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58章 得罪了谁?
 听到白依妍的话,季越泽俊脸一片铁青,几欲抓狂,她竟然是被陌生人给刺伤的。这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什么仇什么怨,竟然需要拿刀子来捅人?

    此刻,电梯已经到达一楼,季越泽看着白依妍忍的很痛苦,就没有再问下去了,大步往他的跑车走去。在

    去医院的路上,白依妍神色惨白,似乎是失血过度,令她有些晕眩。季

    越泽也只急着踩油门,自然也不敢分心去问她别的事情,只想赶紧送她到医院接受治疗。

    终于到达了医院,白依妍被送进了急诊室,医生给她缝了针,缝了五针,在看见自己满手臂是血,打了麻醉毫无知觉的样子时,白依妍痛到几乎要失去形象哭起来,小脸更加的苍白了,连平日里嫣红的唇片,也血色尽退,一片白色。等

    到医生给她扎血包扎好了,就叮嘱了他们一些注意事项,季越泽这才重新抱着白依妍离开了医院。在

    进医院的时候,季越泽已经没心情去做防护措施了,所以,他抱着白依妍进进出出的这两趟,还是被很多人给认了出来,也被拍摄到了。白

    依妍此刻有气无力,虚软的窝在他的怀里,已经没有力气去想别的了。可

    能是白依妍长发挡住了她的脸,再加上她有意的把脸埋在季越泽的胸膛处,所以,大家拍摄到的季越泽,只知道他抱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医院了,然后又抱着她离开了,至于他怀里抱着的那个女人是谁,大家都没有拍到更清晰的照片,只有护士和医生看清楚了,但出于职业素养,他们也不敢轻易透露出当事人的身份,所以,一下子就又变成了众人猜疑的热门话题。离

    开了医院,坐回了车内,乔初心总算是恢复了一点气力,她抬起手臂,看着那包扎的厚厚一层的纱布,想到刚才缝针时的画面,脑子又一阵的晕眩。

    “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会被人拿刀子来捅你?”季越泽怀疑是不是白依妍在什么时候得罪了社会上的流氓混混之流的,所以才皱着眉头问她。白

    依妍却摇着头:“我不知道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那两个男人一跳下车就拽着我往车上去,我当时反抗了,他们恼羞成怒,就拿刀子朝我刺过来,他们原本是想刺我的心脏位置,被我用手挡了一下,可能是因为知道我身手不错,把他们吓跑了。”

    就在季越泽还想再问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接听。阴

    沉着脸色听完了对方的讲话,他一言不发的把手机给挂了,然后打开手机屏幕,点开看完一条视频,血液顿时都僵住了,怒火在心中狂涌燃烧,目沉如冰,将手机递给了白依妍:“有人把你和那两个混蛋缠斗的视频录下来了,发到了网上。”

    白依妍听了之后,赶紧探过头去看了一眼,果然就是她在一辆商务车前和那两个混蛋,当时只知道想要自卫,并没有觉的一个人和两个男人打架是一件很可怕恐怖的事情,如今在看视频才发现,自己当时简直太大胆了。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练习跆拳道的?”季越泽之前就受过她的教训,被她隔空翻了一个跟头,整个人在地上摔蒙了。“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就去学跆拳道了,当时被一群小男生天天掀翻在地上,受的罪也不少。”白依妍苦笑着说道。季

    越泽俊脸微僵了一下,脑海里已经出现了一副画面,一个小女孩在跟一群小男生打架,被各种欺负,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心疼。“

    你妈妈怎么会送你去学这个?小女孩不都是学画画或者舞蹈什么的吗

    白依妍一脸迷茫的摇着头:“我也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要让我去学习这个,可能是怕我长大了会被男人欺负吧,之前我的确怨念过她,让我受了那么多的罪,吃了那么多的苦,可现在想来,我却是要感激她了,至少,我救了自己的命,在面对坏人的时候,我不是没有一点自保的能力。”

    季越泽点了点头:“这倒是事实,看这视频里的你,也不像是手无缚鸡之力,你竟然把两个大男人倒的落花流水,狼狈逃跑,的确不简单。”

    白依妍表情闪过一抹尴尬,虽然说她胆识身手都很不错,可当着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这好像也不是一件值得显摆的事情。

    万一季越泽不喜欢她这么暴力的女人呢?那她岂不是要被嫌弃了?“

    你放心,我只会教训坏人,绝对不会拿拳头来打你的。”白依妍干笑着说道。

    季越泽却轻笑出声:“如果我哪天真的太过混蛋了,你教训我一顿,我也无话可说!”白

    依妍却摇头不语,她当然不可能拿着拳头对自己喜欢的男人动手了。“从这个视频里,可以看到这几个男人的长相,你放心,我一定会抓到这两个混蛋,给你报仇的。”季越泽低沉着声音说道。“

    我就是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我?难道我真的在什么时候得罪了谁吗?”白依妍心里隐隐的不安起来,可是,仔细的想了想她这二十一年的人生,她好像没有跟谁结下什么仇怨啊,就算以前她得罪了几个女同学,但女人之间基本上也只是当面争吵几句,骂几句就完了,也不会恨她恨到要找人来绑架她的地步。

    “会不会是你家人得罪了谁,相要拿你当人质?”季越泽不由的替她分析道。白

    依妍美眸微微睁大:“我的家人?我妈吗?我回头打个电话问问她,看她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了谁。”

    “好,我们现在就去报警,把这段视频交给警察,让他们帮忙找出这两个凶徒,到时候一问就知道了。”季越泽想要赶紧让这两个混蛋伏法,于是,就带着白依妍直接去了警察局。在

    警察局录完了口供后,两个人就离开了,而警方也保证会尽快抓到凶手,查找出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