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63章 喜欢她的选择
 季越泽睁开眼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撑起身,去检查身边女人手臂处的伤口。

    白依妍还在沉睡着,却睡的并不安宁,秀气的眉儿紧皱着,神色染着几份痛色,手臂受了伤,她昨天晚上折腾着很晚才睡着,可睡着了,却恶梦连连。

    季越泽发现她的手壁暴露在被子外面,一摸,才发现一片的温凉,赶紧拿了被子轻轻盖了上去,却不小心惊醒了白依妍。

    她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似乎吓了一跳。

    “你醒啦?”白依妍脸色稍微好了一些,没有刚才那种郁痛之色了。

    因为,她睁开眼,才能摆脱那个恶梦,她依然睡在他的身边,而不是独自一个人面对黑暗。季

    越泽嗯了一声,然后命令式的说:“别乱动,今天我要去参加我大哥的订婚宴,你要去吗?”

    “我?我就不去了!”白依妍摇摇头,她并非不想去,只是觉的没脸去。

    季越泽也没有强迫她,点头:“好,你受伤了,也的确不该乱走动,你在就家里休息吧,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的!”白依妍轻松了一口气,幸好他没有免强自己。

    季越泽翻身下了床,进了浴室洗漱了一番出来,并没有直接去衣帽室挑衣服穿,而是出了卧室,先去烧了热水,端了一杯放在床头边上,紧接着,又进了厨房。

    白依妍醒来后,就睡不着了,也不敢睡了,怕又会做刚才的恶梦。她

    穿着一套很宽松的睡衣走了出来,听到厨房里传来声响,紧接着,又听到油滋滋发出的声音,她俏脸微讶,立即走过去,就看到穿着一套蓝色睡袍的季越泽,正在锅里煎鸡蛋,旁边烤着几片面包,已经散发出浓浓的香气,另一旁的一个小炉子里,正在温着热年奶,奶香和鸡蛋的香气,让白依妍美眸睁大,不敢置信。

    季越泽不经意间侧过眸来,淡淡看了她一眼:“不是让你躺着别乱动吗?谁让你起床的?”

    “我睡不着了!”白依妍露齿笑了起来,然后走进来问他:“你在干嘛?”

    “给你做早餐!”季越泽依旧是淡淡的语调,仿佛他现在做的这件事情,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可

    是,白依妍却是被他的举动给惊到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季大明星,大清早起来为她做早餐,而且,花样越来越多了,他是从哪里学来的?

    简直不可思议!季

    越泽微挑了一下眉头,见她一只手扶在另一只受伤的手臂处,默然不语,只是一双清澈的眼眸动人的望着他,闪闪发光。

    “又被我感动到了?”季越泽突然邪气的往前走近两步,居高临下的凝着她眼眸里闪动的泪光,薄唇勾起笑意:“好了,别这样!”

    白依妍伸手抹了一下眼泪,低声道:“季越泽,你为什么又对我这么好了?”“

    你受伤了,我总不可能跟一个伤患计较吧。”季越泽趣笑了一声。白

    依妍知道他是故意叉开话题的,她低着头,泪水从眶子里往下掉:“我真的很害怕享受你对我的这种好,我怕……怕有一天又变的一无所有,那种落差感,就像你曾经说的那样,会从天堂跌入地狱,真的很难受。”

    想到自己一个人困在家里的那些日子,昏天暗地,对未来没有一丝的希望,那种感觉,她真的受够了,也害怕了。

    如果没有偿到甜的滋味,就不会觉的日子有多苦,人就是这样的劣根性,一旦偿到了甜,苦的味道就会翻倍了。

    季越泽拧着眉宇,听她说的这般委屈可怜。“

    放心,我以后不会再对你始乱终弃了,信我!”季越泽伸手,将她滑落到下巴处的那一滴泪给接住了,随后,他像是在对她许下承诺一样。白

    依妍浑身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我还能再相信你的话吗?”

    之前,她对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深信不疑的。

    “你除了相信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季越泽薄唇一勾,笑的有些得意。

    白依妍:“……”

    她当然还有无数种的选择,只是,她不想选那些跟他没有关系的路。

    “我的蛋要煎焦了!”男人一转身,发现自己的煎蛋另一面已经散发出焦香味,赶紧手忙脚乱的去翻。

    白依妍看着他向来从容镇定的俊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莫名的擢中她的笑点,她噗的一声笑起来,刚才那忧伤的气氛,瞬间就化开了。季

    越泽有些懊恼:“让你不要进来打扰我!”“

    没事,只要是你做的东西,我都会吃掉!”白依妍心里开心极了。

    季越泽这才满足的点了点头:“这才像话!”几

    分钟后,饭桌上摆上了烤面包还有各种酱料,热牛奶和煎荷包蛋。

    两个人坐在了桌前,季越泽拿了两片面包,涂上了酱料后,递给了白依妍:“快吃吧。”

    白依妍的左手受了伤,不能乱动,她只能由着季越泽替自己代劳了。

    “谢谢!”白依妍感激了一声,拿了面包,咬下一口,香甜的味道,仿佛能融入到她的灵魂深处。

    季越泽吃完了早餐后,就挑了一套深蓝色的西装穿在身上,在挑领带的时候,他把白依妍叫了进来:“你来替我挑一条!”

    白依妍愣了愣:“我的品味很差的,你还是自己挑吧!”

    “我给你这个机会!”季越泽懒洋洋的靠在柜子旁。

    白依妍心里悸动了一下,感觉自己真的像是他的妻子一样,在行使着妻子才有的权力。“

    那这条怎么样?”白依妍指了指。季

    越泽表情微僵,随后,他淡淡道:“果然品味不怎么样!”

    白依妍:“……”她

    都事先提醒过他了,他还要让她挑。

    季越泽虽然嘴上说不好看,但他还是挑了那一条,白依妍又抖了一下。“你不是觉的不好看吗?那你怎么还戴这一条?”白依妍立即阴止他。季

    越泽却不以为然道:“你觉的我穿戴衣服还需要精心搭配吗?”自

    恋到没有朋友。白

    依妍干笑了一声:“我还是觉的有些不协调。”

    “不管怎么样,你挑的,意义不同!”季越泽说完之后,就已经娴熟的打好了领带,走到她的面前,薄唇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