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14章 怨恨的开始
 季云宁在浴室里呕吐了很久,几乎要把整个胃都吐出来才甘心。眼

    泪糊了她一脸,整个人看上去,全是绝望的灰色。

    季云宁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一天,她一直以为自己哪怕不能嫁给季枭寒,也肯定会有很多英俊帅气的富二代排着队来迎娶自己。

    只要自己愿意,点点头,就能轻松的拥有一个帅气有钱的老公。

    可现在,她的美梦,像是划了一个休止符,变成了句号。她

    竟然被一头肥猪给夺走了清白,而且,还是用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得到了她。这

    种痛苦,简直比拿刀子杀了她,还要更令她痛苦百倍。

    是季凛!那

    个她曾经信任并且依赖的养父,她一度以为自己就算不是他亲生的,他对自己肯定也是有一层父女之情的,他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别人欺负。

    可现在简直太讽刺了,他竟然会让她跑过来,被一个男人无情的糟蹋。灭顶之灾,也不过如此了吧。季

    云宁站起来,身体上的疼,远远不如心灵所受的。

    她突然听到手机铃响,那是季凛打给她的,她看都没看一眼,径直的走过去,摸到手机拿了起来,狠狠的砸向墙壁。手

    机顿时就解体了,屏幕起了一片的蛛网。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对你还不够忠心吗?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季云宁捂住了脸,蹲在地上痛哭失声,恨声的质问着。

    哭了一场后,季云宁总算是平静了下来。她

    觉的自己悲惨的命运也许才刚刚开始。季

    凛可以让她陪那个男人第一次,肯定就会有第二次,又或者,换一个男人继续。因

    为,在季凛的眼中,她就是一个可以拿去利用的货品了吧。

    季云宁心底血流成河,但很快的,她就自我的建筑起一堵冷硬的墙。因

    为从小就是孤儿,季云宁的内心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强大。

    哪怕她昨天晚上被一头猪给拱了,此刻,她也迅速的冷静下来,并且,她决定了一件事情,谁要伤她,她就一定会报复。

    哪怕那个人是季凛,如果季凛不爱她了,这护她了,那她也绝对不忠于他。季

    云宁捡起了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了回去。

    她的脖子上,手臂上,有不少的痕迹,她只看一眼,就恶心的想再吐一次。季

    云宁回到了家,整个人缩作一团,窝在沙发上。她

    知道,季凛还会再给她打电话的。

    因为,季凛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冷酷无情,哪怕是利用了她,也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她。季

    云宁突然找到了一块蝶子,在电脑上打开了那段视频。

    视频里是一片青青的草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踩着一辆自行车,沿着青草旁的大道往前踩去。他

    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年纪不大,但身量修长,五官俊俏非凡。

    “枭寒哥哥,回头看看我,快看我!”一个银铃般的少女声音,响在视频里,看不到身影,但那是季云宁自己的声音。

    那个时候,她觉的自己的声音都是干净的。

    少年停了下来,修长的双腿踩在地面上,懒洋洋的转过身来看着镜头。阳

    光打照在他的脸上,那张脸清晰又干净,俊秀的仿佛令明月失色。

    季云宁的心脏狠狠的一揪,也许就在那一瞬间,她就无法自拔的迷恋上这个男人了。

    “你在录什么?”少年的声音很清澈,正处在变声时期,带着男孩子特有的一种纯净感。

    “我在录你啊?枭寒哥哥,你真好看!”少女快步的跑到了他的面前,将他那张完美的脸庞放大了数倍,可依然好看到令人转不开眼睛。

    “不要拍了!”少年季枭寒立即伸手挡住了一侧的脸,很不配合的说:“你不是想上去看看风景吗?再录下去,我们时间就不够了!”“

    枭寒哥哥可比风景好看多!”少女格格娇笑着,却还是把录像给关掉了。

    下一个短篇,是从二楼的阳台往下录的。花

    园里有一张椅子,少女正捧着一杯书,认真的在看。季

    云宁那个时候年纪很小,才十三四岁,很调皮的样子。

    她还故意的把镜头放大了很多,这样才方便看清楚男人垂下来那浓密又纤长的眼睫毛。这

    个视频录的很短,因为是偷拍的。再

    下一个视频,是季云宁躺在床上,看着坐在旁边的男人正端着一杯水,似乎要喂给她喝。

    她声音带着虚弱,但却布满了笑意:“枭寒哥哥,你别担心了,我没事的!”

    “你替我挡了一刀,还说没事!”少年季枭寒眼睛里有着自责。

    “真的没事,我愿意为你去死呢,挡刀子算什么呀?”

    “好了,这个时候还拍,不要拍了,喝点水吧!”少年季枭寒直接把她手里的录像设备给抢走了,屏幕就黑了下来。

    季云宁几乎痴迷的反反复复的看着这些录像带,仿佛真的中了那个魔咒一样。她

    记得当年季枭寒问过她,为什么总喜欢拍他,而她的回答,是想为了以后好好的回忆,看到这些美好的时光,心情肯定会变好。如

    今,她也只有在看到这些录像的时候,季云宁才觉的自己是还活着的。

    “枭寒哥哥,他是坏人,你说的对,他就是坏人!”季云宁突然喃喃的说,随后紧闭了双眼:“对不起,枭寒哥哥,我在帮助坏人害你,但你要相信我,我会赎我的罪的,我会的!”就

    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管家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只手机。

    “先生要找你!”管家进来就说。

    和云脸色色瞬间僵沉一片,她已经恢复过来了,决定不再逃避。她

    接过了电话,听到季凛的声音在那边响起:“女儿啊,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为什么要这样做?我难道不是你的女儿吗?”季云宁还是很生气的。“

    不不不,你当然是我女儿,我一直待你如亲生的,爹地遇到困难了,你会帮助我度过难关的不是吗,你从小就是一个好孩子!”季凛厚颜无耻的说道。

    “是,我会的!”季云宁心死了一般,木然的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