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69章 她相信他
 季越泽见她傻呆呆的望着自己,都忘记要吃东西了,他立即将自己咬了一半的那只鹅腿放到她的面前:“为什么用这种花痴的眼睛盯着我?小心你的口水别掉下来了,那我就真的会嫌弃你!”白

    依妍猛的吞了吞口水,发现果然有掉下来的节奏。“

    没……没有啊,我哪花痴了?”白依妍支支唔唔的答着,俏脸却是晕红一片。“

    我已经跟警察局那边打过招呼了,也请他们帮忙在找你大姨,放心吧,如果她还在国内,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但如果她出国了,那可能需要时间去找她。”季越泽转身往卧室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白

    依妍又猛的回过头,望着他的身影,美眸闪过浓浓的感激之情。没

    想到季越泽竟然还会帮她找大姨,而不是因为拿了那段录音后,就彻底的对大姨放手不管了。白

    依妍发现,季越泽其实是嘴硬心软,口是心非的人,但往往这种人,最容易感动别人,白依妍此刻,就是真的被他感动到了。所

    以,她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的感激他。而

    女人感激男人的最好的方式,应该就是把自己奉上了吧。

    想到自己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情,白依妍心慌意乱了起来,俏脸红了一阵又一阵。她

    虽然从来没有用忠洁玉女来标榜过自己,可是,她也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所以,她觉的,要迈出这一步,真的有些困难。

    可是,季越泽对自己帮了这么大的忙,还买了这么好吃的东西给她,她不能无动于忠的,她决定了,一定要感激他。天

    渐渐的黑了下来,白依妍也吃的饱了,她洗干净了手之后,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她要洗澡怎么办?

    看来,只能躺浴缸里洗了。白

    依妍看到季越泽坐在他的书房里面,不知道他在干嘛,应该是处理公司的事情,她不敢去打扰他,就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刷手机。

    晚饭时间,季越泽从书房出来了,不一会儿,有人敲门,原来是季越泽让他的助理送来了晚饭。白

    依妍刚才吃烤鹅已经吃的很饱了,这会儿让她吃饭,她也吃不下。不

    过,季越泽还是要求她多吃一点,她最近是真的瘦了,肉眼可见。白

    依妍发挥了吃货的本质,还是免强的吃了半碗饭。

    两个人,坐在餐桌前,气氛很融恰,窗外飘着细雨,远处一片朦胧的雾气,那些高楼,几乎都隐在雾色之中,再加上天要黑了,构成一副凄美的画卷,让人觉的这样的冬天,更加需要有人来温暖自己。吃

    过了晚饭,季越泽难得的主动收拾好了桌面。

    白依妍在房间里走动了一会儿,算是运动。九

    点多,她决定去洗澡了,拿了睡衣,打算进去放热水。

    “我来吧!”身后,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紧接着,一只大手,比她更快的打开了开关,泊泊的热水,流趟了出来,室内的温度,明显的升高了,雾气渐渐的迷漫了起来。

    白依妍想到晚上自己偷偷安排的节目,此刻,男人就站在她的身后,几乎要与她的后相贴,她心跳莫名的加速了。季

    越泽目光无波的盯着水面上升,可能是因为白依妍受了伤,季越泽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对她动邪念,所以,他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你自己可以洗吗?要不要我帮忙?”季越泽把水关了之后,帮她试了试水温,觉的合适,这才直起身来问她。白

    依妍立即摇手:“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确定?”季越泽再问一遍。

    “嗯,确定!”白依妍可不敢劳烦他帮忙,自己虽然受伤了,但还是可以自己动手的。季

    越泽倒是没有强迫她,只是看到她脸红的样子,心头莫名一动,敛下心底涌起的一抹想法,转身,慵懒的离开了。

    白依妍坐在浴缸里,享受着温暖,想到这是季越泽亲手替她放好的,她就莫名的开心。她

    有时候觉的季越泽真的很适合做老公,他其实是一个很居家的男人,除了演戏和工作,他并没有不好的绯闻传出,也对,他都几乎不怎么出去玩乐,当然不可能会被人拍到负面的绯闻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呢?真是天生的祸害!”白依妍用手指抵着下巴,一副深沉的表情,想到季家两兄弟都是一等一的大帅哥,而且,又都很深情很温柔,她就觉的,自己要是能够得到季越泽的宠爱,就是上辈子积大德了。

    白依妍洗了澡后,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她受伤的那只手现在动也不敢乱动,一动,就针扎般的疼。

    白依妍出来,发现季越泽竟然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酒。看

    样子,他的心情不太好。

    白依妍走了出来,低声关心道:“你怎么了,你大哥和悠悠姐的订婚宴还胜利吧?我今天刷新闻的时候,刷出那条消息了。”

    “没事!”季越泽沉着声说道。

    “会是什么人干的啊,真的很过份,挑在今天!”白依妍愤愤不平的说道。“

    还能有谁?”季越泽冷笑。

    白依妍瞬间就无话了,她显然是知道是谁了,又是季凛吧。他

    这个叔叔还真是太恐怖了,专爱挑事,而且,还都在祸害自家的人。

    “没事就好!”白依妍暗松了一口气。

    季越泽突然因为今天季尚清刺激他的话惨白了俊脸,低着声问白依妍:“你是不是还觉的,我对唐悠悠有什么想法?”

    白依妍愣了一下,随后,她立即摇头:“当然不会,我觉的……你可能真的对她死心了吧!”

    其实,白依妍也不敢肯定这件事情,毕竟,当初还是她亲自抓拍到他们在一起的照片。

    唉,真是尴尬,为什么是她呢?

    “我只要她和我大哥幸福!”季越泽又喝了一口酒。

    白依妍一脸信任的表情:“我知道!”季

    越泽侧过脸来看着她:“我现在喜欢的人,好像是你!”

    白依妍微微一颤,有些兴奋莫名:“是吗?那我还真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