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59章 不想放弃
 白依妍怔怔的望着男人因为给她上药而紧绷着的俊脸,仔细去看,他竟然额头上面蒙了一层细细的汗意,在这寒凉的初春,他竟然出汗了,是在担心她吗?还是因为给她上药,让他很紧张?“

    季越泽,你听我说,我不是怀疑你没有这个能力,我只是不希望你陪我一起去涉险,你一定要答应我,这件事情,你不会插手!”白依妍神色认真的说,语气很坚决。

    季越泽眯了眯眸,淡淡道:“如果一个男人连保护他女人的能力都没有,那他还算一个男人吗?”白

    依妍心跳又蓦然的变快了,她眨也不眨的望着男人一脸认真的表情。

    “季越泽,你不嫌弃我现在的身份,我已经万分感激了,我觉的我上辈子肯定是积了德的,所以这一世,才让我认识了你,可是,你知道吗?我愿意你平平安安的过这一世,如果我让你去冒险,受伤,那我真的会很害怕,我死没关系,我不要你有事!”白依妍突然伸手过来,紧紧的握住他正在给她上药的大掌,用了很大的力气,仿佛要让他把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听进脑海里。“

    你抓着我干什么?”季越泽微拧着眉宇。“

    你向我保证,不会管我的事情,季越泽,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你必须答应我。”白依妍此刻意气坚决,让人不容忽略。

    季越泽抬头看着她,薄唇扯了一抹笑:“我这个人不向任何人保证。”“

    季越泽……”白依妍感觉惊吓的心都凉了半截,她用力的喊他的名子。季

    越泽微挑着眉宇,目光深幽的与她对视着。“

    如果你不保证的话,那我会跟你分手!”白依妍又惊又怕,发现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他答应自己,她只能用感情来威胁他。“

    你再说一遍?”季越泽突然反握住她的手,力道大的惊人。

    白依妍痛呼了一声,男人立即松了手。

    “白依妍,我不是胆小怕事的人,懂吗?”季越泽轻叹了一口气,表明自己的立场。“

    我没说你胆小怕事,我只是不想有万一,一点点受伤的机会,我都不要你发生!”白依妍有她的坚持,她自己惨遭两次绑架,她觉的这个社会还是很不安全的。

    “行了,我们不聊这个话题,你躺下去,我拿药酒给你擦一下胸前受伤的地方!”季越泽不想跟她吵架,因为,吵这些没意思。白

    依妍却还是很不安,因为,季越泽还没有答应她。

    “季越泽,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我不想你为我报仇!”白依妍依然伸手紧紧的拽住他的手臂。“

    躺下!”男人不由分说的命令她。白

    依妍发现自己真的被这个男人拿捏住了,只好听他的话,躺了下去。季越泽倒了一些药酒在掌心,然后涂抹到她受伤的位置。

    有掌心那么大,一片都是红肿的。“

    要不要去医院做个检查,我担心你受伤的不仅仅是表面!”季越泽每多看一眼,心底的骇浪就翻滚一次,简直要把他给心疼死了。

    “没事,你帮我擦擦就好!”白依妍摇头,此刻她哪儿也不想去,就想待在他的身边,哪怕疼,也愿意这样疼着。季

    越泽手指微一用力摁下,白依妍浑身就止不住的痛到颤抖。

    这个位置,是昨天晚上王橙踢了一脚,经过一个晚上,这伤痕已经胀起来了,一摁下,痛感就传达到四肢百骸,难于忍受。

    “她们除了打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对你……”季越泽话说到一半后,突然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都不敢去问。

    “没有!”白依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她立即答道:“真的没有!”季

    越泽喉间干涩,紧闭着薄唇,不再问下去。

    指尖的力道却没有减小,因为瘀血必须用力才能推散,虽然看她痛到脸色泛白,季越泽也不想手下留情,如果变成旧伤,那伤害更大。

    等到季越泽把她青黑的位置都用力擦了一遍后,白依妍痛到浑身僵颤,冷汗渗渗。

    “你躺着,我给你做点吃的!”季越泽看到她这副可怜的样子,真想替她承受这一切。

    “嗯!”白依妍此刻已经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她缩在他的被子里,缓缓闭上眼睛。

    闻着熟悉的男性气息,白依妍总算能够睡着了,只是,却恶梦不断。她

    梦见白真真躺在血泊里,又梦见有车子朝季越泽撞过来,更梦到自己被人扔进一个湖水里,冰冷刺骨,毫无生机。

    “啊……”白依妍被恶梦吓醒,发现窗外的天都变了,黑沉沉的,仿佛要下雨了。

    “怎么了?”卧室的门被推开,季越泽快步走进来。“

    我睡了很久吗?”白依妍揉着酸痛的脖子问。“

    现在是下午两点多了,你睡了几个小时,起来吃点东西吧!”季越泽最后还是让他的助理送来了一些清淡易消化的食物,他自己不会做,虽然也偿试着做了点,但他自己都吃不下,更别说要喂给她吃了。白

    依妍伸手一抹额头冷汗,艰难的开口问道:“有我妈的消息吗?”季

    越泽脸色微微沉下:“她已经被关押起来了,你放心,她在里面也很安全,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谢谢你!”白依妍忍不住感激道。季

    越泽嘲讽道:“我其实是想赶紧给她定罪的,可惜,因为种种原因,目前还不能定罪,不过,关进去,总比在外面安全,不是吗?”“

    是,她之前也跟我说过,想被关进去……”白依妍悲伤的垂下了眸。

    “好了,我看她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才自愿进去的!”季越泽不想看到她这一副绝望的样子。“

    我真的没想到会是她的女儿!”白依妍此刻也是被迫的接受自己的新身份的。

    “谁也想不到!”季越泽轻哼了一声。白

    依妍觉的自己的人生就像被人一棍子打乱了,她都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和归宿感了。

    “季越泽,你母亲要是知道我和她的关系,肯定不会再接受我了,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

    你倒是放弃的挺容易的!”季越泽神情瞬间一怒。“

    不是,我不想放弃!”白依妍摇着头,内心挣扎又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