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833章 拿命在赌

    唐悠悠美眸含着娇嗔瞪了他一眼,气鼓鼓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嫌弃我小了吗?”



    季枭寒是故意逗她的,因为,他喜欢她生气时皱眉瞪眼的样子,很可爱,很有趣。



    “要不,我让元叔找个营养师,帮你调理一下食膳,看有没有可能变大一点!”



    “季枭寒!”唐悠悠气的直接咬牙切齿了,她好心给他煮了一碗面,竟然还堵不住他的嘴。



    季枭寒直接笑出了声,随后,他赶紧道歉安慰:“好啦,跟你开一个玩笑的,你的已经很大了,不需要再补了,说实话,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觉的孩子们的食堂很丰盛,绝对不会饿着他们!”



    唐悠悠俏脸羞的通红一片,这个男人能不能说几句好听的话啊。



    说来说去,都拿她来开玩笑。



    “不理你了,我去睡觉了!”唐悠悠聪明的打算逃开,不然,再任由这个男人胡言乱语,只怕她晚上要睡不着觉了。



    看着她像小兔子似的身影快速消失在楼梯处,季枭寒薄唇笑意未减,团了团面,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



    味道很不错,季枭寒真的把一整碗都吃掉了,从来没有感觉到撑着是什么滋味,因为,他吃东西一直都很有度的,所以此刻吃撑了,令他觉的又有力气上楼去逗玩那个小女人了。



    国外,此刻却是中午,阳光躲进云层,天色暗沉沉的,仿佛随时都要下一场爆风雪。季云宁很不安的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她让人时刻盯着国内那次事故的发展,几天的时间,竟然就平熄了,家属接受了季枭寒的天价补偿,她挑中的那名男人还被关在警察局,所以,季云宁觉的自



    己就仿佛在等死一样,一天比一天难过了。



    那个男人收了五十万,相信很快的就会被查到,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还没有找上她的头上。



    其实,这件事情,早就有了结果。那个男人在抓进警察局的当天晚上,就把一切都供了出来,警察发现了他有几个帐号,虽然是分批进帐的,但是,整合起来,有五十万,这笔钱,那个男人支支唔唔的说不清来路,更加引起了警察的关注



    。



    最后,男人迫于压力,就把被收卖,然后骗自己大哥去喝酒,又把他送到施工现场,让他躺在毫无遮挡的楼层里睡觉的事情,全部都交代了,他变成了凶手,吓的当成痛哭失声。警局方面原本是想要立即将这件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却被季枭寒拦了下来,因为这件事情,季枭寒也属于受害方,他提出了一个建意,希望先把那名犯事者关进来,暂时不往下追究,等三个月以后再定



    案。



    警察局方面自然是接受他的请求的,于是,只把那个人关着,并没有立即结案,但撑握到的证据和线索,却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将幕后的人抓入归案。



    季枭寒至所以不让这件事情延伸下去,就是不想在爷爷最后的日子里,让他看到这种丑恶的人性,但,犯法者,必然被法律追究,这是无法逃脱的罪名。所以,那名犯人一直被关着,什么情况,季云宁又探查不到,正是因为不知,才会越发的恐惧着,总感觉随时都会有警察找到她,把她带走,关进阴暗潮湿的牢房里,以后,她再也不是锦衣玉食的大小姐



    ,再也不能开着豪车,穿着名牌,在自己的一圈小姐妹面前扬眉吐气。



    她一头被打理的风情万种的长发会被齐耳剪掉,她的脸会被岁月浸蚀,她会在牢里孤单的老死,或者被人欺负。



    “不,我不要过那种生活,我不要!”季云宁想到这些细枝末节,吓的她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



    “云宁,怎么了?”季凛突然从楼上走下来,看到抱着自己,缩坐一团的季云宁,轻声问道。



    季云宁赶紧将脸上的恐惧隐了下去,但脸色却很不好:“爹地,你明天的飞机,需要我帮你准备什么吗?”



    “你要不要随我一起回国?”季凛突然问。



    “我?我不回去,爹地,我就待在这里,等你和大哥的好消息。”季云宁之前还想着要回去见季枭寒,可此刻,恐惧战胜了她对季枭寒的那一份迷恋,所以,她不敢回去了。



    “好吧,不免强你,我这次回国,也是要办一件重要的事情。”季凛神色多了一抹狠戾:“我怀疑季枭寒正在追查当年我大哥的事情。”



    季云宁的神色瞬间惊住,她不由的急问:“爹地,大伯的死不是一场意外事故吗?他为什么还要调查?”



    “意外事故?”季凛突然发出一声冷笑:“你还是太不了解爹地了!”



    季云宁浑身克制不住的轻颤了起来,是啊,她还是不了解季凛。



    哪怕他们做了这么多年的父女,可是,季云宁对季凛还是充满了惧畏感,总觉的他做事太有目的性了,他的野心太大了,手段也够狠,可为什么,爹地还是被关进去五年了呢?



    “爹地,不会跟你有关系吧?”季云宁之前对这件事情是一无所知的,也一直认为是意外的事故,她曾经还天真的想着,大伯出意外了,那季家的大权就会落到季凛的手里,那她就可以做真正的公主了。



    现在想来,只感觉浑身冷寒。



    季凛并不直接承认,只是冷声道:“有一个人,怪我当年心慈手软放过她一马,没想到最后会坏我大事的人,却还是她。”



    “是谁?”季云宁更加好奇的问。



    “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季凛决定点到为止。



    季云宁吓的脸色一白,这才忍住了好奇心,但是,一想到季枭寒的父亲有可能是死在季凛的手里时,她就发现,所有的事情,都更加的严重化了。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虽然没有硝烟,可是,却是拿命在赌。季云宁心底懊悔极了,当初她为了立功表现,才会想了那个坏主意,可现在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活该。