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42章 这算道歉吗?

    男人很随意的一句话,却又令白依妍愣住了,她站在原地没动,一双清澈的眼睛在男人的脸上闪动着,低眸,男人的五指张开,握紧她的手腕,热度从他的掌心传过来,让这冰冷的冬日,多了一抹的暖意



    。



    白依妍很惊讶,为什么男人的掌心,竟然能如此的温暖。



    仿佛要把她这几天所受的寒意,全部都驱散了似的。



    季越泽见她呆站着不动,幽眸微眯了眯,声音透着一抹的不耐烦:“怎么了?不想吃吗?”



    白依妍这才恍如梦醒一般,凝着他的眸子又多了一抹雾色,发出声音的时候,才发现,有些哽咽:“你……你为什么还要请我吃饭?我们不是分手了吗?”



    白依妍觉的,分手了,就是比陌生人还要陌生的关系吧,可现在这又算什么情况,季越泽就这样闯进她的家里,牵着她的手,要带她去吃饭,这简直比没有分手的时候,似乎还更令人心动的节奏。



    季越泽俊脸微微僵住,显然,没料到她要这样问他。



    “谁规定分手之后,就不能见面,不能吃饭吗?”季越泽答不上来,就直接反问她一句。



    白依妍一噎,还真的没有谁规定过这件事情,可是……



    她还是觉的哪里不太对劲。“季越泽,还是算了吧,我们之间已经造成伤害了,还是不要再联系见面了,我承受不了再一次被你提分手,不如……”白依妍虽然心乱如麻,心里各种想要扑进他怀里的冲动,最终还是被理智的压了下来,



    白依妍觉的,季越泽可以随心所欲的想来约她就约她,可她却不能这样放任自己沉迷下去了,因为,越是爱,越是令人无法自拔。



    季越泽已经听懂她的意思了,握着她的大掌蓦然一松,双手环在胸前,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锁着她的小脸,声音意味不明的开口:“你不会真的要跟我分手吧?”



    白依妍浑身抖了一下,怎么说的好像是她要分手的。



    “到底是谁想分手的,你能不能讲点道理!”白依妍可不想承认这份莫须有的罪名,明明就是他当着记者的面,大大方方的承认他们分手的事实啊,怎么现在又怪到她的身上来了?



    季越泽拧着眉宇,仔细一想,好像是自己在无理取闹。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是故意在刺激你吗?”季越泽又反唇一问。



    白依妍一脸蒙呆的表情,咬了咬唇:“我怎么会看得出来,你脸上的表情那么认真。”



    “娱乐圈里的分分合合,本来就只是一个炒作的借口,你没发现,自从我跟你分手后,你人气又爆涨了吗?现在变成了话题女王了。”季越泽继续挑一个好听的话说。



    白依妍干笑了两声:“是啊,百分之九十九的话题量,都是在骂我活该被你踢开的,如果这也算是人气爆涨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那你现在到底要不要跟我出去吃饭?”季越泽不想再跟她纠结这些事情了,他现在肚子饿了,早餐中午都没有吃。



    “我不去!”白依妍很有骨气的往沙发上一坐:“季越泽,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白依妍在刚才,突然想到了那段录音,她觉的,为了大姨的安全着想,还是提前跟季越泽说一声,让他知道季凛是一个泯灭人性的坏人,要他防着他。



    ”什么事?”季越泽眸光微僵,神情略显的紧绷。



    白依妍低着头,迟疑了两秒后,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下决定了。



    “我那只新手机是不是还在你的手里?那手机里有一段录音,你可以打开来听一听,那是我大姨录给我的,我相信会对你有帮助的。”白依妍低着声音说道。



    季越泽神色一怔,勾唇冷嘲:“我还以为你不打算跟我提这件事情了呢。”



    白依妍被他的话惊了一跳,猛的转过身来望着他:“你……你不会是知道了吧!”



    季越泽点头:“是啊,我知道了,就在今天早上,偶然间翻到那段录音的。”



    “啊,那你怎么没来找我麻烦,我又瞒着你了!”白依妍吓的小脸有些惨白。季越泽脸色暗沉难测,随后,他双手抱胸,坐在她的身边:“我原本是很生气的,恨不得把你扔进外太空去,因为你骗了我,可听了那段录音,我好像能够理解你了,白真真是你的亲人,你不忍心让她认罪



    ,这是人之常情。”



    “真的?你能理解吗?”白依妍美眸闪过一抹喜色。



    季越泽点了点头,神色认真道:“我之前是太过生气了,所以根本就不可能站在你的立场上去想这件事情,但现在,我气消了,才越来越能理解你不肯供出白真真行踪的事情。”



    白依妍没想到他竟然会理解自己的苦忠,美眸一红,差一点就要掉泪了。



    “白依妍,你还想跟我分手吗?”季越泽突然伸手过来,一只手搭在她削肩处,俊脸侧了过来,目光紧紧的盯着她问。



    白依妍被他突然的举动给惊了一跳,她摇头:“当然不想,从来就没有想过。”



    男人脸色这才闪过笑意:“哦?原来如此!”



    白依妍猜不透他话中的意思,声音透着一抹不安:“什么叫原来如此?难道你早就猜到我不是认真要提分手的?”



    “你眼中对我的爱意,藏都藏不住,我想不知道都难!”季越泽挑眉,很是自信的说。



    白依妍俏脸瞬间变红了,她羞涩的垂下了头去:“是吗?我的眼睛里反射出来的信息,真的是这些吗?”



    “不然呢?”季越泽挑了挑眉,随后,薄唇附到她的耳侧:“你很多方面的反映,都给出了答案!”



    白依妍只感觉更加的丢脸了,她猛的将他推开了,急急的站了起来:“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的吗?走吧,我饿了!”



    季越泽见她害羞了,这才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整了整衣领:“外面冷,多穿点!”



    白依妍没想到他竟然关心的这么细致,又羞红了脸,转身回卧室拿了一件外套披上。“走吧!”季越泽再一次的伸手过来,这一次,却不是握她的手腕,而是与她五指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