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49章 新的交易
 季枭寒知道弟弟非常生气,他也很恼怒,觉的白真真是一个没有信用的女人,他真的太仁慈了,觉的她认罪态度好,就对她施于宽容。也

    许像她这种罪大恶极的女人,根本不值得被原谅和同情。

    “先找到她再说!”季枭寒沉声道。“

    哥,还有一件事情,白依妍也不见了,我联系不上她了!”虽然觉的说出这种话,让他感觉丢脸和挫败,可是,事到如今,却不得不说出来了。

    “她怎么会不见了?难道是她联合白真真一起逃走了?”季枭寒神色闪过震讶,他一直以为白依妍和弟弟感情稳定,应该不会做出这种绝情的事情。

    “我不知道,我找不到她了!”季越泽语气中透着沮丧和怒气:“如果她真的联合白真真骗了我,我不会放过她的。”

    季枭寒听到了弟弟咬牙切齿的声音,更听见了他内心崩溃的声音。

    安抚道:“小泽,你先别胡思乱想,说不定她们并没有联手逃走,你再找一找白依妍吧。”“

    嗯,我再找一找!”季越泽也相信白依妍是没有胆子背叛他的。

    季越泽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自信,可他就是相信,白依妍不会骗他,她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她那双眼睛骗不了人。白

    真真想了一个办法,从医院逃了出来,她第一时间就是拿了手机出来,打了一个电话给季凛。她

    在输号码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又害怕又绝望。

    手机拔通了,季凛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哪位?”

    “季凛,是不是你把小妍绑架了?你赶紧放了她,你想干什么?我们之间的恩怨我们自己了断,你不要伤害她。”白真真对着手机怒声低吼,她真的快要失去理智了。“

    白柳音,哦,不对,你现在叫白真真了,你不是一直躲着我吗?怎么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季凛冷笑起来。

    “老浊蛋,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赶紧放了小妍!”折真真咬牙切齿的怒叫着。

    “你是不是把我们当年的事情告诉了季枭寒两兄弟?”季凛声音变冷,讥讽的问。

    “我没有!”白真真立即否认:“我说过的,我会把所有的密秘都带进土里去的。”“

    你当时是这样发誓的,可是,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说呢?”季凛更是笑的冷酷之极,完全不信任她。

    “如果我真的说了,季家的人还会放过我吗?你用脑子想一想!”白真真恨声道。“

    白真真,你真当我傻吗?你女儿现在是季越泽的女朋友,她向季越泽求个情,你当然不会有什么事情了!”季凛像一只看透一切的老狐狸。白

    真真恐慌的脸色发白,她捏紧了手机,呼吸都吓停了:“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我死吗?好,我现在就去死,我现在就找一个大楼,你把小妍放了,只要你把她放了,我就死给你看!”

    “白真真,你背叛了我,背叛者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懂吗?”季凛愤怒的低吼起来,显然,他已经怀疑白真真已经把罪证交代过了,至所以季家没有把她送去警察局,是因为季枭寒在等时机,到时候把他一网打尽,自然就会拿出这个罪证来给他定罪的。

    “你到底想我怎么样?季凛,你不要欺人太甚!”白依妍愤怒的对着手机低吼,像一个疯子似的,面容扭曲。

    “我要你去警局自首,承认是你一个人杀了季楠!”季凛冷冷的要求。“

    好,是不是我自首了,你就肯放了小妍?”白真真此刻已经生无可恋了,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只求女儿能平安回来。

    “当然不够,我还要你去告诉季越泽,白依妍是你的女儿,你是为了你女儿的未来,才说了之前的谎言。”季凛冷酷的说道。“

    什么?你不能这样,小妍不是我的女儿……”“

    当年可是你亲口告诉我的,难道是假的吗?不管真假,你都要去向季越泽交代这件事情,是真是假,季越泽自己会验证的!”白

    真真整个人僵成了石头,她身子不停的抖着。“

    你真是恶魔,你要我自首认罪,我会去,你要我的命,我也会给你,可你不能破坏我女儿的未来,你不能!”白真真痛苦的狂吼着,把一旁的路人给吓住了,纷纷的远离了她,只把她当成精神病人似的。“

    是你女儿的未来重要,还是她的命重要?你自己考虑一下吧!”季凛不想跟她多费口舌,他相信,这个女人肯定会给他想要的结果的。

    “等一下,我答应你!”白真真终于还是屈服了,女儿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好,季家那边,我有眼线盯着,你可别给我耍花招,如果让我知道你敢动别的歪心思,你女儿真的会没命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死的太凄惨,真的是一件让人心疼的事。”季凛一副漫悠悠的语气说道。

    “你别碰她,否则,我会跟你拼命!”白真真此刻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才能威胁到他了,她只能选择再一次相信这个恶魔。“

    放心吧,我不会把她怎么样的,念在我们交情一场,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让她平安回去!”季凛冷笑起来。

    挂了电话,白真真一个人坐在马路上,像个疯子一样的,神情呆滞,两眼空洞。

    突然,她看到旁边有一条河,她快步的走了过去,把手机往河里一扔。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不想再生事端了,她已经决定照着季凛的要求去做了,可手机留下,万一让季家的人发现了,只怕会危及女儿的性命。

    她不敢赌,也赌不起了。

    “哎,白真真,你干什么?”就在白真真站在河边的时候,跑出来找她的保镖突然看见了她,飞奔过来,一把将她从河边拽了回去:“你要轻生啊?”白

    真真看着两个跑的满头大汗,一脸惊慌的保镖,她自觉自己做了很恶劣的事,她木然的向他们道了一句歉:“对不起!”“

    我说大姐,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突然跑掉?”

    白真真两眼空洞,最后,她低嘲道:“我害怕,我想逃!”

    “为什么害怕?”

    “因为我杀了人!”白真真脸色平静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