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58章 心疼死了
 季越泽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哭成这样,紧绷的脸色微显慌色。他

    伸出大手,轻触到她颤抖的肩膀,见她没有任何的回应,他用力一握,将她转开的脸,直接扳向自己。白

    依妍转过头看着她,泪水沾湿了她的眼睫,整个人看上去苍白又虚弱。

    “别哭了!”季越泽不知道要说点什么,安慰她,怪责她,仿佛都说不出口,他只好拿了纸巾,把她脸上的泪水全部的擦干净。

    白依妍沉默的靠着他,心乱如麻,又急又慌:“她不是杀你父亲的凶手,虽然她也有罪,但只是帮凶,如果她去认了罪,那她会不会被判死刑?”

    季越泽知道她此刻肯定最担心的就是白真真的死活了,也难怪她要如此的担心焦虑,之前是大姨,现在是亲生母亲,母女之间的关系,是血脉相连了。

    “我知道,如果她是真凶的话,季凛就不会抓你威胁她去自首了,她是有罪,但罪不至死,放心吧,我跟我哥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不会让你母亲真的顶罪的,而真凶却仍在潇遥法外,这也不是我们要的结果。”季越泽开口说道,这番话,让白依妍稍稍的安心了下来。“

    真的很对不起,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了。”白依妍内疚极了,她觉的自己根本不配再得到季越泽的爱情,她是罪人的女儿,她该为自己的母亲一起赎罪。季

    越泽眸色沉了沉,搂着她的大掌却没有半分的松动,声音却显的冷了几份:“现在不要说这个,我们先回家再说吧,你手上有伤,要先做处理!”白

    依妍心底趟过暖意,这个时候,她真的很无助也很慌乱,季越泽却并没有责骂她,更没有丢弃她,她满心都是感激,也很感动。

    白真真真的去了警察局自首了,很快的,电话就打到了季枭寒这边。季

    枭寒直接去了警察局处理这件事情。白

    真真被关起来了,录了口供,等着审判,不过,季枭寒却利用了他的关系,让这件事情暂时拖了下来,并没有立即判刑定罪,只是把白真真关押着。

    季枭寒也恳请了警方暂时封锁这个消息,因为季老爷子身体不好,不家受到刺激,警方自然配合他的要求,暂时没对外公开这件事情。季

    凛提到的消息是白真真认罪了,被关押在牢里,等着最终的审判。

    “真凶已经自首了,这件案子是牵不到我的身上来了。”季凛洋洋得意的在喝着茶,觉的这件事情,自己做的还算滴水不漏,而且,很有成就感。只

    要他不涉及罪行,那他的生活还是可以过的有滋有味的。季

    云宁跟着季凛出来后,发现他的车子停在一个胡同里。

    季云宁偷偷的下了车,然后拿了帽子伪装了自己,她发现季凛进了一道门,季云宁赶紧躲到旁边一家小卖铺里面,假装正在挑选东西。不

    一会儿,季云宁看到季凛出来了,他的身边跟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女孩子被蒙着眼睛,被快速的推上了一辆轿车里。

    季云宁的手机早就打开了,偷偷的把季凛和那帮人的行为录了下来。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录这个有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只要关于季凛的任何事情,从这一刻开始,她都不会放过。

    她要用自己的方式,让季凛悔不当初。季

    云宁的手机一直打开着,把那辆车子的车牌给录了进去,还把季凛和一个女人站着对话的画面也录了。

    当所有的车子都离开后,季云宁也保存了那份录相。

    她打开看了看,季凛肯定又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那个被蒙着眼睛的女孩子,又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肯定也被折磨的不轻吧。

    季云宁的心,一阵阵的发冷,血液也仿佛凝固了似的。

    她以前觉的季凛只是野心比别人大一些,比别人更急功近利,手段也狠了一些,可他在季云宁的心中,还是很有理想报复的人,是一个值得追随的强者。现

    在季云宁却觉的,很心寒。因

    为她追随的这个人,已经不是她当年自以为的那个强者了。他

    只是一个心狠手辣,泯灭人性的混蛋。

    季云宁收紧了自己的手机,拦了一个车离去。

    季越泽把白依妍带回了家!仔

    细检查后,才发现,她受伤的地方不仅仅只有手腕,她的双腿也有不少清晰的勒痕,也都勒出血来了,而且,她胸口的位置有一片红肿,像是被人狠狠的踢了几脚造成的伤痕。“

    该死的,他们打你了?”季越泽气的脸色都铁青了,大掌紧紧攥着,怒吼起来。

    白依妍摇了摇头:“你别生气,我现在不疼了!”“

    让我抓到,非要加倍的报复他们!”季越泽怎么可能不生气,他简直要心疼死了。白

    依妍望着他心疼的表情,一时呆愣的说不出话来。

    是她的错觉吗?

    为什么季越泽竟然不是第一时间苛责她的身份,而是关心她。

    不管是不是自己在做梦,白依妍的心里都说不出来的感激和感动。

    她觉的,自己真的愿意为这个男人去做任何的事情了,哪怕为他去死,她也心甘情愿的。“

    忍着点,会很痛!”季越泽见她表情呆呆的,以为她是痛到麻木了,所以才又提醒她一句。“

    嗯!”白依妍点了点头,当消毒水碰到她的伤口时,她还是发出了嘶嘶的抽气声,不过,她尽量的忍着。

    “我会找人把那群混蛋找到的,你放心,她们怎么对你的,我也会用同样的手段去对付他们。”季越泽越发的忍受不了这样的委屈。“

    你不需要为了我去得罪他们,我看他们都像是社会上的人,很危险。”白依妍想到了那个伪装成林思的女人,她身手很好,而且看着就不是善类,那种人是很可怕的,因为,她们是亡命之徒,跟她们杆上,那后果真的会是两败俱伤。

    她不要季越泽为自己报仇,她只希望不要牵扯到他就行。“

    你小看我们季家的人了!”季越泽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