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10章 白眼狼
 洛锦御给季越泽提供的这些证据,简直就像是迟来的新年礼物一样,令季越泽感动极了。

    他其实也派过人去调查的,对方失却是对他的人格外警惕,所以,他调查的结果也没什么意义。洛

    锦御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找了什么人,竟然打入了星云内部,深挖了这么多对他有利的证据,往后肯定要找个机会好好的感激他一番。他

    知道洛锦御是一个非常谨慎的生意大佬,他把自己的事业经营的稳固平顺,几乎不爱在商圈上竖立敌人,可此次,为了他竟然破例了。当

    然,季越泽知道这些功劳要算在杨楚楚的身上,洛锦御那么不遗余力的帮忙,肯定是为了她。季

    越泽和白依妍直接来到了吴常的办公室,他正在找一个公司新来的女明星私聊。女

    明星坐在他的腿上,吴党的手在她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游走着,因为是关着办公室的门,所以,两个人倒是没有避嫌的粘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狠力推开,里面两个人来不及分开,被进来的人抓了一个正着。

    女明星吓的花容失色,吴常脸色也起了一片的惊慌之色。“

    老析!”吴常迅速的将呆掉的女明星用力推了一把,女明星也惶恐站起来,急急的走到季越泽的面前,小声的喊了一句。季

    越泽倒是没料到吴常竟然在办公室玩这种把戏,俊脸更加的冷沉阴寒。

    “出去!”季越泽克制着脾气,只冷冷的扫过那个女明星。女

    明星吓的大气不敢喘,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跟在季越泽身后的白依妍,神色也闪过一抹怔愕。

    之前还觉的吴常温文尔雅,是个有亲和力的人,如今,她只觉的恶心想吐。

    竟然在办公室关起门做这种无耻的事情,真是权壮人胆,有权就可以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了吗?吴

    常有一种自己死到临头的不好预感。

    不过,他内心强大,哪怕被季越泽抓到他大白天调戏女明星,他也没有惊慌失措的狼狈感,反而一脸从容微笑,恭敬有加:“老板,小颜她在剧组受了委屈,正找我哭诉呢,我刚才只适当的安慰了一下她。”

    “不必跟我解释!”季越泽目光清冷,言语中充满着厌恶。吴

    常脸色闪过灰白之色,他是一个非常精明,非常擅长察言观色的人。

    他觉的季越泽看着他的眼神,就像刺骨的冷刀,恨不得将他千刀八刮。吴

    常从来不惧害怕的身体狠狠的一抖,冷意从背后往上冒了起来。

    季越泽这是打算放他的血了吗?

    “吴常,我问你,对星云传媒有什么了解吗?”季越泽倒是不急着把证据甩他一脸,而是冷着声问他。

    “星云?就是那个迅速起来的传媒公司吗?老板,你大可不必担心,他肯定是撼动不了我们在娱乐圈大佬的地位。”吴常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此刻还想着要讨好季越泽。

    季越泽微挑了好看的剑眉,又轻又淡的哦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他接着说。呈

    常把季越泽那挑眉的动作,当作是他开始感兴趣听下去了,立即又认真分析道:“星云手底下没几个出色的女明星,人气也都不怎么样,我们可以抓住这个机会,举办一次海选巨星的活动,暂时性的让公司增加暴光率,肯定能稳居第一的。”“

    吴副总原来并不是只会玩弄女明星啊,还在为公司的发展忧虑!”吴

    常立即陪笑两声,谦虚道:“老板太瞧得起我了,我其实也是在做份内之事!”“

    是啊,正是因为我太瞧得起你,你才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季越泽实在看不下去他虚伪的面孔,眸色掀起一片戾气,声音也瞬间冰冷如刀。吴

    常吓的脸色瞬间白透,后背也冒起了一片的冷汗。

    他嘴角扯动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假笑:“老板,我不太懂你这话的意思?我哪里做错了吗?”

    “吴常,当初我敬你是大哥,把你从一个保安提升到今天公司的副总裁,在我眼中,你努力上进,老实恳干,总给我一种可以信任的踏实感,当初你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证,一定会忠心我,绝不背叛,你那些誓言,如今是被你自己吞下去了吗?我该怎么称呼你,我的副总裁,还是星云传媒的大股东?”季越泽冷冷的声音,就像巴掌似的,打在吴常的脸上,令他越发的惨白。

    吴常脑子抽了抽,他一直觉的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做着自己的一番大事业,他甚至觉的这种偷偷建功立业的感觉很刺激,令他振奋,令他觉的很有成就感。

    可是,当这件事情被季越泽一字一顿咬牙说出来的时候,吴常才深感事态的严重性,再没有那种骄傲感了。“

    老板……小泽!”“

    闭嘴!”季越泽声音冷洌,怒声喝斥:“当我眼瞎,没看清自己家里养头一头白眼狼!”听

    到白眼狼三个字,吴常就像被人踩了尾巴似的,脸色瞬间变的青白难看。

    “我终于明白星云传媒为什么突然运转的这么胜利了,因为他的模式就像当年我公司一样,你用了同样的操作,让星云在短短的时间内爆升了自己的人气,你又利用你职权之便,把本该招纳进公司的艺人,全部都用各种借口送去了星云?吴常,背叛我,是不是让你很有成就感?”季越泽声音已经满含怒气,除了痛心,还有怒恨。

    吴常终于不再伪装自己那一副良民的样子,撕裂了脸皮,露出里面那可怕的阴险冷笑。

    “季越泽,我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还不是你一步一步逼我的?你当初给了我大权,如今又一步一步的压制我,是你先不信任我,你让我感到惶恐,就像你深宫里的弃妇,要失宠了,我害怕,我要自保,我要反抗,要替自己谋一条更好的生存之路,我有错吗?”吴常怒声大吼,也像受了巨大的怨屈。

    季越泽神色瞬间一僵,这算不算恶人先告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