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43章 没有价值了

    白依妍直到坐百了季越泽的跑车,才仿佛彻底的清醒过来,她开始搞不懂季越泽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感情了。



    他是恨自己多一点,还是爱多一点,是讨厌她,还是喜欢她,白依妍本来在感情上面就是一根筋的人,不懂转弯,此刻要被季越泽善变的性格给搞蒙了。



    她现在只能小心翼翼的坐在他的身侧,但内心却是喜悦的,至少,又看见他了。



    季越泽稳稳的操控着方向盘,年轻俊帅的侧脸,在光影之中,明明灭灭的,时而深刻,时而迷蒙,但无一不是令人惊叹的美。



    白依妍两只手紧捏着安全带,美眸盯着前方看,心里七上八下的,没个底。



    “你当着记者的面说我们分手的事情,真的是炒作吗?”白依妍突然开口,打破了车内的沉闷。



    季越泽薄唇抿了抿,随后答道:“不是,我当时是真的想跟你分手。”



    白依妍抱着的最后一丝希望,就这样被他浇灭了,表情一呆。



    突然间,仿佛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季越泽还是不会好好聊天,一开口,就能把天聊死。



    季越泽见她突然不支声了,薄唇勾起一抹淡笑:“当天晚上,我就后悔了,我觉的我做这个决定太冲动了。”



    白依妍美眸微微睁大,愕然的盯着他,表情不喜欢是喜是忧。



    “真的吗?”白依妍轻声喃喃,一点自信都没有。



    季越泽指了指自己脸上贴着的创可贴:“这些就是证据!”



    白依妍眨了眨乌黑的大眼睛:“你怎么受伤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季越泽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跟人打架了,被他们抓伤的。”



    白依妍听到他竟然会和人打架,一脸的不可思议,在她看来,季越泽绝对清贵又优雅,动手打架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在他的身上发生的。



    “为什么要跟人打架?有人惹你了?”白依妍此刻关心他脸上的伤了,虽然贴着创口贴看不到伤口怎么样,但是,贴了四五片,可见受的伤还是蛮多的。



    “没有惹我,但惹你了!”季越泽说完,俊脸染了一层的阴郁。



    白依妍更加的好奇了:“惹我了?谁惹我了啊,我都没有出来过。”



    “那群混蛋说脏话污辱你了,所以,我气不过,就跟他们打架了。”季越泽还原了被打的实况,令白依妍更加的惊讶。



    “所以,你是为了我打架的?那你打输了吗?”伤成这个样子,只怕是没打赢了,白依妍顿时就心疼了起来。



    季越泽侧过脸来,露出迷人的微笑:“不论输赢,至少你要清楚,我可以为你拼命。”



    白依妍心头像流进了一股暖流,一直甜到了她的心底里。



    “下次要遇到这种事情,你别跟人打架了,我不想你为了我受伤。”白依妍此刻的心情,简直比吃了蜜还甜了,想到他竟然会为自己打架,这简直太令她感动了。



    “我不想听那些混蛋胡说八道。”季越泽依旧郁闷的冷了表情。



    白依妍却不由的笑起来:“哦,他们说我什么了?值得你这么生气。”



    “他们说想睡你!”季越泽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莫名的低哑了起来:“我绝对不允许,你是我的女人!”



    白依妍这一次是惊住了,美眸用力的眨了眨:“那些混蛋嘴巴还真不干净,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是,他们欠教训!”季越泽低声道。



    白依妍在愤怒过后,又想到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她是他的女人?



    这句话,怎么听上去,如此的动听呢?



    “季越泽,你不觉的我们的关系很奇怪吗?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真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可我竟然不讨厌你,反而还越来越想你。”白依妍总结了一下他们这段感情,只能说很奇葩。



    “也许应证了一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对你时好时坏,你才会对我越爱越深吧。”季越泽笑起来,胡乱的扯了一个理由来解释。



    白依妍嘟嚷道:“我又不是电器,为什么要让我的感情时好时坏!”



    季越泽突然心情又好了起来,果然,只有这个女人才能拯救他的坏情绪了,既然知道她的用处后,他又怎么舍得再一次将她推开呢?



    “对了,你听到了那段录音,有什么感想?”白依妍总算可以放松的跟他聊那段录音的事情了。



    “很愤怒,很悲痛!”季越泽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我觉的你和你大哥应该提高警惕,你们的叔叔,真的不是好人!”白依妍轻声劝说道。



    “我知道,他本来就不是好人,只是,我没想到他会坏到这种地步。”季越泽自嘲道。“我真该早一点把这段录音告诉你,我也不该瞒着你我大姨的行踪,现在她真的消失了,我也找不到她了,好担心她会被你叔叔找到,那就真的太危险了。”白依妍双手捂住脸,真心惭悔,觉的自己的决定



    太错了。“我和我哥也在担心这件事情,我叔叔肯定也在找她,万一让我叔叔先找到,你大姨就真的会没命了。”季越泽之前很想听到她惭悔的样子,可此刻真的看到了,却莫名的一点痛快感都没有,只是觉的,他



    把太多的压力压在她的身上了,令她伤神,喘不了气。



    “我能不能报警,我相信警察肯定会帮我找到她的。”白依妍一脸绝望的问。



    “可以,你是她的亲属,你可以去报警。”季越泽点头。



    “那我明天一早就去警察局报案吧,我想让他们帮我一起找大姨。”白依妍此刻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了,只能求助警察。



    “嗯!”季越泽当然也想找到白真真,但目前的情况也很复杂,大哥不让这件事情过早的浮出水面,所以,要在什么时候让白真真出面做证,这也是一件需要认真去想的事情。



    “季越泽,你为什么不问我大姨的下落了?”白依妍发现,季越泽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的咄咄逼人了,难道是他们有了录音后,就觉的大姨的存在已经不再重要了吗?



    “她的那段录音,就可以做为证据!”季越泽淡淡道。白依妍的小脸瞬间白了下去,果然,大姨的生死,对季家来说,已经变的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