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65章 未能如愿
 现场的气氛正在发酵,所有人的目光都惊疑不定的望着刚从台上走下来的季枭寒和唐悠悠,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推送了一条这样劲爆的信息,巧合的不能再巧了,仿佛是有人蓄意打破今天这份幸福喜悦,成心要给季家人填堵似的。很

    显然,兰悦也听清了四周的议论声,她的脸色瞬间僵住,神情惨白如雪,因为害怕和不安,身子也轻颤了起来。坐

    在她身边的季越泽,俊脸黑沉难看,目光冷冽了起来。而

    坐在席间的季枭寒,捏着杯子的大掌也蓦然的发紧,手背青筋立现,目光有意无意的朝季凛方向看了去,寒冽犹如冷电一般,让季凛心头一震。唐

    悠悠俏脸有些苍白,显然,她没料到会在自己大喜的日子里,发生这种事情,虽然这并不是刻意捏造,而是事实,可有人挑在今天把这个消息公布出来,那就是故意搞破坏了。老

    爷子和老太太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由其是老爷子,气息一阻,瞬间就咳了起来,咳的很凶,让旁边的人看着都担忧。

    季枭寒两兄弟,以及季凛父子,都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关切老爷子的病情。“

    爷爷,你还好吗?”季枭寒低着声音关切。老

    太太给老爷子胸前顺了顺气,老爷子一口气提了上来,但脸色灰白,看着情况不妙,季枭寒赶紧对旁边的陆清急声吩咐:“让医生进来,送我爷爷回去。”

    陆清点头应声,不一会儿,由两名护士和两名专业医生组队的身影急步走了进来,老爷子呼吸略显困难,虽然有话要交代,却奈何胸闷滞气,脸色胀青,一时也交代不了什么,只能被医生赶紧带着回家去了。

    老太太脸色焦急不安,痛心疾首道:“是哪个缺德的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发布了这条消息?简直毫无人性,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个人是要造受天谴的。”季

    凛面色不改,但内心却是一沉,望着母亲那生气的样子,他有那么片刻的后悔。季

    枭寒冷声道:“奶奶,你放心,我一定会查出那个人的,他会有报应的。”

    “枭寒,你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压制下来,今天你们的订婚宴,无论如何不能被破坏了,这是我和你爷爷最希望看到的事情。”老太太交代完了,就急急的离开了,她要回去照顾老爷子。

    季枭寒目送着奶奶离开,神情瞬间冷沉如霜。

    大厅近百桌的宾客,正一脸讶然的看着这一幕好戏,因为,这的确值得他们等待,就想看看从来不出糗的季枭寒,又要怎么当众解释清楚这件事情。

    虽然唐悠悠不是他的亲妹妹,没有血缘关系,可毕竟算是一家人了。

    兰悦和夏维文的爱情故事,在圈子里也轰动一时,一些年长的人,当年甚至还被邀请去参加了他们的二婚婚礼呢。唐

    悠悠站在季枭寒的身边,手里牵着两个孩子,两个小家伙还是一脸的茫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猜到了,应该不是什么好事,不然,爹地妈咪的脸色不会这么的难看的。兰

    悦坐在位置上,低着头,神色透着一丝痛楚和无奈。季

    越泽冷恨的盯着季凛,恨不能一拳头砸烂他的脸。季

    凛仿佛知道季越泽眼里燃烧着的怒恨,他耸耸肩:“真遗撼,这么美好的宴席就这样被破坏了!”季

    枭寒却冷笑一声:“的确很遗撼,某人的阴谋奸计可能要落空了。”季

    凛脸上看着没什么得意之色,很平常,听到季枭寒的话,他脸色这才微微变了一下。季

    枭寒伸手握了握唐悠悠的手臂,仿佛是在无声的安慰她。唐

    悠悠微愣了一下,就看到季枭寒再一次转身,沉步踏上了台阶,站在高处,从旁边礼仪主持人的手里拿了话筒。

    现场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件事情的发展,当看到季枭寒上台,大家都屏息凝神,等着他要如何为这件事情做出一个解释。就

    在季枭寒打算开口说什么的时候,一直坐着没动的兰悦,突然也快步的朝着台上走去。

    在季枭寒还没有说话的时候,她直接从他的手里拿过了话筒。

    她目光依旧温和,泪光闪动,扫视着在场的佳宾。

    “在座的来宾朋友,我知道你们现在收到了一条消息,是关于我和夏维文先生的婚姻关系,其实,你们完全不必用惊讶和质疑的目光来看待我的儿子和儿媳,他们的关系是正当的,是合法的,也是道德的,我和夏维文先生早就结束了婚姻关系,请你们不要再猜疑我的儿子和儿媳,他们是真心相爱才走到一起的,恳请你们祝福他们,非常感激!”

    兰悦声音平缓,情感真挚,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人深信不疑。

    现场来宾表情在惊讶过后,归于平静。还

    以为会有什么好戏可看呢,原来只是一场虚惊。

    兰悦和夏维文已经离婚了,那季枭寒和唐悠悠结为夫妻关系,似乎也不受他们的关系所阻碍了。季

    凛和季尚清的脸色却在兰悦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变了色,僵沉写进他们的眼底。

    季凛捏着杯子的手,微微用力,目光里透着寒光和嘲讽。不

    知道是在自嘲,还是在嘲讽别人。季

    尚清坐在他的身边,内心也掀起了波澜。

    真的太大意了,他当初只告诉季凛唐悠悠是夏维文的亲生女儿,可是,他们却并没有去调查一番夏维文和兰悦的关系。

    “呵,好像诸事都不顺!”季凛轻淡的一句话,像是说给旁边的季尚清听。季

    尚清内心一抖,端起杯子喝酒,没有答话。

    兰悦的话说完后,她就下了台,回到了位置上。唐

    悠悠感激的望着她,觉的季枭寒能有这样宽容大度,深明大义的母亲感到幸福。

    现场大家又开始享受着美食美酒,继续谈论着这场幸福美满的婚姻了。季

    凛原本是来看好戏的,现在好戏结束,他自己却觉的变成了一个大笑话,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于是,他直接起身,走向季枭寒,淡淡说了一句先离开,就真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