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32章 全是你的身影
 身后是男人哈哈的大笑声,把裴安欣气红了脸,这是慕时夜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了。裴

    安欣走到了操场旁边,挑了一个位子坐下,目光望着诺大的球场,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回忆,当年那个干净气质的少年,如今已是成熟稳重的男人了。

    慕时夜转身出了校门,在小卖铺里找了一款当年裴安欣爱喝的酸奶,握在掌心里,背到身后藏着,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过去。“

    唉,这里可是承载了我的青春岁月啊,好怀念!”男人感慨着坐到她的身边,然后变戏法似的把那瓶酸奶变到了裴安欣的面前:“给你,你曾经的最爱!”

    裴安欣看着那酸奶,愣住。“

    拿着,以前你不是爱喝吗?”强行的把酸奶放到她的手上,然后慕时夜一脸深沉的盯着前方的操场出神,装了一手的好逼。

    裴安欣紧紧的握住那一瓶酸奶,眼眶莫名的泛起了泪意。

    “你怎么还记得……”都过去多少年了,她也早就不是那个爱咬着吸管,喝着酸奶的少女,所以此刻拿到这种记忆中才会出现的东西时,心情才会那么的激荡难平。“

    你的事,我都记得,而且,我还记得,我们是在三月二十七号那天见了第一次面,你撞了我,那个时候是刚下课的时间,应该是下午四点半左右吧,至于你说的精确到一分一秒,那我还真说不上来了,我那天来不及看表,只来得及看你了。”慕时夜俊脸洋溢着笑,声音却说越越是低沉磁性,动人好听。裴

    安欣只感觉心神摇晃的厉害,她今天其实是故意要为难他的,就是想看他在好朋友面前出糗,反正他脸皮厚,总有办法化解的。可

    没想到,他竟然都还记得,日期,时间,都没错。

    “你撞了我,低着头在不停跟我道歉,还帮我把掉了的书本捡起来,真是好老套的情节,就像每一部青春电影里都有的一样,可是,又不一样,那是属于我们的记忆!”慕时夜低头轻笑,脑海中却还回忆着那时少女模样的裴安欣,慌张无措的表情,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皮肤白嫩的像刚出水的豆腐似的,其实他初见她第一眼,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捏她的脸,肯定很嫩软。

    裴安欣微微张着唇,显然,被他这番话打动了,整个人有些呆愕。

    “你……你提这些干什么?你当时还捏我的脸了呢。”裴安欣不敢让这种气氛延续下去,她怕会情不自禁的哭起来,那就真的太丢人了。

    “哦,我真捏了?”慕时夜一脸惊讶的表情:“我可能当时手痒了,也可能是看你太好欺负了,不欺白不欺。”

    裴安欣所有的感动,因为他这一句话,瞬间被风给吹走了,她拿吸管重重的往酸奶杯上一捅,然后就低头吸了起来。

    慕时夜看着她这生闷气的样子,和当年一样的可爱。

    “哎呀,我还发现了一点!”慕时夜双手交替在背后,头枕着,懒洋洋的开口说道。

    “发现了什么?”裴安欣忍不住的被他带动了情绪,一双美眸紧盯着他问。

    “发现你长大后,脾气竟然没有越变越好,反而越来越大,再这么下去,我可怎么消受得起啊?我记得当年,你说话都是小小细细的,像蚊子在叫,叫的我那叫一个心痒难耐。”慕时夜就是管不住嘴,欠揍。

    裴安欣直接捶了他一拳:“是啊,我现在脾气就是不太好,你自己看着办吧。”“

    没事,脾气不好,也是我惯出来的,我能忍受!”男人立即笑眯眯的讨好起来,这一唱一和,一打一闹,还真有点初恋的味道。

    裴安欣懒得理会他这不正经的表情,指了指一个方向:“我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我给你递了水和毛巾,你去故意的去接了另一个女孩子送的,你知道当时我有一种想死掉的冲动吗?”“

    有这事?”慕时夜浑身一绷,这个时候是来算旧帐的吗?

    他可不可以立即就逃?

    裴安欣侧过头来,目光幽怨的盯着他:“你不记得了吗?那天下午还下了一场大雨,我是一个人淋着雨走回去的,你那天是真的把我的心伤透了。”“

    啊,我……我可能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故意这样做的,我就是这么别扭的一个人,你现在知道了吧。”慕时夜仿佛能听出她现在的心情也不太好,赶紧温柔解释。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但当时,我却很伤心,可能是因为我把你当成了我的全世界,可你却却抛弃了我。”裴安欣现在还能回想起当时那绝望到想死的心情,她低头自嘲一笑:“慕时夜,我的整个青春,都是你的影子。”慕

    时夜心口一紧,伸手搂住了她,薄唇在她的头发处轻轻的吻了吻:“那就好,至少不是别的男人的影子。”“

    那你呢?”裴安欣抬头望着他。慕

    时夜又是一惊,果然还有下文,唉,女人这脑回路,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太能懂。“

    我?我当然……那个时候我青春期很叛逆,你是知道的,我除了玩,就是睡觉啦,还有就是踢球,还有就是追求你!”慕时夜胡乱答了一通,不知道哪一句才是他的真心话了。

    “是啊,你那个时候家世好,颜值高,天天被人拱在中间,你当然不会注意到我了!”裴安欣嘟嚷了一声,有些泄气。

    “傻瓜,我当然注意到你了,你那个时候很特别,特别的可爱!”慕时夜一时找不到词来形容她。

    “只注意到我可爱?”裴安欣眨了眨眼睛。“

    还有,你特别爱哭,这一点,我真的要提一提,你一哭,我头就大了,不知道哪里又惹你了!”慕时夜现在还是怕她哭啊,看来,这个习惯是没有改变的,还保留了下来。裴

    安欣直接笑出声来,这个男人真的怕她哭吗?“

    慕时夜,你看,他们都要结婚了,那我们……要不要也结个婚?反正不多钱,我请你!”裴安欣突然开玩笑的说。“

    真的?你要请我去结婚?好啊,现在吧,去领个证再说!”慕时夜立即将她从椅子上打横抱了起来,说走就走。裴

    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