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28章 做他的新娘
 季尚清总不好意思告诉妹妹,自己是被狗咬的,那简直太没面子了。季

    云宁似乎也没想再继续关心下去,她把脸上的墨镜给戴上了,这种时候戴上墨镜,是真的有些失礼,但她也不管这么多了,她心里难受,而且,她不想跟季凛对视。刚

    才她还能掩藏住内心怨恨的情绪,可一看到季凛,她就快忍不住了。她

    真的很想趁着他大声吼几声,想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难道是把她当成一颗弃子了吗?

    所以,在放弃她之前,还想着她的清白能够被他利用吗?

    季云宁不傻,相反,她还是很精明的,她觉的,季凛是真的要放弃她了,只是,在放弃之前,又还想再让她为他创造一点价值。

    她太天真了,原来心狠手辣的人,真的不能拿真情打动。当

    初他被抓进去,她哭了许久,求着二老,求着季枭寒,可是,现在呢?她

    只是觉的当年自己的那些感情有些多余了,季凛也许就真的该被关在里面一辈子,一辈子也不要放出来,他的心,是黑的。

    季凛其实一直在偷偷的打量着季云宁,因为,她突然回国,不跟他打招呼,已经引起他的怀疑了。季

    云宁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看,她假装低头看手机,不去看他。就

    在这个时候,主持婚礼的男人走上了台,他拿着话筒,念着一些深情的言语,在场来宾,瞬间就被这种念白带动了,不时的鼓掌。主

    持人的戏份结束后,就是重头戏了,季枭寒要当着来宾的面给唐悠悠戴上钻戒,并且,当着神父的面前,许下今生最重的誓言。季

    枭寒就是在这个时候,走上台去的,他一身笔挺西装,完美极了。气

    质,气场,皆是令人惊叹。再

    场不少女人都发出了一声声的惊艳低呼声,这样不容于世的男人,竟然在今天就是有妇之夫了,怎么不叫人觉的可惜遗撼呢?

    季云宁的目光,就像被某一种光芒给吸住了,她急急的把墨镜给取了下来,她不想透过那层薄片去看这个男人,她要牢牢的,把他记在心中。季

    枭寒上了台之后,由主持人宣布新娘入场,现场响起了优雅的小提琴声,演绎着动人浪漫的曲调。

    听到主持人的声音,等在门外的唐悠悠有些紧张的吸了一口气。

    而此刻,站在她面前,提着小花篮的季小睿和季小奈也有些紧张,由其是季小奈,她探了探脑袋:“哥哥,好多人呢,你紧张吗?”季

    小睿淡定的说:“不会!”

    “怎么办?我有点呢,我怕我一会儿摔着了,哥哥,你要扶我一把好吗?”季小奈已经在为自己的前途感到迷茫了。唐

    悠悠和夏维文听着两个孩子的对话,都不由的笑了起来,刚才那种忧伤的愁绪,也被这两个小家伙的对话给驱散了。

    “你好好走路,可别摔跤了,会被人笑话的。”季小睿一听到妹妹竟然准备摔跤,瞬间急急的叮嘱她要小心。

    “哦,我会的!”小家伙立即咬咬嘴唇,一副勇气十足的样子。“

    小睿,小奈,可以走了!”夏维文在旁边温声提醒他们。于

    是,两个小家伙手里抓了一把花辫,随手一扬,立即就落下了一片的花雨,浪漫极了。

    唐悠悠和两个小家伙的出场,瞬间就吸引住全场人的目光。两

    个小家伙可爱又漂亮,唐悠悠一袭拽地的纯白婚纱,盖着轻薄的头纱,依稀可见她精致漂亮的五官,伴随着音乐,她一只手轻搭在父亲夏维文的手臂处,挽着他一起朝前方走去。红

    地毯上走过的三代人,这完美的组合,叫人感到不可思议。先

    上车后补票这种事情,虽然不算少见,可是,像此刻这样一家人出现在婚礼的现场上,还是让人感觉有些坠入梦境一般。

    可能是现场的气氛太浓厚了,也可能是教堂上面新布置出来的星空般的景色太过浪漫,现场的宾客都为之屏气凝神。

    唐悠悠脚下有几次是踩的不是很稳的,不过,幸好爸爸稳稳当当的扶着她,没有让她被自己那又长又宽大的婚纱给绊倒。到

    了季枭寒的面前,夏维文眼眶还是忍不住红了,他只低声说了一句:“我把悠悠托附给你了,希望你善待她!”季

    枭寒看到夏维文红了的眼眶,诚意的点了点头:“我会的,谢谢!”

    唐悠悠这一刻,也心怀感激,她抬头看了一眼发色花白的爸爸,莫名眼眶闪过泪意。

    两个小家伙站在旁边,也仰起头来,看着爹地和妈咪的浪漫牵手。

    这个时候,兰悦和老太太走了过来,把这两个看热闹不肯离开的小家伙给带到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在神父的宣读下,季枭寒和唐悠悠面对面站立着。

    透过薄薄的头纱,季枭寒看到她努力隐忍着泪意的样子,心疼极了。当

    两个人都说出了我愿意之后,台下一片掌声。季

    枭寒也拿过了结婚钻戒,温柔的执起她的左手,轻轻的把钻戒戴进她的无名指上,又对着她的手背轻轻吻了一下,仿佛在宣示着占有,这一生,她都是他季枭寒的妻子了,再也不会放开她。唐

    悠悠要感动死了,虽然说此刻大哭一场会破坏气氛,可她忍了许久的泪,还是掉了下来。

    季枭寒轻轻的掀开了她的头纱,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孩子们在这里,我就不吻你的唇了,吻吻额头!”

    唐悠悠愣了一下,下一秒,男人的薄唇就亲在她的额头处了,唐悠悠低下头去,有些害羞。

    掌下再一次爆发出了掌声。

    浪漫的婚礼仪式,也算是告下段落了。

    宾客们也转场去了宴会厅。

    季云宁僵如石头一样的坐在位置上,刚才亲眼看到季枭寒目含深情的注视着唐悠悠,她发现自己的心竟然平静多了,虽然还是很羡慕甚至嫉妒,却没有想要冲上去,破坏他们的冲动。她

    变了吗?

    也许吧,当心知自己再也配不上的时候,那种痛苦和无奈,已经让一个人的心发生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