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29章 满足感
 季枭寒其实关注到了季云宁,唐悠悠也看到了她,由其是当大部分的宾客都离开后,她坐在那里,就显的犹为扎眼了。季

    枭寒皱了皱眉头,目光在唐悠悠的脸上轻轻扫动:“你别误会,我请她过来,只是看在她是我们季家人的份上。”

    唐悠悠摇了摇头:“我没有误会,我就是觉的,她好像很难过,也许请她过来,不是一件好事!”是

    的,季云宁此刻的表情,已经没办法掩藏了,她难过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似的,她仿佛有极力的隐忍自己要大哭一场的情绪。

    季凛也没有离开,他看了一眼季云宁,低声喝斥她:“别看了,走吧。”

    季云宁僵着头看了一眼季凛,又重新的把墨镜给戴上了,她站了起来,却不是朝着宴会厅的方向走去,而是走向台前的季枭寒和唐悠悠。

    季枭寒出于本能,长腿往前一迈,挡在唐悠悠的面前,面对着她。唐

    悠悠也是有些担心,因为,季云宁此刻的样子,真的让人有些不放心。“

    枭寒哥哥,恭喜你!”季云宁走过来,倒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扬起一个凄凉的微笑,对季枭寒说了一句祝福的话。

    “谢谢!”季枭寒也回了她两个字。

    季云宁目光越过他,看着唐悠悠:“真羡慕你,不过,我也希望你能安心的做他的妻子,不要白费了他的一番心意。”唐

    悠悠对她本来没有什么好感,突然听到她这样说,神色一怔。季

    云宁说完这些话,也没有别的话说了,转身就走,只是,那转身的身影,给人一种落寞的感觉。

    季尚清也坐着没动,他的目光复杂又痛苦,他就那样盯着唐悠悠看。

    直到季枭寒那警告的目光射过来,他这才敛下了眼睑。季

    枭寒牵着唐悠悠的手,直接就离开了,老太太返回来了。她

    刚才好像看到季尚清的腿不利索,她是回来看看他的。“

    妈,今天的婚礼很胜利啊!”季凛看到妈妈,笑着说道。老

    太太点点头:“还算好吧,没有出什么特别的状况,不像订婚那天,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人,会在婚礼上暴出那种无聊的绯闻,要让我知道是谁,我非抽他几大耳瓜子。”老

    太太脾气不太好,季凛是知道的,听到这里,他灰溜溜的躲开了妈妈的目光,指了指季尚清:“他的腿受伤了,我扶他过去。”“

    我正要问呢,尚清,你腿怎么了?谁打你了吗?”老太太立即走过去,心疼的问他。季

    尚清的脸色不好看,被奶奶关心,他也神情漠然:“没事,奶奶,我现在想回去,不吃饭了!”

    “来都来了,怎么能不吃饭呢?走吧,让你爸爸扶你过去。”老太太是一个很守传统的人,她觉的不吃饭就走,有些不太好,毕竟是一家人。

    “我吃不下!”季尚清说完后,他就直接站了起来,也不需要季凛的帮扶,直接一拐一拐的就往教堂门外走去。

    老太太追了几步,季凛在她的身后开口说道:“妈,让他去吧!”“

    你是怎么照顾你儿子的,怎么能让他受伤呢?”老太太还是非常的担心。教

    堂门外,季尚清的司机快步的过来扶了他一把。老

    太太跟过去,看到季尚清的脸色不太好,又问:“今天这么喜庆的日子,你怎么还臭着一张脸?到底出什么事情了?跟奶奶说说吧。”“

    奶奶,我没事,你赶紧回去吃饭吧。”季尚清哪里敢跟老太太说啊,只怕说了之后,又要挨一顿揍。

    老太太叹气的看着他的车子离开,这才折回了宴会厅的现场。

    季枭寒和唐悠悠坐在主位席上,伴娘和伴郎团坐在他们的旁边位置上。这个时候,宴会厅内非常的热闹,美酒佳肴几乎都上了桌,大家也都尽情的吃吃喝喝。唐

    悠悠和几名伴娘也都换了一套衣服过来的,此刻,唐悠悠一袭喜红色的礼裙,整个人显的娇媚动人,很是惹眼。伴

    娘的衣服也是玫红色的,每一个人的款式也不一样,除了颜色是相同的,各有各的风情。

    季枭寒和唐悠悠按照惯例,需要敬酒,一圈走下来,季枭寒俊脸微红,已经有些醉意了,季越泽跟在他的身后,帮着他顶了不少的酒。等

    到宴席快结束的时候,季家两兄弟都喝醉了,躺在休闲室里,不想动。

    唐悠悠坐在季枭寒的身边,她其实并没有喝什么酒,她喝的都是水,此刻,她才没有一点的醉意。男

    人躺在沙发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胸前的领结也被他自己扯开了,因为,有些热。

    唐悠悠目光眨也不眨的望着这个睡着的男人,手指不由自主的伸到他的俊脸上,轻轻的勾勒描绘着。

    满足的低叹了一声,唐悠悠忍不住的低下头去,在男人的薄唇处轻轻的亲了两下。“

    嗯!”仿佛有所感应,男人大掌突然伸过来,在她的脑袋处摁了两下,仿佛不舍得她就这样离开。

    唐悠悠惊了一下,以为男人要醒了,她伏在他的胸膛处动也不敢乱动。不

    过,男人并没有醒来,仿佛又睡着了似的。

    唐悠悠这才轻吁了一口气,把他的大手拿下来。别

    人都说结婚很累,唐悠悠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果然累啊。

    她把高跟鞋脱了下来,发现腿都走的有些红肿了,果然,穿不了这种恨天高。

    结婚了,以后的称呼是不是也要改变了?“

    老公?”唐悠悠喃喃的低声说了两个字,只是才一喊出口,她自己就抖了两下,肉麻兮兮的话,她真的不太适合说出口。隔

    壁的休闲室里,白依妍也坐在季越泽的身边,刚才看着他主动的跟着他大哥去挡酒,她就担心他会喝醉,没想到,果然是醉的不要不要的。

    季越泽其实醉的没有那么厉害,他好歹还有些清醒。他

    眯着醉眸,看着坐在身边的女人,突然伸手一搂,白依妍就被迫的压在他的怀里了,她愣了愣,伸手轻轻的推他:“你喝醉了就好好休息,不要乱来!”

    “亲我一下!”季越泽提出无理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