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98章 百看不厌
 老太太说晚上季凛父子要过来吃饭,气氛瞬间就变了,最近一段时间,季凛父子没有在季枭寒的眼前晃荡,他还可以暂时压住对他们的憎恨,可是,一看到他们出现,那种怒火就再能平息,总有一种想要把证据狠摔他们一脸,要求他们承认自己罪名的冲动。

    老爷子的病情在加重,季枭寒也不敢挑在这个时候对他们痛下杀手,只好继续隐忍着。

    六点多,父子两坐着同一辆车到达季家大厅,一进去,就觉的气氛很僵沉,季枭寒的脸上是大写的不欢迎。季

    凛父子脸皮厚,哪怕季枭寒不喜欢他们,他们也无所谓,反正,他们现在也是想尽各种办法来气季枭寒,能够让他心情不好,自然是求之不得了。

    季尚清进入客厅,第一时间就是想搜寻唐悠悠的身影。

    可惜,他还是失望了,唐悠悠根本不在客厅,这个时候,她肯定躲在楼上陪孩子了。老

    太太虽然知道他们之间关系太好,但却并不知道他们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她尽力的在中间周旋着,希望能化解他们之间的僵沉。季

    凛父子上楼去跟老爷子打了招呼。看

    着父亲眼窝深陷,病的非常严重,季凛的心情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曾经,父亲在他的心目中也是非常高大的形象,可因为他的偏心,让他从小就在心底埋下了对他的一抹怨恨。如

    今,年岁增长,那种怒气并没有平息,反而越增越多。

    想到季家未来的继承权将一代一代的继承下去,可惜,却永远也不可能是属于他们父子的,更不可能变百他孙子的,所以,季凛的内心还是非常的躁郁的。

    晚饭时分,季尚清看到唐悠悠牵着两个孩子下楼,他的目光就直接粘了过去。

    唐悠悠对上他的目光,只一瞬,便淡漠的移开。

    季尚清心里却装满了失落,他知道唐悠悠不喜欢自己,可如今,她对自己已经到了厌恶的地步了。季

    尚清的心就像扎进去一根刺,每一次想起,都疼痛不止。

    晚饭在沉默的气氛中进行着,谁了没主动说话,季凛目光在季小睿的脸上扫了几眼,这个小家伙几天不见好像又长大了一些,五官眉眼已经初见凌厉模样,就仿佛季枭寒小时候给人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

    季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惧畏一个小孩子,但这种感觉很不好,他很不喜欢,仿佛只要季小睿长大成人了,季家的大权,就更加没有他什么事了。季

    凛暗自咬了咬牙,如果让这个小东西消失不见,既能打击到季枭寒,也能让季家失去未来的继承人,一举两得,真是想想就令人痛快。

    打着这种坏注意,季凛的脸上却是一片的温和模样。

    吃了饭后,父子两个也没有多逗留,上楼跟老爷子打了一个招呼就离开了。

    季枭寒回到卧室,俊美的面容布满了阴沉,唐悠悠坐到他的身边,伸手轻柔的安抚了一下他:“他们走了,你别生气了,为那种人置气,不值的!”

    “我知道,可我就是忍不住,这种感觉很痛苦。”季枭寒伸手抵在眉间,用力的揉了揉。唐

    悠悠温柔的靠在他的肩膀处:“那就别去想了,你爷爷的病情不乐观,还是多用心照顾好他!”“

    嗯,我尽量忍一忍吧,忍过这一段时间,我一定要加倍报复他!”季枭寒恨恨的咬着牙,想到叔叔那眼中暗藏的得意之色,他就想杀人。唐

    悠悠心疼他,可是,却又帮不了他,这才是最无力的事情。

    深夜!

    白依妍和季越泽坐着车回家,刚在外面吃了晚饭,两个人都有些疲倦。

    快到达季越泽居住的小区门口时,白依妍目光不经意的往外看了一眼,突然,她浑身震了一下,刚才一个错身,她仿佛看到了大姨。

    白依妍立即坐直了身,透过车窗往外看,果然,她看到一个人影慌慌张张的坐了一辆车离开。白

    依妍用力的眨动了一下眼睛,刚才那不是错觉,真的是大姨!

    “怎么了?”季越泽见她突然坐直身子往窗外看,眉宇微皱,关心问道。白

    依妍哪里敢说实话,她只好含糊道:“没什么!”

    季越泽没有再追问下去,伸手将她搂到怀里。

    白依妍贴着他的胸膛,神色却是惊怔不己,她确定自己没有眼花,那个人真的像大姨。

    只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来找她的吗?

    白依妍越想越不安,心跳的也加速了。回

    到了家,白依妍突然想问季越泽拿回自己的两个手机,她担心大姨会给她发短信什么的。可

    惜,白依妍鼓足了很多的勇气,却还是没敢问出口。

    于是,她决定趁着季越泽洗澡的时候,在他的房间里好好的找一番。

    季越泽慵懒的伸手解自己的衣扣,那动作,优雅又迷人,一双幽沉的眸子睨着站在旁边的白依妍,见她的目光竟然盯在地板上,没有望着他,这令男人有些不悦。“

    地板比我还好看吗?”季越泽不喜欢被她忽略的感觉,哪怕一刻,也不行。

    白依妍惊了一下,赶紧抬眸,就对上他不悦的表情。

    “当然没你好看!”白依妍免强的笑着,她不是不想看,而是不敢看他的眼睛,怕自己心里想的那些小心思,会被他看穿。

    季越泽的手指已经挑开了白衬衫的扣子,暴露在空气中的是成熟男性的身躯,哪怕只看上一眼,就充满着魅惑力。

    白依妍心跳骤然加快,看到男人朝自己靠近,属于他身上的那种清冷香气,瞬间就斥满了她的鼻端,她俏脸微微泛红。

    “是不是时间长了,对我腻了?”季越泽微弯了身躯,薄唇抵在她的耳边,胡言乱语。

    灼热的气息,令白依妍浑身紧绷,她一时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当然……没有,我怎么会对你腻了呢?百看不厌!”她像个傻瓜似的,耿直的回答,令男人低浑的笑出了声。白

    依妍俏脸一热,感觉自己像是中了他的圈套似的,说了这么傻气的话,立即瞪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