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19章 选择坦白
 季凛收到一条消息,是最近一段时间,难得收到的一条好消息,他安排的人,已经成功的混入了白依妍的身边。

    他用手指快速的打出两个字:“尽快!”他

    真的等不及了,必须尽早把白真真的嘴给堵上,否则,他所有的计划都会落空,那么,他为之奋斗的一切,也将烟消云散。

    他绝对不会让自己落到那种悲惨的地步的。白

    依妍抽了空,就会去找白真真聊天,幸好季越泽没有阻止她。

    她每一次去,都会给白真真带很多好吃的,白真真很是感动。“

    小妍,你以后要是嫁进了季家,那日子就好过了,大姨真想亲眼看到你们结婚,我也就安心了!”白真真一脸感慨的说道。

    白依妍有些羞涩的低下头,轻声说道:“其实……他向我求婚了!”

    “真的吗?他真的向你求婚了?”白真真激动不己,猛的抓住白依妍的手:“那你答应了吗?你一定答应了对不对。”白

    依妍苦笑道:“大姨,我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我总感觉我们之间的感情并不牢固,像是随时都有解散的风险,如果我们现在只是恋人关系,分手也不会影响到他,如果我们结婚了,却又面临着离婚,那对他将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结婚了,怎么会离婚?”白真真没想到白依妍竟然还想这么长远的事情,又急又恼。白

    依妍却平静的望着她:“大姨,我是真的爱他啊,我就怕因为我的事情,让他为难,我倒是觉的,结婚不着急,等你的事情告一段路了,我们再提这事也不迟。”“

    唉,都怪我,全是我的错,小妍,你会不会怨我拆散了你们的爱情?”白真真还真的抬起手,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耳光。

    白依妍吓了一跳,赶紧握住她的手臂:“大姨,你别这样,我没怨你,我知道你也是不容易的!”“

    不,我其实有很多选择的,可我偏偏选了一条最错误的路!”白真真想到自己年轻潇洒不羁的生活,现在一想,就觉的自己愚蠢极了。

    “年轻的时候,都会犯错的!”白依妍微笑劝道。白

    真真看着她温柔又美好的样子,她喃喃道:“你像他的性格!”

    “大姨,你在滴咕什么呢?”白依妍根本就听不清楚,更不会懂白真真此刻内心的痛苦。白

    真真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一副没脸再见人的样子。

    “小妍,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看我了,我在这里过的很好!”白真真是真的没脸见白依妍了,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罪人。

    白依妍知道大姨最近的情绪起伏很大,她只好站起来:“大姨,你休息吧,我以后还会再来的。”“

    你还是不要来了,不要让季越泽对你误会加深!”白真真急急抬头说道。白

    依妍在心底叹气,只怕这个误会,永远也无解了。白

    依妍离开了别墅后,就直接回公司了。

    “小妍,你回来了?上哪去了?”她的助理王思立即就跑过来关心她。白

    依妍随口答了一句,王思眼珠子转了一圈,提议道:“小妍,你上次不是说想去逛街吗?正好我现在没事,可以陪你去!”“

    我现在没心情,改天吧!”白依妍强撑着微笑说道。王

    思表情变了变,只好没再强求什么。

    晚上,白依妍回到季越泽的家,季越泽已经坐在沙发上,他似乎喝了点酒,俊脸有些红润,看到她进了门,他侧过眸子,盯着她。“

    你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说还有晚宴吗?”白依妍放下了包,走到他的身边去坐下。“

    看到吴常了,我烦他!”季越泽脸色暗沉的说。

    白依妍心疼的伸手抱住他,轻声道:“这个吴常还真是小人得志,一天到晚都在蹦哒,以前也没有见他这么积极过!”“

    他就是故意要做给我看的,他内心深处,一定对我充满了怨恨!”季越泽讥讽道。

    “那你以后最好就别去见他了,他太阴险可怕了。”白依妍劝道。“

    嗯,帮我揉揉,我头痛!”季越泽闭上眼,轻声要求。白

    依妍立即就站到他的身后去,伸手摁在他的太阳穴位置,轻轻的替他揉搓着。

    “我今天又去见我大姨了,她最近好像气色变好了些。”白依妍低声说道。

    “那是当然,不需要东躲西藏,当然会活的更安逸些!”季越泽嘲讽道。“

    其实,我是想说,谢谢你!”白依妍有些难为情的低头,在他的额头处轻轻的吻了一下:“你对我大姨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想害我父亲的人,又不是她,她只是季凛手里的一把刀,刀是没有选择权力的!”季越泽冷冷的答。白

    依妍咬了咬唇,不敢再答话。

    “好了,别摁了,去做点吃的吧,我还没吃东西!”气氛有些沉闷,季越泽赶紧出声打破。

    “好!”白依妍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她就做了三菜一汤,都是很简单的家常菜。季

    越泽酒醒了一些,坐在桌前,慢慢悠悠的吃着,他喜欢这种家庭气氛,感觉像以前小时候,有父母在身边,轻松,温暖。“

    我大哥马上就要办婚礼了,你到时候跟我一起去吧!”季越泽开口说道。“

    我不敢去了!”白依妍咬了咬筷子,想到那天在季家,被兰悦盯着打量,白依妍就什么胆子都没有了。

    “放心,我妈不会知道的!”季越泽伸手摸了摸她的肩膀,安慰道。

    “迟早还是会知道的,季越泽,要不,我就主动坦白吧!”白依妍思来想去,坦白才是最妥当的。

    “现在?别挑这个时候,等我大哥结了婚,我会跟她说清楚的。”季越泽立即阻止。“

    好吧,那你大哥结婚那天,我可不可以不去?”白依妍恳求道,感觉多在兰悦面前出现一次,她的罪过就更大了。“

    你自己考虑吧,我不强迫你,反正我那天可能也有事情要忙。”季越泽总算是放过她了,白依妍暗松了一口气。季

    越泽幽眸突然一眯:“你不想去的原因,不止这一个吧。”

    “啊?还有什么?”白依妍被他的话吓了一跳。“

    你不会还在怀疑我对唐悠悠……”“

    没有,绝对没有!”白依妍被他的猜测给吓了一大跳。

    “没有最好!”季越泽立即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