妍一个激颤,紧闭的双眼,猛的睁开。

    “醒了?”季越泽知道她最近很惊醒,刚才他一握住她的手,就把她惊醒过来了。“

    你回来了?”白依妍还没有睡醒,看到是他,她整个人放轻松,懒洋洋的笑了笑。

    “嗯,中午吃饭了吗?”真怕她一个人在家,不好好吃饭。“

    吃了点面条!”白依妍微笑着坐了起来,随后惊讶道:“你怎么中午就回来了?你不是说今天会比较忙,要晚上才回吗?”季

    越泽看着她那双清亮的眼睛,突然不忍心让她知道自己做的决定。

    可是,想要瞒她,却是瞒不住的,就算他现在不说,奶奶肯定也会来找她的。

    “我有话要跟你说!”季越泽眸色僵了僵,低沉着声音开口。

    白依妍一见他这表情凝重了,神情也微微一怔,轻声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我……我奶奶似乎知道你和白真真的关系了!”季越泽轻叹了口气,据实说道。

    白依妍浑身一抖,不安在心底漫延开来,可她的脸色却装出淡然的表情。

    “是吗?我相信也瞒不住的,那你奶奶怎么说?”白依妍苦笑了一声,把内心的不安和惊慌全部的压制住了,她不敢表现出来,怕季越泽会更加的为难。

    “她让我们分手!”季越泽目光紧盯着她的表情,仿佛在担心她听到这个消息后,会绝望。

    白依妍放在被子下面的手指蓦然的捏紧了,她的表情有片刻的凝固。她

    还是没办法做到不当一回事,虽然,她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是吗?那我们就照你奶奶说的去做吧,我不想让你为难,也没脸去面对你的家人!”白依妍咬了咬唇片,尽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一些。“

    抱歉,这件事情,我现在没办法劝住我奶奶,她情绪很激动,年纪也大了,我不敢让她担心生气!”季越泽自责又内疚。

    白依妍轻笑一声:“你别这样,我其实早就知道,我们的缘份是真的到头了,既然我们改变不了这个事实,那就平静接受吧。”

    看她说的这么轻松,季越泽俊眸微微愕然,难道她真的做好决定要放弃吗?

    “我们只是暂时分开,等你母亲的事情真象大白地时候,我相信我奶奶会接受你的。”季越泽低沉说道。

    白依妍点了点头,免强微笑道:“你放心,就算我们分开,我也不会再找别的男人的,我会一直等着你!”

    白依妍不想让他担心自己,更不想让他以为自己放弃的太轻松,她目光抬起,定定的与他对视着。

    季越泽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眼神这么的明亮坚定,他突然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安全感,他觉的,不管他和她的距离多遥远,这个女人的心里,始终有自己的位置,而且,是最重要的那个位置。白

    依妍眼眶有些酸楚,但她还是忍着不想哭,怕让他跟着悲伤。“

    我想再新找一个住处,以后我可能也不去你的公司上班了,我会再找别的工作,在这件事情没有真象大白之前,我们还是低调一些吧,免得惹你家人生气!”白依妍轻叹了口气,其实,她早就考虑到这一步了,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你是不是早就做下这些决定了?”季越泽看着她伪装出来的坚强,心底一阵疼痛。

    “嗯,我其实被你解救的那天,就想清楚这件事情了,季越泽,能够和你相爱一场,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白依妍轻声说道。明

    明说好不必煽情的,可是,有些话,她还是想让他知道,如果现在不说,以后再说,就怕说不出口了。“

    傻瓜!”季越泽坐到床边,伸手将她紧紧的搂到怀里,薄唇抵在她的额头处,低喃道:“我知道,我也是!”“

    我以前总是嘲笑别人把爱情看的太重,我一直觉的,我最爱的人肯定就是我自己,可直到遇见你,我才知道我原来的想法多傻!”白依妍轻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