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96章 多了一个人宠她
 唐悠悠和季枭寒在国外待了两天的时间,夏维文想到两个可爱的小外孙,就催促着他们赶紧回国。

    唐悠悠和季枭寒也只能动身回国了,在回国的前一个晚上,唐悠悠去书房找了夏维文,让他一定要按时检查身体和吃药,工作不要太劳累。夏

    维文把她的话都听进去了,以前兰悦也这样劝过他,可他却总是一边听一边忘,总会觉的自己年轻,身体不错。可

    现在,唐悠悠来叮嘱他,他才突然想起自己也五十岁的人了,该休息还是要休息,想着能多活几年,好好的陪陪女儿和外孙。

    第二天清早,夏维文趁着唐悠悠还在睡懒觉,在花园里找到了散步的季枭寒。

    季枭寒来到他这里,倒是没太把自己当外人,从酒店搬到夏家来住后,他该干嘛还干嘛,也不会觉的拘束,这可能就是从心底把对夏维文的恨意转换成了另一种感情吧。

    “枭寒,我想跟你聊两句,可以吗?”夏维文温声开口。

    “请讲!”季枭寒虽然脸色依旧冷淡,但还是好说话的。夏

    维文沉思了一下,开口说道:“我想把公司转到你的旗下,以后交给你来打理。”“

    为什么?”季枭寒没料到夏维文一开口,就是把价值百亿的公司交给他,这简直令他有些意外。

    夏维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当是我在讨好你吧,希望你以后能对悠悠好点,你是要陪她过一辈子的人,我可陪不了她那么久,公司交给你,我也放心,原本我是打算直接培养悠悠的,可是,她年轻,又是女人,这么重的担子压在她的身上,我怕她负荷不了。”“

    压到我的身上,你就那么放心?”季枭寒这句话像在嘲讽,但却没有恶意。

    夏维文又尴尬的笑了笑:“你能力不错,季家在你手里经营的有声有色,我相信你肯定有能力接管我的公司的。”

    “我不能要!”季枭寒很坚决的拒绝了。

    夏维文愣住:“你是瞧不上我这种小公司吗?”

    “当然不会,能赚钱的公司,在我眼中不分大小,我知道你的公司还是很能赚钱的。”季枭寒一脸正色的回答。夏

    维文点头:“倒是能赚点,不过,如果让我把公司交给别人来管理,每年给悠悠分红,我还是很不放心的,我也许是我关心则乱,太想给女儿一个好的未来,却又事事不能周全,你别见笑!”季

    枭寒目光盯着他看了看,随后淡淡道:“真羡慕悠悠,有一个好父亲!”夏

    维文愣了一下,想到好友季楠,季枭寒肯定对他失望之极了吧。

    “你也有一个好母亲,可惜,悠悠却没有了!”夏维文轻声感叹。

    季枭寒表情也微呆了一下,默认了。

    夏维文摇头叹笑:“好吧,这件事情我也不强求你,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我再想别的办法!”“

    嗯!”季枭寒依然坚定自己的想法。吃

    过了午饭,唐悠悠和季枭寒就要离开了,夏维文又给唐悠悠塞了很多的礼物,仿佛要把这二十多年没送出去的礼物全部都塞进女儿的手里。唐

    悠悠看着这沉沉的几大箱子,整个人有些呆掉。

    “爸,你又送这么多东西给我啊,我也用不了那么多,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唐悠悠感动的想哭,可又不能哭,怕让爸爸跟着难受。夏

    维文站在旁边笑着说:“不多,已经很少了,带回去吧,都是些女孩子爱用的东西,我一个老头子留着干什么呀。”唐

    悠悠只好全部接受了,季枭寒站在旁边,看着女人强忍着的泪水,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之前,他一直以为接下来就是自己和儿子来照顾这个女人了,可现在,又多了一个父亲,那么宠着她,真怕她哪一天娇贵了,自己需要用更大的力气去宠她才行。跟

    爸爸道了再见,车门关上,车子往夏家大门外驶去。唐

    悠悠脸色有些紧绷着,突然听到耳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想哭就哭吧,我不嘲笑你!”

    唐悠悠忍了好久的泪,莫名的就滑了下来,有些气恼的侧过头瞪他:“你想笑我也没意见!”季

    枭寒还真的笑了一声,唐悠悠直接生气了。

    还说没意见呢,现在意见可大了。“

    你笑什么?”唐悠悠直接问。

    季枭寒继续又笑了一声,伸手将她整个人往怀里搂了过来:“我笑,是因为我替你开心啊,又不是嘲笑你!”

    “可你分明就是嘲笑我哭了!”唐悠悠才不理会他。季

    枭寒无奈的摊了一下手:“好吧,我不笑就是了!”“

    真希望我爸能生活在国内,以后要见他一面也就方便了!”唐悠悠伸手抹了一把眼泪,感叹说道。“

    可他的公司在这里,他也回不去!”季枭寒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了,真的想让夏维文回国居住吗?那他和妈妈之间,会不会又经常往来,招来闲话?

    不得不说,季枭寒还是有些私心的,但这份私心是带着挣扎的。季

    凛父子最近的日子过的不太顺利,季凛找了几个以前他公司的老旧部,原本是想拉拢他们的,可没想到,季枭寒竟然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早就把人心拉到他那一边去了,这叫季凛简直想拿刀杀人了。

    季枭寒的手段就仿佛能通天了似的,堵死了他所有想要复仇的道路。真

    是太小看这个侄子了,当初没有趁着他年纪小一把掐死他,现在让他翅膀硬了,已然变成了天空中的霸主,倒是令他毫无发挥的余地了。季

    尚清看着爸爸一脸挫败的回来,他皱眉道:“又劝说失败了?”“

    混帐!”季凛一拳打在沙发上,气恨的咬牙:“他到底背着我搞了多少手段?”

    “爸,是不是你脑子老化了?我为什么有一种要失败的预感?好像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落在了季枭寒的后面?包括认识唐悠悠也是!”季尚清自嘲起来,完全没有理会父亲那要吃人的黑沉表情。“

    那你有能耐,就去把那个女人给我抢过来吧。”季凛气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