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84章 相约来世
 男人的话,令唐悠悠心底趟过一抹暖意,看在他这么关心照顾她的份上,刚才让她在上面动了半个小时的帐,就不跟他算了。

    美食和美酒送了进来,唐悠悠已经洗过了澡,穿着白色的睡袍,一头齐腰的长发还微湿的垂在她的肩膀处,她打算拿吹风机吹干。季

    枭寒坐在客厅里,在等她,一回头,看到她半湿的长发,将她那张俏丽的小脸显的更加明净白晰,他起身,朝她走了过来。“

    让我来帮你!”季枭寒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帮她吹过头发了,记得之前有帮过她几次。

    她长发很柔顺细软,在手指间划过的那种感觉,就像是丝绸一般,掀起的阵阵幽香,让季枭寒难于忘记,所以,他才会主动揽下这个活。

    有人帮自己的忙,唐悠悠自然开心了。她

    没有穿高跟鞋,在站男人的面前,只到他肩膀处,正好可以让男人帮她吹头发。季

    枭寒手指拽起她的长发,打开了电热风,两个人站在浴室里,耳边是电热风吹出来的热气,气氛说不出来的温情。

    吹干了长发,季枭寒搂着她走到餐厅的位置坐下。“

    你怎么还点了一瓶酒?”唐悠悠有点小爱好,就是喜欢在睡前喝点酒,这可能是之前留下的职业习惯了,为了寻找灵感,她经常会让自己喝到微醉的感觉。

    “给你点的!”季枭寒早就把她这点小兴趣记在心底,所以,他以后都会帮她点一瓶酒。“

    谢谢你!”唐悠悠真的很感动,没想到季枭寒竟然这么贴心。季

    枭寒拿杯子给她倒了半杯:“在我面前,我允许你喝醉,但在别的男人面前,你不许沾酒!”唐

    悠悠听到他这霸道的要求,立即点头答应:“那是当然的,我又不贪杯,而且,跟别人喝酒,可没有此刻这种气氛!”季

    枭寒薄唇微微一扬,心里很是满足。不

    过,追求她的这整个过程有多曲折艰难,季枭寒也是感慨万千的。

    在没有遇到唐悠悠之前,他总是把女人想像成那种勾勾手指就会跑过来的宠物。

    所以,他内心一直很排斥女人的靠近,再加上妈妈曾经给他带来了太大的阴影,让他对女人失去了信心和信任感,直到唐悠悠的出现,打破了他内心的那一种认知。季

    枭寒才知道,原来,女人也是分种类的,有一种可以勾手指就得到,而有一种,就算你拿出真心去追求,也不一定能得到。

    “你在想什么?”唐悠悠低头喝了一口酒,余光瞟见他盯着自己发呆,唐悠悠心头微颤,立即笑起来问他。季

    枭寒这才发现自己看她入神,也微微一笑:“没什么,就觉的好不容易把你追到手了,我应该要好好待你!”唐

    悠悠噗哧一声笑起来:“真不像是你会说的话。”季

    枭寒却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宇:“为什么这要说?难道在你眼中,我就是那么不可靠的人吗?”

    唐悠悠可不敢惹他,因为,惹怒他的下场,往往会很难看,会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就是结合你以前的性格才这样说的,你以前可是自负又轻狂,好像不把感情当一回事。”唐悠悠立即解释道。

    季枭寒却微讶:“我什么时候不把感情当一回事了?我一直待你都是很认真的啊。”唐

    悠悠眨了眨眼睛,仔细的一回想,还真的挑不出什么毛病。

    “说的也是,你的确是我见过最认真的男人了!”唐悠悠不得不承认,季枭寒好像从来不拿感情的事情来开玩笑,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认真对待的。季

    枭寒的脸色这才好看起来。唐

    悠悠又喝了一口酒,动情的说道:“季枭寒,遇见你,真是我最幸运的事情!”

    季枭寒听到她难得说这种动情的话,薄唇抿着,唇角微扬:“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

    嗯,千言万语都不足于形容我对你的喜欢,我觉的我可能连灵魂都刻上你的名子了,如果真的还有下辈子,那我过奈何桥的时候,我死也不想喝孟婆汤,下辈子我还要来找你,我还要嫁给你!”唐悠悠说的一本正经,却像是在说一个神话故事,让季枭寒忍噤不住想笑她。“

    哦?是吗?”男人很开心,眉目充满一片笑意:“好啊,下辈子我还来找你,还要娶你为妻!”

    “真的?”唐悠悠见他答应了,仿佛就约定了什么,这令她心里很安心。季枭寒承诺道:“是的,我相信我们缘份还没尽!”

    唐悠悠噗哧一声笑起来,觉的气氛被自己给带偏了,赶紧伸手夹了一块鲜美的鱼肉放到他的碗里去:“吃饭吧!”季

    枭寒低眸,看着那块鱼肉,神情闪过一抹柔色,拿了筷子,夹起来,放进了嘴里,滋味不错。

    吃了晚饭,两个人下楼,在酒店的后花园里散了会步,这才回房休息。次

    日清晨,唐悠悠起了一个大早,一想到要见爸爸,她还是很开心的。当

    她醒过来的时候,男人竟然还在睡觉,也许是因为在休假的缘故,季枭寒最近作息稍微放松了一些,有时候他会陪着她睡晚一点。

    窗外的暖阳照进来,缕缕的光芒落在男人俊美的脸上,年轻的气息无法掩盖,眉睛俊郎,五官深邃,犹如雕刻的完美艺术品。唐

    悠悠支着下巴,一时不忍吵醒他,就这样凝着他的脸发起了呆。这

    张脸,真是百看不厌啊。季

    枭寒睡着和醒着完全是两种风格,睡着后的他,收敛了强势的锋芒,多了一点亲和力,而醒着的他,却是浑身散发出那种冷洌的寒气,如果不是他最亲近的人,只怕远远的就会被他身上这种冷霜般的气息给吓跑。

    唐悠悠心里想了想,她好像更喜欢他睡着的样子,安安静静的,好像很好欺负。

    唐悠悠这样想着,她的手指就已经爬上他的胸膛,昨天晚上被他搂着睡了一晚上,心头还是暖洋洋的,此刻,她突然贪恋般的想要再抱一抱他。

    可没想到,她手才触上,男人反手一扣,下一秒,姿势翻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